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

《军事纪实》2月21日:千里行军路

发布时间:2017-09-22 11:38  来源:网络整理

  预告

  一支大规模摩托化部队日夜兼程,看似坦途的行军路上却暗藏杀机,来自空中地面的打击,演绎现代战争烽火。在应急作战和后勤保障的实兵演练中,骁勇官兵将怎样突破重围。《军事纪实》本期正在近期下期播出《千里行军路》

  正文

  字幕:陕西省咸阳郊外

  据说当年汉朝史学家司马迁游历到北疆时,被一条铺设在崇山峻岭之上的大路深深地震撼,并在他撰写的《史记》中有所描述,这条路就是两千多年前的军用高速公路“秦直道”。

  “秦直道”修建于秦朝,当时在反击匈奴的战争中,秦人在后勤保障方面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据史书记载:从出发地到目的地,平均每消耗一百九十二石粮食才能剩下一石供应军队。

  为了彻底解决后勤保障问题,秦始皇决定修建了一条七百多公里长的直道,这样骑兵部队仅用三天三夜就可以到达与匈奴激战的战场,为日后秦帝国统一中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那么,两千多年后的今天,“秦直道”早已成为历史,现代化的高速公路遍布全国。如何在这些四通八达的公路上完成战时投送部队和后勤保障任务?近似实战的条件下又会遇到什么新的问题?2007年8月,一支摩托化部队从我国南方某地出发,在高速公路上进行了应急作战和后勤保障的实兵演练。

  现场:

  解放军某部部队长 万苏晋

  现在的作战时间是二十一世纪某年8月19日8时零零分,接到了集团军进入二级战备命令,增强官兵的防范意识,确保全装出动。

  现场:

  保持行政队形,确保行程安全,此次活动时间长,距离远,我们一定要发扬我军不怕吃苦的精神,英勇顽强,连续作战,坚决完成任务

  总后军军事交通运输部部长 赵占平

  一旦实施应急作战,首先考验的就是军交运输保障。我们努力把保障部队机动作为军交运输主力的头等大事来进行思考和筹划,突出高强度快速机动,突出应急精英的后勤综合保障,突出复杂变速环境下对部队机动的保障。

  按照演练的布置,这次某摩托化部队的行动,是昼夜连续行军,在三天的时间内,他们将在南方某地二十八万平方公里的范围内,行进一千一百五十多公里,穿越二十五个县市。指挥员们十分清楚,他们不可能像两千多年前“秦直道”上的秦军那样,畅通无阻的行进。因为这次演练部队将要面临更多的问题和困难。

  解放军某部副部队长 廖正荣

  困难一个是沿途的道路很复杂,通过经济开发地区,第二个就是高温酷暑的天气,对于官兵的体力消耗也非常大,第三就是对车辆的技术保障,特别是对司机驾驶员的心里素质,因为他驾驶能力要求也是非常高的。

  而在演练中早已设定的那些战时有可能遇到的敌情,更要求演练部队指挥正确,处置快捷,稍有犹豫或不慎都将造成重大的损失。

  解放军某部参谋长 顾成学

  将主要面临四种敌情危险。一是敌卫星空中侦查。二,敌特侦查破坏袭扰。三是敌电子干扰。四是限制打击。在取得局部至电子战的情况下,可对我地区实施空中突袭。

  这次长途行进演练,正值南方酷暑台风多发的季节,一会儿是晴空万里暑热难当,坐在卡车车厢里,人就像坐在蒸笼里,汗流浃背,一会儿又阴雨绵绵,潮气袭人,官兵们全副武装,衣服湿了干,干了湿,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

  解放军某部战士 梁基开

  就坐在车厢后面,路况也不好,浑身都痛,手脚都发麻。反正总觉得身体上不适应,适应不过来。

  解放军某部副部队长 廖正荣

  对于官兵的体力消耗也非常大,一坐就是一天,他也是一个大的体力消耗在车上。

  在潮湿闷热的环境里,部队不间断地走了一天,为了节省时间,战士们吃饭都在车上。

  放军某部副部队长 廖正荣

  通常我们像这种远途采取两种办法,一种是吃干粮,干粮我们通常携带三十份到五十份,第二个是光吃干粮他对部队体力保持还是不利的,所以一旦到了大休息地点,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还是制作热食。

