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峥老老实实闭上嘴巴。

    跟女人讲道理,有时候是说不通的,特别在这种事情上面。越纠缠,对方越来劲,越要跟你分辨得清楚明白。

    他不着痕迹的转移话题道:“今天我还碰到峨缨的幕后主使人,那是个穿白衣裳的女子,可惜蒙着帽帘,能隔绝探视。她给我一种很奇怪感觉,这女人,我极有可能认识。”

    果然,诗琳、桃香成功被转移走话题。

    诗琳嘲笑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看看,估计也就是你以前欠下的风情债,这下债主找上门来。”

    本来随口一说,郑峥身体竟然僵硬在那里。

    诗琳看她反应,竟然带着一丝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酸溜溜醋味道:“果然是这样。”

    桃香瞪着圆大眼眸,也是气不打一处,只能恶狠狠出声道:“郑峥,你给我记住了,若是容儿有什么差池,唯你是问。”

    这到什么和什么啊。

    郑容也是自己儿子好不好?他出事了,比谁都急。不过心里还是忍不住想起之前看到白衣女子进的感觉,加上诗琳刚才一番调戏之言,一个本来不太确定的身影,彻底在脑海里凝实起来。

    见他依然没有回神,桃香情不自禁拧了一把胳膊,下手也挺重的,可见美女气的不轻道:“还在想那个妖女啊?”

    虽然不是很痛,但郑峥最终还是回过神,哭笑不得道:“小弟哪里有你们那想的那么不堪?只是忽然发现漏掉一个重要细节,”

    桃香满脸狐疑道:“真这样吗?”

    诗琳哼哼道:“那就说出来听听,别以为姐们好忽悠。”

    郑峥苦笑连连道:“他们处心积虑,不太可能随便找个地方就让容儿去吧?而且别忘了峨缨这批人,肯定跟佛门有关系。”

    两个女人都是聪明绝顶之辈,听到这话,似乎明显些什么,急忙问道:“那你的意思是?”

    郑峥沉声道:“只要查查离沉香谷最近的寺庙,肯定会有一些收获。就算不是主巢穴,也肯定是窝点之一。而且他们这么耗费周折布局抓容儿,到底图着什么了?”

    桃香想也不想道:“那还不简单,控制容儿,就是控制住光暮城军队。经过这几十年的南征北战,你这儿子威望早已深入人心,在光暮城称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也不为过啊。”

    越想越深,越想越感觉有些不妙,郑峥沉吟片刻,忽然语出惊人道:“这恐怕只是表面章,她们的最终目地,应该就是我。”

    诗琳、桃香顿时大吃一惊道:“郑容身份掩藏的这么深,应该没人知道才对吧?”

    郑峥冷笑道:“恐怕他跟天府及小弟的关系,早已经暴露了。”

    诗琳很快明悟过来,不由恨恨道:“肯定是峨缨从悦王嘴里知道的。”

    郑峥深吸口气,表情从未有过的凝重道:“所以此次沉香谷一行,我们要做好最坏打算,敌人远远比我们想像的要复杂阴险许多。”

    话说到这里,气氛变的沉闷许多。

    这时郑峥忽然朗笑道:“你们也别想的太多,这事还不定是谁坑谁呢。他们只知道郑容是我郑峥之子,天府的少宗主,却根本不知他的真正来历,最厉害的地方是在哪里。”

    桃香没好气瞪了眼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笑的出来。”

    “哈哈哈……”

    清风戒短途速度虽然快的惊人,但长途飞奔却不是优势,所以半天后,人就换趁诗琳的云光帕,一路争风夺秒赶过去。

    半天后,郑峥到达崇明城。

    一路走,一路问,一路找,没多久,就进入连绵起伏的武翼山。这只能算是光暮余脉,山势也算不上陡峭险恶。向导又简单指明沉香谷方向,这才拿着赏钱,一脸唏嘘不已离开。

    又翻过几座大山,前方一片青山秀水。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潭湖,水很清澈,都可以看到各种鱼儿在游来游去。上面浮立着几块巨大圆滑的怪石,有点像大龟。湖水一面是绝壁千仞,刀削般光滑,另一面却有条绿意盎然,长满藤萝的林萌小道,各种野花盛开,诗情画意,讲不出的优美。

    郑峥指着那里,深吸口气道:“那里应该就是通往沉香谷入口方向,我们过去。”

    东方诗琳示意道:“大家小心点。”

    沿着溪边小道,郑峥人虽然谨慎,但艺高人胆大,速度依然十分快捷。踏入谷口,穿过一线天,走出一小片森林,眼前豁然开朗。

    这里给人第一感觉,就是香。

    地上、植物、石壁、水到处长满各式各样的花朵,有些很普通,有些却叫不出名字。林林总总相加在一起,有种万紫嫣红,千舸争流,百花争艳的感觉。

    难怪这里叫沉香谷。

    来到这里,就算有再多烦恼,再多不开心,也会沉下心思,洗涤尘埃,静静感受这淡雅清香的世界,淡伯宁志。

    郑峥走了两步,忽然蹲下来,手拿着一株普普通通野花,手盛满香味,脸上全是思索之意。

    桃香忍不住好奇道:“郑峥,你有什么发现吗?”

    郑峥揉碎手野花,上面沾着不少绿汁,随手擦掉,这才站起来,脸色显的十分平静道:“这应该叫醉云香,我们所嗅到香味,全都是它散发出来的。”

    桃香微微有些吃惊道:“这花香味怎么这么浓?”

    郑峥解释道:“这就是醉云香最奇特的地方,若不是药师,一般人根本不知道它的特性。简单的说,这是种能吸收气味,转而化成自己独特香味的花朵。气味越杂,香味越浓,转化出来的效果越明显。”

    诗琳瞬间明白郑峥意思,显的很懊恼道:“也就是说,我们根本无法从气息上面,判断郑容是否有出现过这里,随后又往哪个方向去了。”

    郑峥并没说话,只是沉重点点头。

    档香有点心急道:“那我们分开寻找吧,肯定会有什么线索留下来。”

    郑峥却制止道:“先不急,你们看看这里。”

    两位美女目光,再次被郑峥的话给吸引过去,顺着他的指头,很快看到一个不太起眼地方。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