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成之所以演这出戏,目的就是为了逼撒旦他们在外面开打,即使他控制了安吉拉,同样希望尽可能的减少对方的有利条件,毕竟那可是两个魔族大将,压力很大啊,不能不小心行事。

    “不能再这样拖延下去,否则的话,蚩尤和血之女王会看出端倪,既然如此,只能让安吉拉出战,我们准备偷袭了。”

    在思索了一会之后,撒旦咬牙道:“就让我们看看,这两个宇宙气运之子是不是真的有能力翻出我们的小世界!”

    “我不喜欢这种冒险的事。”

    朵木儿摇了摇头,眼里闪过坚决的神色,手掌一翻,出现一颗发着幽深光芒的石头:“用这个让蚩尤进入魔阵之中,这样和之前的预计将没有分别!”

    “先天灵物?你居然没把它吞了恢复实力吗?”

    撒旦见到那物,顿时大喜,接着讶异的问道,魔族有两个特性,一个是毁灭,另外一个则是吞噬,他们能吸收天地万物增强自身,越强大的东西能带给他们越强的实力,其中先天灵物无疑是佼佼者,而魂魔不是魔族之所以被称作为魔,正是因为他不停吞噬魂魄,有着魔族特性的缘故。

    朵木儿翻了个白眼,道:“现在这时代,你以为还跟我们以前的那时代一样那么容易弄到先天灵物吗,这是我毁灭了一个世界,从一件世界之宝的碎片里挖出来当作杀手锏使用,怎么舍得吞掉,如果不是现在没办法,你以为我会拿出来啊?”

    “现在这时代资源的确太少,主世界倒是出现许多矿洞,但比起以前的光辉岁月,还是少的太多,更别说那些贫瘠的位面,我在攻略主世界的时候,也曾经毁灭过几个小位面,得到的好处太少。”

    撒旦闻言也是感叹,接着兴奋的道:“有了这个先天灵物,即使蚩尤不主动进入城堡,他依然逃不过这一劫。”

    有了定计之后,第二天,撒旦便命令堕落天使安吉拉率领堕落天使军团主力进攻鲜血主城,在他们的狂轰滥炸之下,主城摇摇欲坠,三位血神迫不及待的催促王成和伊莲娜出战。

    “比我想象中的更早啊,难道撒旦他们又想出什么诡计了,不过不管怎么说,也不可能再拖延下去。”

    王成穿上衣服,身形一晃与伊莲娜合为一体,然后伊莲娜率领着美女团飞到鲜血主城上空,朝着安吉拉嘲讽道:“你这个黑翅膀的鸟人这几天不是吓的不敢出来了吗,怎么现在又出现了?”

    “区区一只臭蝙蝠,如果你现在跪下投降我主撒旦,我还可以饶你一条小命,否则,你的下场必然是被烈焰给彻底净化。”

    安吉拉高高在上不屑的道,这多少有些以前当天使的作风,而且,无论是天使还是堕落天使,同样都是看不起肮脏邪恶的血族。

    “狂妄,你的死期到了,双重神阶!”

    伊莲娜冷哼一声,笼罩鲜血主城的圣杯飞到她头顶倾泄而下晋升神级,同时还以鲜血主神的神格晋升双神阶,她也是和安吉拉战斗过的,自然知道她的实力。

    “还不是老样子!炽天使之心。”

    安吉拉不屑一笑,身后双翅展开,天空之中出现一个看不清模样的六翼天使虚影,正是炽天使,不过翅膀也变成漆黑一片,随着炽天使飞入安吉拉身体之中,安吉拉背后又多长出了一对翅膀,也就是四翼天使,成为神阶。

    “伟大的地狱之主撒旦大人,请赐予我力量!”

    这还没完,安吉拉接着又沟通地狱位面,吸收地狱之力,和伊莲娜一样晋升了双神阶。

    “你不同样是老样子,神通,无限军火!”

    伊莲娜一边嗤笑,一边召唤出她的军火大军,无限攻击,而安吉拉手上则是多出一把弓身上有着一个天使浮雕的天使战弓,左手持弓,右手以肉眼完全看不清的速度开弓射箭,无数黑色的火焰形成长箭疾射而出,密密麻麻遍布前方所有区域,以攻对攻,每支魔焰长箭所过之处,无论是子弹或者炮弹都会在瞬间化为虚无。

    只见伊莲娜以攻对攻,居然将伊莲娜的所有军火都挡了下来,并且一切平静,丝毫没有战斗的爆炸声,实在是诡异非常。

    身为炽天使的后裔,安吉拉在天使时代拥有的是净化之意,所使用的净化之炎可以净化一切,威力非同寻常,对负属性生物更是有着绝对的克制,而成为堕落天使之后,净化之意依然是净化之意,却变成了净化魔炎,将一切东西都化为虚无,与湮灭之意有几分相似。