  为了让官兵吃上可口的饭菜,到晚饭时间,通常也是部队中途休整时间稍长一点的时候,炊事兵们都要急行军,赶在大部队的前面到达临时休息地点。

  解放军某部助理员 吴嵩

  一路上连续机动了将近十个小时,到了驻地以后碰上下大雨,但是我们战士一点都没有来得及休息,绝大多数,因为我们车辆装备比较多,人数比较少,绝大多数操作员都是驾驶员,在路上长途驾驶,到了驻地以后没有休息。

  傍晚时分,部队到达某临时休息地点,负责后勤保障的炊事兵们顾不上旅途劳累,支起了一顶顶防雨帐篷,又把锅灶搭了起来,为劳累一天的官兵们生火做饭

  解放军某部副部队长 廖正荣

  就是保障官兵能够吃上饭菜,他对我们军需的保障也是需要非常高的,临时展开,临时做出热食保障出来,四十来分钟时间,他的要求也是非常高的。

  这一天晚上,炊事兵们要做的是六菜一汤,然而他们到了临时休息地点才发现,一个巨大的困难等待着他们。

  解放军某部助理员 吴嵩

  我们刚开始到这个作训场(休息地)的时候是没有自来水的,一个方法是采取用野战供水取水。

  所谓野战供水取水,就是官兵们在休息地周围寻找水源,并把水蓄满水车,以便随时取用。在离临时休息地点两公里远的地方,大家发现了水源,经过检验,这里的水质达到了取水要求,通过煮沸完全可以饮用。这一天的取水量是六车,有了水其他问题对于炊事兵来说不在话下,半个小时后六菜一汤就做好了,而这些做饭的炊事兵却已经连续十多个小时都没有休息了。天渐渐黑了下来,越来越多的军车陆续到达临时休息地点吃饭休息。经过近五十分钟的休整,官兵们在夜色中又踏上了征途。

  解放军某部副部队长 王郡里

  这种机动他必定是高强度的,昼夜连续实施的,对人的心理体力,精力都有很高的要求

  夜间开车视线不如白天清晰,要求驾驶员注意力更加集中,即便是坐车的官兵们,经过一天的奔波,这时也都感到特别疲惫了。

  解放军某部战士 梁基开

  浑身都是酸痛,因为本来是坐后面,坐后面有一些过那路况不是很好就有一点冲力。

  天渐渐亮了起来,从前一天上午出发算起在近二十个小时中,车队已经行进了六百多公里的路程,如果照这样的速度行驶,预计三天行使一千五百多公里的任务肯定能够完成,部队将会按时抵达集结地点。然而就在这时,周围突然传来了两声巨响。

  隔断

  一支大规模摩托化部队日夜兼程,看似坦途的行军路上却暗藏杀机,来自空中地面的打击,演绎现代战争烽火。在应急作战和后勤保障的实兵演练中,骁勇官兵将怎样突破重围。《军事纪实》本期正在近期下期播出《千里行军路》

  两声巨响让官兵们立刻警觉起来

  解放军某部战士 梁基开

  我在后车厢,就听到两声巨响,听到前面先响,后面再响

  指挥车现场:

