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5日午11点,国家电信公司的董事会议终于结束了,周铭这个董事长率先离开,安东尼奥和卡洛斯紧随其后,再然后则是已经和周铭在公司里分庭抗礼的利慕斯还有其他董事,那些董事们都各自回去了自己的办公室,而利慕斯则一直跟着周铭来到了董事长办公室。

    这绝对是国家电信公司爆炸的一幕,要知道自从周铭和利慕斯进入公司的那天开始,他们就处于一种对抗的状态,甚至闹到最后这个公司要被分拆也是如此。可以说他们除了在会议上就没有再碰面过,更别说有什么其他的交流了,然而现在却没想到利慕斯居然跟着周铭去了他的董事长办公室?

    这是什么情况?难不成是这个公司要变天了吗?

    从他们前后的顺序来看,这场公司权力的争夺战的结果已经非常明显了,墨西哥的著名商人输给了外来的华夏人,周铭先生仍然还是高高在上的董事长,至于利慕斯,他就哪凉快哪待着了。

    对于利慕斯来说,他当然也很清楚自己跟在周铭身后去董事长办公室会传达出一个什么样的信号,但他却不得不这么做,刚才的董事会议已经非常明白了,既然已经认输,那有些投名状就无法避免,除非自己可以直接抛下国家电信公司的一切跑路,但那样的结果只会让他输的更彻底,就连教会那边也不会放过他。

    回到办公室坐下,卡洛斯很主动的去为他们泡茶,周铭也很直接的说:“有些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国家电信公司以后就不分什么营业部和建筑部了,我们以前是什么职位就还是回到自己的职位上去。”

    “零元购机的活动还是要继续开展下去,不过所拖欠莱森特电子厂的费用我可以做主先支付其一部分,剩下的暂缓支付。”周铭接过卡洛斯端来的茶水喝一口接着说,“另外墨西哥全国的线路改造也必须马上开始,现在各地线路老化和信号的强弱不一以及私接线路的情况都太严重了,我们必须要改进,这事关用户体验!”

    “不过考虑到整个墨西哥全国各地情况的不一致,以及目前财务状况的紧张,我们可以采取分级改造的方式来进行,也就是把全国各地按区域划分等级,越是重要客户比如商业区写字楼和政府机关以及富人居民区这些,等级越高,也是最优先进行改造的;而像贫民区和一些不那么重要的地方,等级越低,改造可以延后进行。”

    周铭想起了什么补充道:“还有像尤坦卡那样的旅游城市,也是客户比较集的地方,也可以首先进行改造。”

    说完这些周铭看向利慕斯:“这是我最初步的考虑,利慕斯你和安东尼奥有什么其他想法吗?”

    利慕斯愣在了那里:“周铭先生您这是在问我吗?关于国家电信公司的未来决策。”

    “当然了,利慕斯你怎么说都是公司的副董事长嘛,关乎公司未来的决策当然要询问你的意见。”周铭很理所当然道。

    “难道您不计较我之前所做的那些事,我对您说过的那些话吗?”

    利慕斯十分震惊的看着周铭,他原本认为自己跟着过来不过就是等着听候周铭的羞辱和发落罢了,他甚至都准备好要挨周铭几巴掌,还给周铭跪下舔鞋子了,却没想周铭不仅没任何报复或者嘲讽,更是压根就不提刚才董事会议还有自己所做的那些事,直接说的是公司的未来决策。

    “我当然很计较了,你之前所做的那些狗屁事情简直太让我恼火了,不管是针对零元购机项目的阻拦打砸,还是后来分拆公司,我都恨不得把你脑袋给拧下来!”周铭生气道,“你都不知道就因为你做的这些傻b事情,让整个公司的发展延缓了多少,否则我也不至于现在把零元购机和线路改造这两个项目同时搞了!”

    利慕斯羞愧的低下了头,周铭也叹了口气:“正是因为已经耽误了这么多的时间,所以我们现在才更要争分夺秒才行,否则要是真把事情给搞砸了,那我们就都是国家电信的罪人啦!我倒是无所谓,反正我只是过来捞钱的外国人,那利慕斯你和安东尼奥可就得给全体墨西哥人谢罪咯!”

    这突然的反转让利慕斯又抬起了头,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周铭:“周铭先生,您……”

    周铭笑了笑:“其实之前我也想过直接把你给从国家电信公司给赶出去算了,但你刚才的表现还是很让我惊讶的,我觉得如果你在,国家电信未来的发展会更好。”

    利慕斯沉默了半晌:“那……您就不担心我会再背叛您,给您制造更大的麻烦吗?”

    周铭却反问他:“你难道背叛过我吗?我一直认为我们之间是对手关系,至于麻烦,这的确是很需要担心的,但是你吃饭吗?”

    利慕斯傻眼了,他一脸茫然的看着周铭,完全不明白周铭这个时候问起吃饭这个问题是为什么,难道还有人不吃饭吗?可不吃饭不应该早就饿死了吗?

