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烤山牡蛎,韩宣肚子被撑得饱饱的,骑着蓝黑虎奥巴玛,前往一片杉树林里采集鸡油菌菇。

    前几天刚下过一场雨,黄色蘑菇的数量挺多,很快采到满满一篮子,沿原路返回往家走。

    路上遇见牛仔或者游客,他们都会很惊奇地询问“老虎怎么了”、或者“哪来的黑色老虎之类”,说它是奥巴玛时候,很多人不相信。

    就算相信,也会问干嘛把它染成这种颜色,根本不知道世界上竟然会有天然的黑色老虎......

    罗塔湖边柳树下面,有一群孔雀栖息在那。

    它们是去年买火鸡苗时候,韩老爹顺便买回来当观赏宠物的,总共三十只,其中还有一只黑孔雀、一只白孔雀。

    孔雀的变异率大约为一千分之一,就是说一千只里面,便有可能产生一只变异孔雀,并不算稀罕,有可能变成黑色、也可能变成白色,它们都是蓝孔雀的后代。

    雪山牧场饲养的这些,除了两只变异的,其他全部属于蓝孔雀,脖子和前腹部为蓝色,绿孔雀没有蓝孔雀耐寒,蒙大拿州这边没人会买。

    路过时候,恰巧见到一只蓝孔雀正在开屏,抖动着尾巴,跟极乐鸟一样,它们也是鸟类中的跳舞高手,不过没有极乐鸟的舞蹈夸张。

    韩宣曾经在雪山动物园见过一次,当华美极乐鸟为了吸引异性变身成舞蹈大师时候,搞笑的舞蹈动作和奇怪外表,能笑死人。

    奥巴玛驮着韩宣,绕过喷泉来到家门口,韩宣发现有辆福特老皮卡正停在路边,车牌来自于俄亥俄州,记忆中牧场里没这辆车。

    以为又有游客上门,韩宣觉得开度假村似乎是个错误的决定,比以前热闹了没错,也带来不少利润,可游客们仿佛看不见路边“禁止靠近”的牌子,经常跑到自己家这里。

    从奥巴玛背上跳下来,对老妈的保镖辛迪小姐说:“谁来了?”

    保镖乔治喜欢辛迪很久,可惜每次刚有点进展,韩宣就从牧场离开,这让乔治挺无奈。

    辛迪去年刚从军队退伍,对待乔治态度总是不冷不热,她在参军前已经结过一次婚,和丈夫的关系只持续两个多月。

    美国二婚就像喝水、吃饭一样平常,乔治对此毫不在意。

    她面带微笑告诉韩宣说:“好像是纪录片导演,我不清楚,他们在和你母亲聊天。”

    “纪录片导演?又来?”

    英国BBC为雪山牧场拍过记录片、ABC电视台也拍过、探索频道更是制作过一个专题系列节目,长达二十集,从方方面面揭露雪山牧场的神奇事件。

    韩宣提着篮子进门,脱掉鞋袜换成拖鞋走进去,只见一男一女和老妈面对面坐着,年纪大约在四十岁左右,放下装满鸡油菌菇的篮子走过去,微笑打招呼。

    老妈介绍说:“这两位是霍耶尔夫妇,他们正在拍摄一档驯鹿迁徙记录片,想要请你帮点忙。

    我刚才看过他们拍摄的雪豹,画面效果非常棒,他们用两年时间才拍出一集,总共在雪山上待了一年多,这个职业真伟大。”

    “驯鹿?它们不是走了么?”韩宣问道。

    北美大陆的驯鹿迁移活动,已经持续无数年。

    每年夏季到来之前,分散在北美大陆上的无数驯鹿群,会迁移到北极冻土附近生育幼崽,冬天时候再一路往南,返回气候温暖的地方。

    千百年来,它们保留着这种本能从未改变,无论怎样极端的地形,都不能阻挡驯鹿脚步,所以夏季时候,在雪山牧场野外,几乎没可能看见驯鹿。

    霍耶尔先生坐直身体,点点头开口:“以前是这样没错,但今年我们发现,有一小批驯鹿留在冰川国家公园和弗拉特黑德国家森林公园里没有走。

    夏天气温高,山上雪化得很快,我们在拍摄时候见到很多驯鹿的尸体。

    它们的皮毛层很厚,体内热量散发不出去,中暑后很快就会死亡。

    我们在海拔一千八百米左右的冰山湖,也看到了驯鹿的踪迹,留下族群数量大约有七百只,而其他驯鹿已经到达北极冻土附近。

    后来调查发现,在和加拿大的交界处,设立了长达三百公里的防护栏,曾经是为防止不列颠哥伦比亚狼南下,现在却成了阻挡驯鹿北上的障碍。

    这个季节本应该是驯鹿繁殖季节,但它们并没有交配的迹象,分散在各座雪山上。

    随着雪线越来越高,因为食物短缺,那些驯鹿必须要下山,再加上高海拔缺氧,我怀疑它们能不能安全撑过这个夏天。”

    “你需要我为它们做什么?”韩宣坐在老妈身边,问霍耶尔夫妇说道:“撤掉那些防护栏么?

    我可以和州长谈谈这件事,应该没问题。”

    “这可能不够……”

    霍耶尔夫人看了看自己丈夫,继续说:“我们希望你想办法,将这些驯鹿送到冻土圈去。

    它们识别方向的能力很棒,秋天时候可以自己跑回来,那些老驯鹿认识回来的路。

    迁徙路途中会经历自然淘汰过程,不然这支驯鹿群可能会逐渐衰落。

    我知道你最有爱心,你的动物保护组织救助了很多动物,所以我希望你能帮帮它们。”

    把几百只驯鹿送到加拿大北部,算不得什么大事,最多只是麻烦点而已。

    韩宣不清楚这对夫妇,是真的想要帮助驯鹿,还是借自己来营造节目效果,用眼神在他们脸上扫视。

    不过驯鹿是无辜的,今年夏天比较热,弗拉特黑德雪山顶端,只剩下一小片白色,可能会全部化掉。

    考虑几秒便给出回复说道:“好吧,我答应你们了。

    我去想想办法,先让人把那些驯鹿捉起来,看怎么能把它们迅速送过去。”

    霍耶尔夫妇听到这个消息开心坏了,不停对他说着上帝保佑之类的。

    将夫妇两人送走,韩宣老妈问道:“儿子,你打算怎么送那些驯鹿去北极?”

    “准备些冰块,直接用几节列车运过去最方便。

    我去找动物警察局的人帮忙,弄些麻醉枪过来,鸡油菌菇摘回来了,我爸呢?”

    “楼上,跟你爷爷打电话。

    当年让他去SOS集团实习,死活不愿意,现在竟然鼓捣着要做生意了,真搞不懂他脑子里怎么想的,你找点人帮帮他,不然肯定会赔本。”

    韩宣明白肯定是早上时候自己的那番话,给了老爹启发,点头回答说:“嗯,我会让人帮他筹建工厂,稳赚不赔的生意,你不用担心……”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