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 >

天涯寥廓传春雷 南国墨香凝报魂

发布时间:2017-12-06 14:03  来源:网络整理

  -海南日报记者杜颖

  人活一世,见过的人,走过的路,有过的欢乐、痛苦和感情,这一切,最终雕塑了我们的生命。

  2016年12月15日20时,年仅49岁的南国都市报编辑韩春雷因病医治无效离开了他所眷恋的一切。

南国都市报编辑韩春雷

  这个被同事亲昵地叫成“大韩”的大个子中年男人,就是那个曾为了方便上班租住在单位旁边楼梯间的他吗?就是一心扑在工作上而甘守清苦的他吗?是那个总为素不相识的人捐款,却坚决拒绝重病后大家为他捐款的人吗?

  ……

  当海口金盘的路灯下再不会出现他的身影,那质朴的面庞永远定格在了2016年的冬天。

  一位忠诚于报业的人

  台风天摔得头破血流仍坚持去上班

  南国都市报社的年轻人,谁也没有想到15日见到大韩时,竟是与他的诀别。

  大家以为他一定会像前几次一样,很快就能出院回到温暖的集体。然而这一次入院的当天下午,大韩就因大出血病危。南国都市报的版面上再也不会出现“责编韩春雷”的字眼。

  《南国都市报》创刊16年,他就陪伴南国报走过了16年。

  “对这张报纸,大韩真的是‘守’出来的。”大家如此评价韩春雷。“他是个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的人,在编辑稿件时一个错别字都不允许出现,连标点符号都仔细看过,他编辑的版面相当干净。工作能力极强的他干完本职工作,还经常帮助别人看版面。”曾与大韩在同一“战壕”中并肩战斗数年的同事赵健敏说。

  财经版需要经常接听股民热线,解疑答惑。大韩为了这事每天中午两点多钟就来报社,比别的同事上班要早几个小时。

  接热线时认真做记录,逐条请专家解答。与他同一批来的同事,有不少离开报社,而他一直坚守岗位。

  这种工作强度下的付出,得到的成果就是,大韩成了南国都市报全社编辑中差错率最少的一位。

  时光流淌无言。在生病之前,大韩连续十多年没有公休过。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那张圆脸蛋开始逐日消瘦起来,身体也大不如从前,近两年病情加重,往往走上短短十几米,都得满头大汗。

  南国都市报副总编辑冯春山记得,2014年“威马逊”台风在海南登陆的那一天,考虑到大韩的身体情况,当天特意交代他不用来上班,可他倔得很,硬是要来。“风太大,他身体又不好,在路上摔得头破血流的,看了让人心疼,可他依然赶到了报社。”

  海南日报报业集团副总编辑、《南国都市报》总编辑吴斌动容地说,16年来与南国都市报风雨同行,始终坚守新闻一线,事实上,当年一起到单位工作的同事,有很多人已经离开岗位,也获取了更好的生活条件,而韩春雷的这种“守”,唯是一腔对报业的爱与忠诚。

  一位固守着清贫的人

  为了方便上夜班,租住在只有几平方米的楼梯间

  “你走的时候一定不舍、不甘、不愿。大家去看你的时候,你的眼睛和嘴巴微微张着。你定是牵挂年老的父亲,定是不甘有很多话没来得及留下。”

  ……

  这些揪心的话语来自于南国都市报微信群,同事们的手机里还留存有与他的对话。就在15日下午4点多钟,听说他病危,急救费用需要一万多元,还需要大量输血的消息时,同事们立刻行动起来,不到3个小时捐款3.2万多元,又有多名同事赶往指定地点献血。

  “他一直是这样,从不愿意因为私事麻烦别人,总是担心自己拖累集体,之前他7次住院,不想给别人添麻烦,刻意不告诉大家,担心人家来医院看望他耽误时间。”与他相处十多年的同事们说,韩春雷为治病花掉了很多钱,手头不宽裕,可平时在报纸上看到弱势群体向社会求助的报道,总是默默去为那些素不相识的人捐款。而当大家要为他捐款时,他却没有接受,他不想因自己而给同事、单位增加任何负担。

  或许,这就是韩春雷长久以来的性情。

  十几年前,为了方便到报社上夜班,大韩曾住过油漆味很浓的印刷厂。当时金盘一带房子不好找,他就租住在只有几平方米的楼梯间,连电风扇都没有。“上海的一位朋友来海南看他,见他住得这么寒酸简陋,难过得哭了起来。可他却乐呵呵地开玩笑说,自己这间屋里还有电器呢,灯泡!”同事温锦清说,大韩生活太朴素了,刚到单位报到时,单位给他发了一张凉席,他一直用了五六年。他最喜欢穿的是蓝白色的无袖篮球服,他身上的衣服,一穿就是十来年。

  韩春雷之前在银行工作过,对财经业务非常熟悉,但他却没有将精力放在股票、基金这些投资上,而是一心想把本职工作做好,甘愿为此而清贫度日。“他说自己喜欢这份工作。上大学时他最向往的工作有两个,一是当警察,二是办报纸。”妻子吴瞧说。

  “从未发现他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谋求过利益,可能有人会说他傻,可我们看到的是,他所追求和坚守的职业操守。”南国都市报新闻中心副主任刘艳说。

  一位体贴爱护着别人的人

  他是同事们的“贴心大哥”和妻子的“知心爱人”

  同事温锦清经常听到韩春雷唱谭咏麟的《爱在深秋》,这一次,他真的把爱留下了。

  “从过去的车稀人少到现在的车水马龙,金盘的黄昏,我们在街边吃过无数次晚饭。很多次,在我们点菜期间,他会低着头、咧着嘴孩子一样笑着,手里拎着几罐啤酒从外头走进来。席间说股票,谈大学,还有他放不下的过去……”同事们说,生活中的很多细节上都可以感受到大韩的细心和体贴,比如,每次和大韩吃饭,他一定会点朋友们最喜欢吃的菜。

  吴瞧至今不愿相信丈夫已永远离开了自己,“15日早上去医院之前,他像以前无数次出门之前那样对我说,把门锁好,把车子放好。”4年前刚刚结婚,两人相处的时光,成了吴瞧最甜蜜的回忆。“他比我大,一直像个哥哥一样照顾我,不上班的时候,会想方设法给我做好吃的。他性格温和,从没见过他冲家人发过火。”

  吴瞧说,韩春雷是个孝子,母亲太早去世让他心痛不已,父亲身体也很差,他很想把父亲接到身边照顾,但老人也因为生病不能移动。这些年,逢年过节大韩一定会回广西合浦老家和父亲在一起。而今大韩离世,至今这噩耗也没敢告诉老人家。

  在百年报业人才如星的队列中,或许韩春雷太过平凡,但因为他曾经的闪亮,让我们保持了对生活的热爱、对善良的坚守、对报业未来不弃的希望,依旧如同盛放在我们身边的蓝天、阳光、大海……

  (本报海口12月18日讯)

上一篇:追记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上)  下一篇:没有了

新闻| 军事| 国内| 国际| 体育| 娱乐| 文化| 媒体| 教育| 健康|

©2011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