    周铭给了他答案:“很显然我们都是吃饭的,我不知道利慕斯你有没有被饭噎过,或者看别人被饭噎过的经历,那是非常痛苦的,可不管再怎么痛苦,我们也不能放弃吃饭对吧?所以我想说的就是,就算你会给我制造麻烦,我也要这么做,总不能有风险就退缩吧。况且就算你搞出了麻烦,我解决不就行了吗?”

    利慕斯被震惊了,那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震撼。

    作为墨西哥最成功的商人之一,利慕斯很清楚的知道那一句“我解决就行”,可并没有听起来那么简单,而是需要真正由心底散发出来的强大自信。

    这才是利慕斯梦寐以求的大亨风范呀!

    曾几何时利慕斯以为自己已经达到这个高度,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了,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接受杰弗森那边的意见,任由周铭买走国家电信公司的股份让他来当这个董事长,可后来他才发现自己错的有多么离谱。

    从进入了公司以来,自己就一直在处处针对周铭,甚至还有马龙派教会在背后推波助澜,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然而就是这样,自己却仍然拿周铭毫无办法。反倒是周铭一步一个脚印的想出一个个办法破除了自己的针对,把公司经营的越来越好。

    想到这里,利慕斯觉得自己根本连对方的一个脚趾头都比不上。

    “作为一个失败者,周铭先生您夸我的话不觉得就像笑话一样吗?”利慕斯苦笑问。

    “为什么会是笑话呢?”周铭反问他,“或许你以为我是在向你诏安,但其实并不是的,我只是在找一个合作者,毕竟这个国家电信公司太大了,我一个人的能力和精力也都有限,不可能照顾的面面俱到,更重要的一点,很多公司的高层都对我有非常深的偏见,只有利慕斯你成功的收服了他们。”

    “那么周铭您又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跟您合作呢?”利慕斯问。

    周铭毫不犹豫回答:“赚钱,利慕斯你和我都是商人,我们都不会做出那种把已经到了手边的钱再丢掉的愚蠢事情。”

    “所以你是让我背叛那些人?”利慕斯又问。

    周铭知道利慕斯口的那些人所指的是谁,于是摇摇头对他说:“如果是这样,我绝对不会向你提出任何的合作请求,因为一个会背叛的人,我信不过,而利慕斯你只是需要抛弃一些过去,去创造一个属于你自己的商业成就,而不是别人的附庸。”

    利慕斯再一次被震惊了,因为这番话完全都说到了他的心坎上。

    他再一次陷入了沉默,他的手有些轻颤的拿出了一盒雪茄,然后从拿出一根点燃放在了自己的嘴上一口一口狠狠吸着,仿佛不要命了一样。

    周铭的办公室里是不允许吸烟的,但这一次周铭并没有阻止,还让卡洛斯给他拿来烟灰缸,而周铭自己则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他抽,因为周铭知道他需要考虑的时间。

    而不知过了多久,当利慕斯手上的雪茄几乎要烧到他手指的时候,他才终于放下了烟,最后对周铭说:“我想我被您说服了。”

    周铭又摇摇头:“我想你并不是被我说服了,而是你自己也有一颗不屈的心。”

    利慕斯苦笑一下:“或许吧,那么现在我首先要做些什么?”

    周铭也不客气的下了命令:“那些董事,我需要你去解决他们。”

    利慕斯深深看了周铭一眼,眉头也拧成了一个川字,嘴巴动了动想说什么,不过最后还是轻轻点头:“我明白了。”

    随后利慕斯起身又对周铭说:“我利慕斯这辈子没敬佩过谁,周铭先生您是唯一一个!”

    安东尼奥这时也跟着说:“我也有和利慕斯先生一样的想法,不过我有些不一样,我敬佩的人很多,比如传奇的哈鲁斯堡家族,比如唯一的罗斯福,他们之间原本并没有排序,但是现在,我想把周铭先生您排在第一!”

    卡洛斯站在周铭的身后,他激动的浑身都在发抖。

    这才是周铭,这才是真正的周铭先生呀!

    从见到周铭的第一眼,卡洛斯就能断定周铭先生绝不简单,也正是如此,他才心甘情愿的跟着他走出莫利亚。

    ……

    送走了利慕斯和安东尼奥,周铭拨通了凯特琳的电话,这是他们的习惯,由于时差的关系,午有空是最适合的时间。

    “国家电信公司的事情全解决了?”凯特琳问。

    对于凯特琳,周铭不需要有任何隐瞒:“没错,我今天召开了董事会议,和利慕斯还有营业部的董事们都全部摊牌了,面对高达两亿比索的债务,他们根本无力承担,只能接受我的建议取消之前股东大会关于分拆公司的决议,恢复原本国家电信公司的状态。”

    周铭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不过在会议以后,我还做了一件蠢事。”

    “嗯?”凯特琳说,“让我猜猜,是你留下了那个利慕斯要跟他合作对吗?”

    “没错。”周铭回答,“因为他在这次董事会议上的表现很让我惊讶,如果没有我的出现,我相信他假以时日一定会成为世界首富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可不算是什么蠢事。”凯特琳说,“或者在我看来,这才是你今天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