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冥界的实际掌控者啊!

    张潇晗轻声地低语着,她怎么能忘记了这点,还以为她也是一个普通的飞升修士?她拥有的不仅仅站在神祇高位的力量,还拥有着可以与天意抗衡的意志,还拥有天意对她的放纵。

    “我到真有兴趣看到最后了,看到你们自己怎样毁灭你们的世界。”

    天帝的声音恍然回响耳畔,张潇晗凝视着阴魂山的山口,不由漫步而上,她忘记了计算她消耗的灵力,或者是她根本就忽略了灵力的消耗。

    无色灵力在悄然转变成紫气,还有一点点艳红的灵光也在急于从身体内释放,黑暗中的张潇晗犹如燃烧的火焰般醒目。

    倏忽,她已经站在了山口,直面地狱。

    张潇晗从来不信有天堂,自然也不信有地狱——已经有冥界了,要天堂地狱又有何用?冥界早就兼顾了天堂与地狱的指责,灵魂要么转世投生,要么就彻底消散,哪里还有可以升入天堂过另类的生活。

    呵呵,要说进入天堂,莫不如说上界是下界修士心中的天堂,仙界对上界修士也是如此,这世间,不,任何一个时间都没有所谓的天堂地狱,只有无休止的轮回,无法被自己自由掌控的命运,所谓的天堂地狱只是一厢情愿。

    但现在,张潇晗相信有地狱了,在她还没有亲眼见到之前。

    这地狱必然存在,在天帝掌控的世界内,也有失去朗朗乾坤所在。

    火焰般的灵光让阴魂如扑火的飞蛾,可扑火的飞蛾还是带着对光明的希望,这些阴魂却是全然不知的,它们只是撞入到火焰内,同火焰一起燃烧,留下的是仅存的一点绿芒——它们连一点点在这时间曾经存在的痕迹都不会留下,要么被吸收,要么消散。

    阴魂山的山口就好像黑暗的大口,吞噬了黑暗中唯一的光芒,张潇晗再一次进入到莫名的所在中,这一次或者之后的每一次,张潇晗都知道她将心如止水,不会出现半点情绪上的波澜。

    她越来越像神祇了,或者,她已经就是了。

    何为地狱,自来没有统一的说法,大抵就是惩罚罪人最凄惨的所在吧,世人都将地狱描绘成灾难般的存在的模式,对人间惨状也以人间地狱来形容,但究竟什么才是最凄惨的,套用前世的语言,大约就是“没有最凄惨,只有更凄惨”之说吧。

    张潇晗进入到山口的时候,也没有想会看到什么,也有看到的太多太多了,便再看到什么也不会惊讶了,这个世界里无论出现什么怪异的事情,也都是理所应当的了,可心底也有点念想,便是再怎么的过分,也没有冥界对灵魂的惩罚,在炼魂灯下的辗转反侧而更过分的了。

    但事实上,肉体的痛苦是常人不能忍受的,但最不能忍受的还是精神的苦楚与煎熬,哪怕是十恶不赦的罪人,他的内心也总有柔软的一面,也会有为之可以放弃自身一切的弱点,精神的痛苦在此刻便远远大过了肉体的痛苦。

    这地狱,便是将精神的痛苦放大到极致,不然,这些神魂为何完全丧失了神智,只余魂而无神呢?

    原来,冥界没有得到仙界生灵的魂魄不是因为五界通道没有打通,冥界得到的魂魄也远远不足,这五界之大远非张潇晗的想象,只要从这些阴魂的数量便能得知了。

    这里,是另一个冥界的入口,是冥界地狱。

    生灵,一贯有三魂七魄的说法,有三魂,便可走天路、地府、在肉身埋葬处等待转世投生,有七魄便有喜、怒、哀、惧、爱、恶、欲,一旦转世投生,三魂七魄汇聚一起,便再是有血有肉有情感的生物,便也将这世界的精彩再重新活了一次。

    没有了三魂七魄,便是行尸走肉,但时间的生灵即便是天生智力的缺欠,也总会有一点点对生命的反应,也总会有诸如喜怒哀乐的点点反应,而这地狱,便是完全泯灭了生命的最起码的情感,为此不惜放大它们心中的苦楚,让它们在最痛苦的内心折磨中自愿放弃一切情感,抛去七情六欲,也便丢弃了神魂中的“神”。

    丢弃的“神”便是维持这里运行的能量,这里充斥着饱含着恨与绝望的意志,它们将自身曾经接受过的一切全都报复在其它的神魂身上,周而复始,只有完全放弃了抵抗消散了神智的魂魄才可以上升飞离。

    那些意志不坚定的普通魂魄很快就会放弃自己成为阴魂,可不论怎样坚决的意志,也无法战胜心灵的弱点,不过是承受了更多的苦难。

    张潇晗缓缓下沉着,感觉自己真的在沉入到地狱中一般,她望着周围,她能看到每一个神魂内心的苦楚,看到它们在它们的幻象中痛哭叫喊疯狂,以至于悔恨地放弃一切,无关好人坏人,这世界又哪里有绝对的好人呢,在这里,没有人能经受住人性的考验。

    如果是自己的神魂落入到这里呢?什么能将自己的神魂也打散呢?

    张潇晗环视左右,燃烧的灵火隔绝了所有负面情绪的影响,她再一次好像高高在上俯视一切般。

    她早就没有了弱点了吧,她的神魂早就坚定如磐石。

    远远的脚下出现了幽白的光亮,就好像是晨起最早出现在天边的鱼肚白,但这光亮却只是出现在远处,吝啬得不肯释放出光明照亮这里。

    唯一的光明吸引着张潇晗,她才正是扑火的飞蛾。

    灵力消散着,张潇晗全然没有注意到紫气中的红色火焰愈加旺盛,她也没有注意到她的周身正有虚影一点点蔓延开来,一个高大的宫装丽人的虚影出现在她的身后,而在这个丽人的身后,是一只高傲的凰。

    那是涅槃而生的凰,肯背负着积累于人世间的所有痛苦和恩怨情仇,投身于熊熊烈火中自焚的凰,肯以生命和美丽的终结换取祥和与幸福的凰。

    “我到真有兴趣看到最后了,看到你们自己怎样毁灭你们的世界。”

    她要真的找到缘由了吗?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