睽睽小说_免费玄幻小说,免费全本小说-最新最好看经典小说完本排行榜 > 都市小说 > 寻宝美利坚 > 第1300章 出卖(新书道爷之肆虐娱乐圈已上传求收藏)
    新书道爷之肆虐娱乐圈已上传,这绝对是一本不一样的娱乐,求包养,求收藏,求推荐啦!

    ****************

    其实这朱书记之前带着这邓贵一起来了,王学明和金沐晨就知道,这家伙要替这邓贵说情,可那时候两人并没有强烈反对,其实也是有了原谅这邓贵的心思。

    毕竟这家伙也是给人当了枪使,两人用脚趾头猜都能猜得到,反正已经打算要结交这朱书记了,那就买个人情给他又何妨?

    毕竟这个邓贵不过就是个小喽啰,虽然是得罪过他们,可是在王学明和金沐晨看来,这家伙却是能扳倒那陈永生的关键。

    他肯定是受陈永生指使的,现在一脚踢到铁板上,这家伙这时候肯定是吧那陈永生从心眼里恨透了,现在他们给这邓贵一个投诚的机会,那这邓贵要是不知道,把那陈永深给交出来,那他可真是脑子被驴踩烂了。

    “二位先生,你们肯定也知道,我们这些底层公务员的难处,尤其是我们这样的警察,看起来好像挺风光的,可其实很多时候办事,都要看人眼色,收人掣肘的。不瞒您二位说,这次办这样的错事,我确实是接到了别人电话举报的,而举报者个人虽然没报上名号,可是我邓贵要查的话,肯定能查出他是谁。”

    朱书记都帮自己垫场了,这邓贵当然知道要打蛇随棍上的道理,连忙接过话茬说道,之前朱书记和王学明还有金沐晨坐在哪里吃饭,他就一直在旁边给他们几个人端茶递水,就像一个打杂的小厮一般的伺候着,这时候一见到有翻身的可能,立马就打起了精神,开始给王学明和金沐晨解释了起来。

    而金沐晨这时候则是冷笑了一声,还什么接到举报电话,说白了就是受人指使的得了,而指使他的人,除了那个陈永生还能有谁?

    他可不习惯和这些人兜圈子,于是就直接说道:“算了吧,邓队长你就说,是陈永生指使你来给我们找麻烦的得了。别以为我们不知道,我们虽然是外地人,可是来福都本地,也是做合法生意的,而我们在这里也没什么仇人,我之前算了下,可能出了和我们有直接竞争关系的那个陈永生之外,我真的想不明白,还有谁会找我们的麻烦。你就和我们说说这陈永生的事情吧?比如他有没有什么犯罪的证据之类的……”

    金沐晨突然单刀直入,可一下就打乱了那邓贵的节奏,原本他还想把事情说的婉转点,然后再找个机会,把那陈永生给卖了,可现在一看,人家根本就不吃那套,而且人家也不是傻子,只不过一琢磨,就能想到那陈永生。

    他再扭头看了看朱书记,只见朱书记也正直愣愣的看着自己,而他那神情……邓贵干脆就一咬牙,反正也这样了,陈永生现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了。

    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所以还是你先去下地狱吧,谁让你得罪了你不该得罪的人呢。

    “好吧,确实和金先生猜测的差不多,这次的事情呢,确实是那陈永生打电话指使我来做的。而我也是猪油蒙了心,就真的替他做了。也请您二位多多体谅,毕竟这陈永生我是得罪不起,他在本地,不但是人大代表,还是一位非常有影响力的生意人。您也知道,这生意一旦做的大,就会和我们的上面又很多联系,所以我真的是得罪不起他……”

    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出卖那陈永生了,这邓贵就当然要先把自己和陈永生的那些破烂事,给摘得干干净净。

    “这个陈永生,以前就是我们福都本地的一个混混,二十多年前还因为小偷小摸被打击过,蹲了两年的监狱。后来出来之后,就跟着老家的人一起偷渡出了国,据说最早是去了英国,后来还辗转去了法国,不过他在国外具体到底搞什么营生,就没人知道了。不过以我对这样家伙的了解,他肯定干的不是什么正经的行当。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就发了家,然后就衣锦还乡了,后来还买下了一家药厂,开始专门做医药生意。而他的药也都是卖给莆田那边的医院的,所以可想而知他那药厂出产的到底都是什么质量的医药。曾经呢,因为他的药,也闹出过置病患死亡的案子,不过后来都是被医院还有他这边给强行压下去了。至于现在嘛,我们知道的,就是他在组织地下赌博,而且还玩的非常的大。还有他做的很多事,都有海外洗钱的嫌疑,王先生您放心,既然这次他得罪了您,我们回去之后,就会对他这个案子立案的,要不了一个月,您放心,我肯定弄死他。”

