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1日。

    早上七点一刻,霍汐刚回到宿舍,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她今年高二,住的是学校老式的宿舍楼,一共四层,她的宿舍在第二层最东头一间。宿舍里一共八个人,可是因为暑假,同宿舍六个人和整栋宿舍楼百分之九十的学生都回家了。

    而她们几个资优生因为学校的一项专门补习计划,而留了下来。霍汐和她同宿舍的江妍妍都是这一项针对资优生开设的补习计划里,学校重点培养的学生。

    刚进校园,霍汐就觉得有些奇怪。

    今天的学校里似乎有些太不安静了。

    七点一刻,她们是八点开始上课,这个时候无论是赖床没起的,还是晨起读书用功的,或是起个大早锻炼的,都应该回到宿舍收拾了,等到七点四十,大家就会往教室走。

    但是今天的校园里,有些乱,有些嘈杂。

    而这嘈杂声的来源,是宿舍的方向……

    “干什么的?”

    刚走到宿舍楼下,她就被身穿制服的人拦住了。

    “我住在这里,来拿书上课。”霍汐说。

    “哪一间?”那个人又问。

    “213。”霍汐心里疑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正低头例行询问的那个人,在听到霍汐的回答之后,愣了一下,抬起头来确定。“真的是213?”

    霍汐点了下头,确实是213没错,不过看到警察查询得这么仔细,恐怕这宿舍楼里应该不只是哪个粗心大意的,丢了东西这么简单。

    “那你跟我来吧。”那人说着,当她进了去。

    霍汐跟着他走进了宿舍楼的大门。忽然的,一阵浓烈的血腥味传进了鼻子里,霍汐心里一片茫然,有些害怕了,她不自觉就停了下来,十分紧张。

    “干什么呢,快过来。”那警察叫她。

    霍汐攥紧了拳头,不得已跟上了他的脚步。

    上了二楼,那警察往东一拐,霍汐一怔,然后一步一步地,跟着他,竟然就走到了213门前。

    那个警察让她在门外等着,然后到门口同里面的人说到,“孙头儿,人回来了。”

    “嗯。”从宿舍里传来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

    没多会儿,那个男人撩开帘子走了出来。

    霍汐又是一怔,她认得这个人。

    孙和阳。

    两个人都沉默着,倒是孙和阳先开了口,“他们跟我说,住在这个屋子里的另一个女孩叫霍汐的时候,我还在想该不会又是你吧。”说完,孙和阳无可奈何的一声笑,“真是巧啊,霍汐,这个名字倒是不常见。”

    “到底出了什么事。”霍汐开门见山,因为对于眼前这位孙队长,她的印象实在不怎么好。

    “你昨天晚上在哪儿。”孙和阳也冷下脸来。

    “我在家。”霍汐说。

    “几点。”孙和阳问。

    “五点半接到我养母的电话,听说她病了,六点半下了自习,回来放下东西换了衣服,可能用了十分钟,大概七点四十到的家。”霍汐记得很清楚。

    “七点四十到家?”孙和阳小心确认,“有谁能证明。”

    “七点半左右在小区门前的车站下车,顺便买了点水果,所以七点四十到家,发现养母是因为胃溃疡疼痛难忍,五分钟左右吧,我就打了120,然后送她去了医院。”霍汐心里的不安愈发强烈。

    “你整晚都在医院待着吗?”孙和阳又问。

    “是,”霍汐迟疑了一下,“联系不上我养父,所以……”

    孙和阳瞧了瞧她,“那你这是从医院赶回来上课的?”

    “不,今天上午的课程我都会了,所以,我是等养母好不容易睡着,想要回来请个假,顺便拿件衣服的。”霍汐终于忍不住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一直确认我昨晚在哪儿?”

    “你的室友江妍妍,昨晚遇害了。”孙和阳叹了口气,但还是把这件事告诉了她。“不过有人听到,昨天晚上你个死者江妍妍有过争执,可以解释一下,你们是因为什么事起了争执吗?”

    霍汐想了想,她注意到孙和阳一直盯着她的反应,有些不高兴了。“也没什么。”

    “没什么是什么?”孙和阳紧追不舍。

    霍汐想要翻脸,可是当213宿舍的尸体被抬出来的时候,她还是蒙了。这一幕她似乎似曾相识,有种意外的惆怅,眼看着昨晚还活蹦乱跳的一个人,突然失去了生命,死气沉沉的躺在袋子里被掂出去……霍汐嗅到的血腥味,在胸腔里变了质,一阵剧烈的反胃涌了上来,霍汐转身就跑。孙和阳不明就里,但是下意识追了过去,霍汐几乎是扶着墙,跑进了厕所里,稀里哗啦的将早上吃的泡面一股脑儿的吐了个干净。

