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

《军事纪实》16日播出《地下奇兵》下集

发布时间:2017-09-22 11:38  来源:网络整理

  一条神秘的地下通道,一群普通的农家百姓。大敌当前,他们用地道作为屏障,用智慧创造奇迹。他们如何与扫荡的日军展开周旋?来犯之敌,又为何屡遭痛击?《军事纪实》下期播出《地下奇兵》下集;

  正文:

  虽然这只是电影中的一个片断,但是,却很接近真实的历史。

 
 
 
 
曾经有很多人对地道战有过类似的非议。

  1942年5月,五一大扫荡,数万余名日军践踏了华北的冀中平原。日军实施的是杀光、抢光、烧光式的疯狂清剿,逼迫冀中百姓只有向地下寻求藏身逃命之所。然而,地道只能藏身的单口洞穴一直挖掘成可以转移的多口地道,却依然没有避免血案的发生。

  河北省定州市北疃村,冀中平原上一个只有百十户人口的小村庄。而就在这个不大村里却有一个不小的陵园。陵园庄严肃穆,在中国视死如生的传统观念中,似乎也只有如此的祭奠,才能告慰安葬在这里的八百多个惨死的冤魂。

  对于这次的扫荡行动,日军显然蓄谋已久。他们以拉网的方式,将几个村子的村民一步步向北疃方向驱赶。而事实上,北疃却是当时那一地区地道挖掘最好的一个村,已经建成了一个长达十余华里的地道网,并且还有通向邻村的地道。

  日军很快占领了北疃村的地表建筑,而村民们也早早的躲进了地道。这是此时唯一一处让他们感到安全的地方。这条地道虽然很长,但是,空间依然狭小。一时间数百人挤在了里面,拥挤不堪,就连呼吸也让人感到困难。

  李庆祥这一年只有14岁,一家人进入地道后,他和妹妹跟在母亲的后面,想去邻村躲避。然而,他们刚刚下了地道不久,一股烟雾便尾随上来。

  村民们躲在地道中不敢露头,然而,此时弥漫在地道里的却是致命的烟雾。多少年后,李庆祥依然记得和妹妹最后分手时的情景。

  那一年,小妹只有八岁。

  弥漫在地道里的杀人气体是瓦斯毒气,这是一种国际战争公约早已禁止的化学武器。而日军动用它对付了藏在北疃地道里的村民。在日军进攻的主要地点,北疃地道的主干线上,此时犹如烟雾缭绕的人间地狱。地道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坟场,埋葬了来不及逃脱的数百位村民。

  李庆祥和母亲因为在地道的末端找到了一个烟雾不很浓的角落,幸运的躲过了一劫。然而,六十三年前的那一天从此便深深地刻在了老人的记忆里。

  电影《地道战》的故事起始时间,就是1942年那个充满血腥的夏天。那一年的五一大扫荡后,日军在冀中平原上建造了近两千个炮楼。以炮楼为支点,新修起的公路、铁路犹如一张大网笼罩了平原上村庄。

  在村庄的下面,日军逼迫村民把单口的洞穴改建成了多口的地下通道。然而,却依然逃脱不掉日军的清剿和屠杀。在日军的步步紧逼下,很多人对地道感到了失望。

  北疃惨案在当时是震动华北的大事件。中共领导的晋察冀根据地机关报详细报道了惨案发生过程。报道总结说,惨案之所以发生,一是地道中缺少防毒措施,二是地道口缺少武装警戒和武装堡垒。

  在1942年,侵华日军蚕食占领了整个冀中平原之后,在那里遭到的抵抗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庄稼汉们手持最简陋的武器同日军展开了周旋,他们创造性的发明了麻雀战、地雷战、破袭战等多种游击战术,而地道就是这些战术和这场平原战争的防御依托。

  日军一直以来都试图以恐怖与血腥控制住这片土地,然而渐渐地他们却发现,自己却陷入了看不到对手的恐怖之中。无论是在白天黑夜,无论是在村庄和平原,他们想要抓住的对手都可能在瞬间消失,并且常常遭到莫名其妙的打击。

  冀中广袤的村庄中出现这些的战斗,当时便引起了一位抗日将军的注意,他就是从1944年9月开始,担任冀中抗日根据地司令员的杨成武将军。

  杨成武后来在自己的回忆录中说,他曾经钻过冀中平原下最好的和最坏的地道,并派人专门进行过调查,而调查结果最终汇成了一本在当时列为绝密文件的小册子——《冀中平原的地道斗争》。这个小册子虽然只有两三万字,但是它汇集了冀中地道建造挖掘的精华。身经百战的杨成武将军相信,这些地道绝对是战争史上的奇观。