    伊莲娜和安吉拉可谓是棋逢对手,双方在空中恶斗不休,而其他的人早已远远躲开在一旁战斗,否则一旦被波及到,即使是九阶都必死无疑,除了她们之外,三位血神的圣子圣女也和魔族的另外三个神阶堕落天使对上。

    这三个神阶堕落天使是地狱里真正的神阶堕落天使以特殊手段降临,性质和血神的圣子圣女一样,只是手段不同罢了。

    这样的全面战斗在前段时间已经发生过,不过今天明显和上一次不同,伊莲娜在不停进攻的同时,也在逐渐靠近安吉拉,当到了一定的距离,她的身躯内冲出一道金色的光芒,以惊人的速度冲到安吉拉身后位置,然后犹如一只最恐怖的蛮荒猛兽,化作三头六臂冲锋而来。

    毫无疑问,这正是王成出手偷袭,以他巫族近战之王的可怕战力,还出手偷袭,安吉拉猝不及防之下肯定要受到重创,只是就在这时,两道光芒从安吉拉身上飞了出来,伴随着一阵大笑声,一股强大的空间波动扫过周围,王成,伊莲娜,安吉拉全部消失不见。

    王成只感觉眼前一花,已经被传到到了一个地方,一个他还算熟悉的地方——堕落天使城堡大厅,他眉头一皱,该死,一直在想办法避免,怎么还是进入这鬼地方?刚刚那股空间波动实在太强,连他都无法抵抗,绝不是一般的神通或者神器。

    因为这件事事先安吉拉完全不知道,所以王成同样不清楚,这才会被算计到,他尝试了下,周围空间完全被封锁,已经无法逃离,好在,有事先的准备,并不是绝望,否则真的要哭了。

    “蚩尤,还记得我吗?”

    朵木儿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她正和撒旦,安吉拉站在一起,得意的望着王成,那目光仿佛王成已经是个死人。

    “魔族大将朵木儿,你怎么会在这?”

    王成假装惊恐的道,同时和伊莲娜会和,双方肩并肩站着。

    “当然是为你而来,我可是想死你了。”

    朵木儿咯咯直笑,而这时全身盔甲的撒旦则道:“巫族蚩尤,真是闻言不如见面,没想到以战斗为荣耀的巫族居然会藏在一个女人身上偷袭,如果不是我们早有准备,这一次还真是会被你得手。”

    “战场上无所不用其极,胜者为王,有什么好奇怪的,难道我是蚩尤就一定要傻傻的正面战斗?”

    王成不屑一顾:“而且,你们两位堂堂魔族大将不照样隐藏在堕落天使身上准备偷袭,和你们相比,我算的了什么?”

    “成王败寇,真是没错。”

    撒旦哈哈大笑:“你算计我们,我们也在算计你,不好意思的是,你败了,今天,你只有两个结局,要么是死在这里,要么是归顺我魔族。”

    王成嗤之以鼻:“我可不觉得,魔族大将又如何,不照样是我的手下败将,就算多上你一个撒旦又如何,打不过,老子还跑不了吗?”

    “就是。”

    伊莲娜也在旁边点头,别的不说,即使撒旦和朵木儿开启小世界,她用她的世界结晶一样能脱身,根本不担心什么。

    “哈哈哈,蚩尤,你以为我们没准备吗,你以为我用空间先天灵物把你转移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无生毁灭魔阵!”

    朵木儿狞笑一声,脚往地面一踩,整个城堡震动起来,紧接着城堡哗啦啦破碎,巨大的石头从天上往下掉来,当然,这种对普通人来说是灭顶之灾的事情对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算什么,他们甚至动都没动。

    等城堡倒塌完毕,九根冒着黑气,还有无尽哀嚎之声的柱子在城堡的废墟中缓缓升了起来,通过这九根柱子,一个巨大的光罩将众人笼罩在内,王成和伊莲娜都感觉心头沉重,仿佛周围有一个巨大的枷锁锁住他们,而且这种枷锁锁住的不仅是他们的躯体,还有他们的灵魂。

    “这种无生毁灭魔阵是我们魔族在控制一个位面之后,要彻底灭杀里面的所有生灵时使用,一旦开启,里面所有的生命全部都逃不出去,不仅是你们的躯体,甚至你们的灵魂都已经被这阵法锁定,不破此阵,无论什么方法你们都逃不走,对了,这种阵法还会演化怪物啊,就是这样的怪兽。”

    撒旦貌似十分好心的介绍着,还把搜指向一根柱子,柱子之中正有一只又一只看起来是人形,但狰狞扭曲的怪兽掉下来,朝着王成和伊莲娜围了过去。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