    孙和阳等候在厕所门外,看到她出来,递了张纸巾给她。霍汐在厕所里吐完刚洗了脸,她看了看孙和阳,然后接过纸巾,问了句,“我能回到宿舍里看看吗。”

    孙和阳犹豫了一下,点了头。

    霍汐向213室走过去,孙和阳跟在后面。门开着,其实只要一伸手撩开帘子就能看清楚里面的一切,但是霍汐却现在那若隐若现的帘子外犹豫了很久。她眼一闭心一横,才打定主意将帘子掀起……

    孙和阳见她抬手刚想要提醒她什么的时候,霍汐已经将帘子撩了起来。房间内的一切顿时映入眼帘,霍汐几乎是快要被眼前的景象逼疯了……

    血,到处都是血,一地的血……

    孙和阳叹了口气,倒是很小心地观察着霍汐的反应,只是因为这个女孩身上有太多的疑点了,况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在她身边的命案了。

    霍汐却在这个时候走了进去,在室内还有现场勘验人员进行收尾工作的时候,她尽量避免让自己踩到地上的血迹,然后站在了室内,大脑一片空白。其他人看向孙和阳,孙和阳向大家示意,让他们继续忙自己的,别在意她的一举一动。

    霍汐在房间里看了一圈。

    江妍妍的床上,大量的血迹,已经将蓝白相间的床单染得看不出原本颜色了。

    印在洁白墙壁上的血手印,是江妍妍最后的挣扎……

    孙和阳跟了进来。

    “我们昨晚,因为一些小事吵架……”霍汐的呼吸声有些乱了,她的床上也溅上了江妍妍的血迹,摆在床头的几本心理学的书,乱七八糟的掉在床上,地上……染上了江妍妍的血。“她偶尔会带男生回来偷住,我发现过几次,昨天我知道她又要带男生回来,我劝她不要这么做,如果被宿管老师发现了,她会被记大过的。可是她不听……”

    “男生?”孙和阳想了想,“是她男朋友吗?”

    霍汐摇了摇头,“不知道,江妍妍没说过那是她的男朋友,同宿舍的许珊问过她,我记得江妍妍当时否认了那些男生是她的男朋友,她说那些人都只是在追她而已,是备胎。她倒没有认准某一个人的样子。”

    “那就有可能是因为感情关系纠葛产生的情杀吗?”孙和阳倒来征求她的意见了。

    可霍汐还是摇头,“我只是告诉你,我所知道的,要怎么查还是你的事。”

    “那么在这之前,江妍妍有没有向你透漏过,她和什么人闹得很不愉快?或者是,她有没有因为什么事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孙和阳也注意到了掉在地上的几本心理学书籍。“是你的吗?”

    “嗯。”霍汐应了一句,不过她显然没有想要顺着这个话题往下聊的意思,转了个身,注意到被摔在地上的笔记本电脑,“那是她的电脑。江妍妍虽然有时候说话会刻薄一些,但人还好,她其实是个大大咧咧没什么心眼的女孩,可能是因为她是家里的独生女,所以有点公主病,可她对人很大方。与她闹矛盾的人,我真的没留意到,她是经常会和其他人开开玩笑的,大家都明白她的脾气,玩笑重了她也会道歉,所以大家也没觉得怎么样。一直都这样,不见得会突然和谁有了矛盾,到非杀了她不可的地步。江妍妍挺聪明的,不用像大多人一样死记硬背,要说最近有什么不一样的话,我想可能是网络游戏。”

    “网络游戏?!”孙和阳提高了音量,引得周围工作的人投来注目。

    对,就是网络游戏。

    江妍妍是从一年前开始接触网络游戏,不过暑假前开始,她就玩得愈发过分。偶尔甚至会因为打什么“城战”,就连晚自习也不上了。一向被当作资优生对待的江妍妍,可是彻底让老师们犯了头疼,苦口婆心的劝,都没什么作用。

    不过所幸她的成绩也没有掉,老师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你嫉妒她吗。”孙和阳说出了一句,在他四年后同样说出的话。

    “不。”霍汐否定几乎没有迟疑,“她有她的生活,我有我的生活。我虽然不喜欢她有时候深夜还上网跟人语音,但是同寝室的其他人在提醒过她以后,她就会主动关了,这也没什么。其他的,我就真的想不到我还有什么理由,可以成为杀害她的动机了。”

    从一开始,当她接受孙和阳的质问时,就已经明白自己的处境。她和死者是室友,在案发之前有过争执,而且死者是在目前只有她们两个人住的宿舍里遇害。

    所以她霍汐,理所当然就就成了嫌疑人。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