    这邓贵这次可是发了狠,之前陈永生给他的好处,他全都不打算要了,反正这次他就是要弄死这陈永生,因为这次陈永生要是不死,那就是他死。

    王学明没怎么说话,只是笑着举起了酒杯,让邓贵给他填了一杯酒:“诶,咱们现在可是法治社会,不要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有些人既然犯了错,那就交给法律来制裁他,那就最好了。”

    “嗯,对对对,王先生说的极是,这个陈永生确实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

    王学明都已经这样表态了,这邓贵如果还不明白的话,那他真的可以买块豆腐一头撞死自己算了。

    而且王学明这么说了,那不就意味着自己回头不用辞职啦?那可真是太特么好了,今天这事,真不知道到底该说自己倒霉,还是该说自己够运气。

    “对了,那陈永生身边有个朋友,叫卢志强的,你们认识不?”

    邓贵要搞死陈永生,金沐晨一点不意外,可是他更加关心那个卢志强。

    “嗯?卢志强?这个人……”

    邓贵一听这个名字,也是有些犹豫,然后挠了挠头,再看看金沐晨和王学明那比较严肃的神情,于是就连忙说道。

    “卢志强?你们说的是不是一个身材等,长得很白的年人啊?嗯,说起面貌特征吗,好像和这位王先生有点像……”

    邓贵看了看王学明然后大着胆子说道,而一听他这样描述,金沐晨就点了点头。

    “额……原来这家伙叫卢志强啊?那之前陈永生请我吃饭的时候,我还真见过几次,不过那时候,那陈永生再给我们介绍这个人的时候,可并没说这人叫卢志强,只是和我们说,这人是他在法国认识的一位华裔,爷爷是国人,名字叫弗兰克。陆什么的。那家伙国话说的也还不错,自我介绍的时候,说过他是做古董生意的。”

    这邓贵这么一说,金沐晨和王学明就是对上号了,这个弗兰克肯定就是那个卢志强了。

    “他这个人,你们熟悉吗?有没有觉得他有什么异常?”

    金沐晨看了这邓贵一眼,然后伸手拉开了自己身旁的凳子,拍了拍凳子面,示意让他坐下,而这之前一直站在这包厢里,给他们端茶递水倒酒的邓贵,这一下可是有点受宠若惊了。

    他也没客气,就直接坐在了金沐晨的身旁,然后再小心翼翼的看了金沐晨和王学明一眼,然后又看了那朱书记一眼,最后一咬牙,说出了自己对那卢志强的见解。

    “其实吧,我也只是猜。不过王先生,金先生,我不知道你们信不信一个警察的直觉。虽然我这个警察,说实话当得不太称职,可是我毕竟在这个行业干了二十年,见过的人可以说是形形色色,见过的案子也是各种各样。所以不瞒你们说,这卢志强我虽然才见了几次,可是我能感觉的出来,他不是什么好人。虽然他表面上总是一副温尔雅的样子,可是我却能看得穿他那面具的后面,绝对是一个冷血的暴徒。而且他根本是做古董生意的不假,可我觉得,他其实肯定是和那些盗墓贼有勾结,专门做古董走私生意的……”

    听着邓贵这么一说,金沐晨心里是猛然一震,他好像一下想起了些什么,可是那个印象,却始终在他的脑子里非常的模糊,一时间又清晰不起来的样子。

    他挥挥手示意邓贵继续说,而邓贵这时候的态度也是认真无比:“其实你们二位不了解,我们这边的情况,我们这里可不光是国的侨乡,同时也是国走私最严重的省份地区,而且可以说什么都走私,人口什么的都不在话下。不过据我所知,我们这边走私最厉害的,还是古董,因为这个东西最是暴利,前段时间那荷兰那边不是发现了一具人身的坐佛吗?那个其实就是从我们闽省这边走私出去的,而在我们这边有那么一条很厉害的地下产业链,我之前在省队那边就有个朋友,曾经专门督办过一个古董走私案,差点就抓住那个幕后主使了,可是最后那家伙太狡猾,还是给他逃脱了。我曾经看过他们的卷宗,里面那匪首的照片,我觉得就和这卢志强特别的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