  这一年,随着战局的发展,日军的扫荡和进攻已经成了强弩之末。在八路军主力的开始反攻后,日军的势力被迫向铁路沿线龟缩。

  就在这场争夺战中,冉庄的地位变得越来越重要。冉庄距离当时中国十分重要一条铁路——平汉铁路只有十五公里。如果想要保持这条交通动脉的通畅,日军就必须将冉庄纳入自己的控制之下。

  根据计划,冉庄将以村中十字街为中心,在两条街道下挖掘出四条骨干地道。而后建成二十四条支线,呈放射状通向全村的各个方向。而在地道的上面,是通过地道连接在一起的堡垒和房屋工事,枪眼密集而隐蔽的朝向村子的各个角落,形成了一座完整的村落堡垒。

  然而,在这个工程中,首先地道的挖掘就不是一个容易完成的任务。地道总长将达到三十二华里,需要挖掘的土方量是两万立方米。而在当时,冉庄百姓的工具只有锄头和铁锹,即便是全村动员,在狭小的空间里,人们每天的挖掘速度也仅仅有十余米。

  按部就班的挖掘,仅仅四条骨干地道的挖掘就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这样的速度完全达不到备战的要求。为了尽快地完成地道的改建工作,冉庄村民使用了一种十分巧妙的挖掘办法。

  在地面,村民们每隔一丈远就打下个竖井。在这样的距离内,村民们不但可以轻易地找到自己的挖掘方向,而且,增加了挖掘的施工面,在数十个竖井中同时开工,极大加快了施工速度。

  根据杨成武将军《冀中平原的地道斗争》一书记载,当时的地道中有很多防地杀敌的措施,地道入口处的叫翻口,进入地道后有陷阱和拉板;而为了对付日军常用的水和毒烟的攻击,村民们还专门留出疏散毒烟和分流水的通道。

  改造后的冉庄就犹如一座立体堡垒。近三十个碉堡工事依靠地道连接一体,相互贯通。隐秘的射击口把手住了村子的各个路口,日军从任何方向进攻都会受到来自地面地下的立体阻击。村庄里,埋伏下的是无处藏身的交叉火力。

  这一天,五百多名日伪军走出了据点炮楼向冉庄进犯。冉庄当时具有战斗能力的民兵只有十余人,能不能顶住敌人的进攻人们心中并没有底。为了避免伤亡,在日军接近后,民兵们稍做抵抗后,便迅速撤回到村内的地道中。

  民兵刘大禹和李恒标按照事先部署,把守在村西口的五道庙地堡中。一队日伪军悄悄地摸进村子,而就在敌人即将接近地堡的时刻,刘大禹决定发起攻击。

  随着村西口地雷的炸响,冉庄民兵在各自阵地上向日军发起了攻击。就连村外也想起了枪声。附近村庄的民兵赶到了冉庄外围,展开对日伪军的骚扰。一时间冉庄的战斗实力让日伪军摸不到了头脑。

  为了抵御日伪军对工事的重点进攻,民兵们从来不在一处过多的逗留,时而正面迎击打上几枪,时而从地道转移至敌人背后,实施偷袭。这次冉庄保卫战持续了整整13个小时,日伪军只见到了无处不在的枪眼,却没有见到民兵们到底长得什么模样。

  在1945年最初的几个月时间里,日伪军三次侵犯冉庄,最多时兵力曾达到了两千多人,但是,都以相同的失败告终。冉庄地道战三战三捷,以受伤一人的代价杀伤日伪军百余人。此后,日军再也没有来过冉庄。

  以小博大,以弱胜强的地道战法最终获得了成功。到了1944年年底,地道战法遍及冀中,电影当中那场奇迹般的胜利发生在了许许多多的村庄。有些村庄的村民甚至将地道直接挖到了日军炮楼下。

  在抗战结束18年后的1963年,中国军事部门认为,地道战在未来的战争中还有借鉴意义,因此,拍摄了这部影片——《地道战》。

(责任编辑:关福君)

http://www.citicfunds.com/IUUaI/
上一篇:《军事纪实》之陡坡村找水记(组图)  下一篇:《军事纪实》2月21日:千里行军路

新闻| 军事| 国内| 国际| 体育| 娱乐| 文化| 媒体| 教育| 健康|

©2011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