  指挥车呼叫02

  原来当车队行进在一段前后都是桥梁的路段时,演练中设置的假设敌飞机突然不期而至,并且对一座桥梁进行了轰炸,车队不得不停了下来。

  字幕:解放军摩化部队指挥所

  现场

  敌机作战半径一千一百八十四千米

  在作战地图上显示车队的位置正处于假设敌飞机的作战半径内,形势危急。

  现场

  预备,放

  解放军某部副部队长 廖正荣

  我们就地组织部队,利用我们自己伴随的高炮分队,防空导弹分队选择附近的有利地形,占领发射阵地,随时准备抗击来袭敌机

  现场

  就地警戒

  在地面防空炮火打击下,假设敌飞机很快飞走了。然而经过侦察,前方道路上的桥梁已被炸断,无法通行,部队只能寻找其他的途径继续行进。

  解放军某部副部队长 廖正荣

  一个桥梁炸了,炸了以后,我就组织原地掉头,原地返回,本身我们离高速公路出口就两到三公里,部队掉头出去可能就是十分钟二十分钟就完成,很快的。

  但当车队掉头往道路出口处走了不远,突然发现刚才走过来时还通畅的道路,这时却也无法通行了。

  解放军某部副部队长 廖正荣

  前方的桥被炸了,后方的桥也被炸了

  原来假设敌飞机把道路出口处的一座桥梁也炸断了,这时整个部队处于一段高速公路的中间,两边是被炸断的桥梁,进退无路。而假设敌飞机随时都有可能返回来轰炸,虽然有防空部队掩护,但如果不能尽快采取其他措施,部队的损失将无法估计。

  解放军某部副部队长 廖正荣

  部队这个时候已经不能动了而且时间也非常紧急,当时我们现场指挥的时候,就是怎么样能够组织好我的保障力量,组织好我的工兵营,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选择最佳的方案来

  现场:

  迅速组织人员对附近地区展开侦测,要迅速开辟道路,让部队通过

  就在工兵营勘察道路的同时,高空中一个看不见的巨大威胁也正悄悄袭来,据情报显示,假设敌的侦察卫星已经接近这支摩托化部队上空,一旦被卫星发现,敌方将会实施更大规模的空中轰炸和采用远程导弹进行精确打击,到那时这支部队就将面临全军覆灭的危险。

  字幕:解放军某摩步部队指挥所

  解放军某部参谋长 顾成学

  雷达成像侦察卫星,雷达的几个分辨率为0.3—3米,锁眼光学成像侦察卫星,可拍摄分辨率约10厘米的清晰照片。使我行动企图更加困难,我应全程加强保护

  官兵们迅速把车上的防护网搭了起来,这种防护网是特殊材料做成的数字迷彩,是专门用于防护卫星空中侦测的,为了增加防护效果,官兵们还点燃了发烟罐,一时间浓烟滚滚,遮天蔽日,顷刻间车队、道路、和周边地貌全被烟雾笼罩,而部队则在烟雾中消失了踪影。

  解放军某部副部队长 廖正荣

  我们这种远距离投送部队都会面临着卫星的侦查监视,我们既然面临这种威胁,我们就立足现有装备,利用就便器材,这几种集中办法对规避卫星有很大作用。

  怎样才能让部队迅速走出道路前后被阻断的困境,在规避假设敌卫星侦察的同时,指挥员迅速派出了工兵营,在这段被炸公路之间实施勘察。

  解放军某部战士 梁基开

  看地形,从哪个地方适合架桥,那个地方也非常复杂,非常严峻

  部队被困的地方,是依山而建的高速公路,一面是崇山峻岭,山石林立,根本无法架桥铺路,而公路的另一面,则大多是悬崖峭壁,部队怎么才能从这里下来呢?光是人员还好说,这么多的车辆装备怎么办?就在人们望眼欲穿的时候,侦察人员回来了。

  解放军某部战士 梁基开

  在我们右边就发现有一个地方是可以架桥的,接着就接到上级首长命令在那里架桥

  侦察人员发现的这个地方,路基距下面地面有五米左右的高度,路对面十多米外有一处高高凸起的土堆,被夯实得非常结实。

  解放军某部副部队长 廖正荣

  实际上他当时就是一个路基,大概中间断了有十多米,这个架设感到很快速,非常地快速,当时考虑加两台架桥车就可以,就能保证很快速地架过去。

  现场:

  砍树,指挥架桥车

  部队决定用架桥车架设桥梁,架桥车装载的是一个折叠起来的桥梁,打开后有桥墩桥梁和桥面。桥墩正好可以架设在对面的土堆上。工兵营的官兵们顾不上行军疲惫,迅速架桥。

  解放军某部连长 刘天河

  我觉得一个是受领任务的时候非常突然,第二个就是看了那个现场觉得地形比较复杂,没看见过从这种环境下架桥的,当时心里面很紧张。

  架桥车打开后,桥面的宽度有三米左右,可以让重型卡车顺利通过,但如果架桥时精确度稍有偏差,整个桥就可能倾斜,根本无法通车。然而时间紧迫,如果不能快速通过这一地区,一旦假设敌再采取攻击行动,部队就会连架桥的时机也会丧失。

  现场:往左

  连长刘天河在平时训练时曾多次指挥过架桥,但这时他还是感到巨大的压力,整个部队能不能快速脱离险境,就看他们的了。

  解放军某部连长 刘天河

  要求这个驾驶员,指挥员,操作手要密切协调。协调这个技术上的配合,这个桥落到哪个地方,桥脚落到哪个位置,整个桥的标准那个直线与进出路那个接合部这一系列的地方都需要指挥员来指挥,然后作业手操作

  官兵们把架桥车打开,架桥车的桥墩支脚不偏不倚正好落在对面的土堆上,这时架设的桥面离对面公路还有七八米的距离,第二辆架桥车开了上来,这辆架桥车打开后的长度,足够铺设到对面的公路上,架桥车的桥面和对面的公路终于可以相接了,只要第二辆架桥车能把剩下的一半桥面架好,部队就可以顺着架设的桥梁突围。

  解放军某部战士 梁基开

  危险,在上面看,特别是到第二辆车上去的时候,因为到第二辆车上去的时候我们的位置空间占的地方基本上都很少,所以说如果倒车司机,倒偏一点我们就很危险,我们没地方站了

  就在架桥进入关键时刻,桥对面的树林里却突然响起了急促的枪声,原来官兵们遭遇了假设敌潜伏人员的偷袭

  解放军某部副部队长 廖正荣

  面临敌特的威胁,都是随时的。

  指挥员果断决定,一面派出小分队,消灭假设敌潜伏人员,一面冒着假设敌的冷枪,继续架桥。桥终于架好了,“敌人”也被击退,可紧接着对面不远处传来的爆炸声,又让准备过桥的部队暂时停了下来。

  解放军某部副部队长 廖正荣

  作为一个指挥员来说就是要准确判断情况,查明情况,然后作出正确的决策。

  原来假设敌潜伏人员溃散时,把附近的一个化工厂炸了,致使这个地区化学气体四散。

  解放军某部副部队长 廖正荣

  当地化工厂污染,当时整个我一个纵队都是停留在这附近,一旦判断情况不准,带来了错误的信息,他对部队是造成很大的损失

  指挥员立即派出防化侦察组,到化工厂探明情况,侦察后发现化学气体的浓度并不大,只要部队快速通过,不会对人员造成伤亡。于是这支被困的摩化部队迅速从新搭建的桥梁上驶过,通过对面的简易公路,驶向两千米远处的另一条高速公路。

  经过两昼夜的行军,在第三天上午部队终于到达了指定的集结地点,这次整建制摩托化部队的远程机动运输保障演练圆满结束,而对于在一千五百多公里征途上的经历和感受,给大家留下的却并不仅仅是深刻的记忆,他们知道新的应急作战和后勤保障任务将更加艰巨。

(责任编辑:和讯网站)

http://www.caogenz.com/2WiQ7SOeD3/1146949612.html
上一篇:《军事纪实》16日播出《地下奇兵》下集  下一篇:《军事纪实》:《状元360》之四《铁头连长》

新闻| 军事| 国内| 国际| 体育| 娱乐| 文化| 媒体| 教育| 健康|

©2011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