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抚摸着白起脑门上柔顺的毛发,李齐的肚子开始抗议了。

    “也是,都过了三天了啊!”李齐看了看表。

    “走!白起,我们下馆子去!”李齐当先向外走去。

    走出楼,李齐拿出手机,接上刚买来的费子弹充电宝,给童谣拨了过去。

    通了。

    “喂!童谣!我回来了,你在哪呢?”

    “李齐你醒过来了!”童谣清脆的声音从听筒中响起。

    “嗯,刚醒来,现在很饿,我带白起出来吃点东西,你要不要来?”李齐语气温和道。

    “好的,我这里还有课,就不去了,你这几天不在,我也替你请过假了。”童谣笑着说。

    “谢谢你童谣!”李齐顿时幸福感爆棚,“晚上来我这里吧!”

    “你又在憋着什么坏主意啊!”童谣语气揶揄。

    “怎么可能!就是好久不见你,想你了!”李齐大笑。

    “嗯。”童谣轻声应了一声,“我也想你了。”

    李齐心中柔软一片。

    “那晚上见!”

    “嗯,晚上见!”

    等童谣挂了电话,李齐这才收起手机。

    瞅了瞅小区附近这几个饭店,李齐向右转选了个新开业的。

    刚进门,没由得就感到一丝凉意,进门一看,倒是没人在吃饭,只有一个老板娘样子的中年大妈在前台坐着玩着手机。

    李齐进来也没有引起她的注意,只是突然李齐眉头皱起,感应着什么。

    “吧嗒”一声,李齐不小心将脚下的垃圾桶带倒,声音惊动了那老板娘。

    “呦,来客人啦!”

    “来,坐坐坐!”老板娘手里拿来不锈钢茶壶和杯子,麻利的倒好了茶水。

    “小伙子吃点什么,这是菜单。”说完热情的把手中做工精致的菜单拿到李齐眼前。

    回过神来,李齐坐下,心中想着,吃完再说。

    “老板娘,一份大盘鸡,一份青笋炒肉,再来个千页豆腐和十份牛大骨!”李齐没看菜单,随口说出几道菜名。

    白起慢悠悠的跳上对面的板凳上。

    “哦?”老板娘看着李齐点那么多有些惊讶,“小伙子点那么多是要打包吗?”

    摇了摇头,李齐说道:“不是牛大骨是给我这宠物的,我不打包,老板娘你放心,我吃的完。”

    “好吧!我是怕你吃不完浪费了,现在不都是倡导什么光盘行动吗?我们可不能浪费粮食!”老板娘也是个朴素的人,说着。

    “是是,老板娘就赶紧做吧,饿得不行了!”李齐摸摸肚子。

    “好嘞!”老板娘拿起菜单向着后堂走着。

    李齐抿了口杯子里的茶水,只见温热的茶水中却透露有一丝淡淡的冷意,直入肉肠,这让李齐不由得双眼微眯。

    不一会儿,老板娘端着大盘鸡走过来,放在李齐的桌子上,轻道:“请慢用。”

    李齐点点头,拿起消毒卫生筷夹起一块鸡肉,送入口中。

    嫩肉入口,香气四溢,唇齿留香,李齐闭住眼睛感受着。

    果然,这肉质中有着难以察觉的一丝丝寒冷渗入体内,在滚烫可口的香气掩盖下,神不知鬼不觉。

    不过李齐不是凡人,自顾的大口大口的吃着。

    吃着还夹起几块拨给眼巴巴看着的白起,白起张起大嘴囫囵咽下肚,一副陶醉的样子。

    紧接着剩下两道菜也马上出来了,最后是给白起准备的的十份牛大骨。

    一人一兽发出嘎嘎吱吱的咀嚼声,还好这不是晚上,否则肯定十份吓人。

    不到一刻钟,一人一兽眼前已经一丝残渣都不剩了。

    “啊!好吃!”李齐饮下一杯茶水道。

    老板娘听到李齐的满足的夸赞,站在柜台温和的笑笑。

    用餐巾纸擦了擦嘴角的油渍,李齐又打了个嗝,显得有些意犹未尽。

    “老板娘!结账!”李齐将手中的纸巾揉成团丢进垃圾桶内,招呼道。

    “来嘞!”老板娘笑眯眯的走过来。

    “一共是四百六十三元,看小伙子你消费那么多,给你打个折,给四百五十就行了。”

    李齐点点头,从钱包中取出五百元给老板娘找零。

    收好找的零钱,李齐并没急着要走。

    而是看着收拾餐盘的老板娘问道:“老板娘,你这儿是不是死过人?”

    “什么!”老板娘先是一哆嗦,然后用惊恐的神色望着李齐。

    “没···没没有的事!”老板娘结结巴巴的回道,“我这儿怎么会死过人!”

    “哦?那难道你在这里呆了那么长时间身体都没有什么不适?”李齐玩味道。

    虽然看不出来这老板娘是否有病,但李齐能感受到老板娘的气息已经不是很正常了,隶属阴的女子尚且如此,若是男人长时间待在此处,怕是早就病入膏肓了。

    “这这······”老板娘一时语顿,“小伙子,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来的,但我这里确实没死过人,你吃完就离开吧!”

    说完急急忙忙收拾完餐盘,就要走回后堂。

    “等等!”李齐及时叫住。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但你这里确实有问题,并且我也有办法解决。”李齐说道。

    老板娘身形一颤,手上的餐盘险些掉地。

    “小先生你先等我一下。”老板娘没有转身,声音颤抖的道。

    李齐应道。

    不一会儿,老板娘从被布帘遮住的后堂走了出来,眼圈红红的,身后还跟着两个和她一般年岁的两个大妈。

    老板娘朝着李齐点点头,让另外两个大妈坐在一旁,自己走到门口,在外面挂上暂停营业的牌子,又将门锁上,这才走近了坐下来。

    看着李齐,老板娘欲言又止。

    “没关系,老板娘你尽管说,我既然说有办法就一定有办法。”李齐出出言说道。

    “小先生,我这里确实死过人。”老板娘承认道,身旁坐着的两个中年大妈都耷拉个脑袋,没有言语。

    “这个我知道,你继续说。”李齐点点头。

    “这间铺子是我和我当家去年盘下来的,没花多少钱,本来还不知道,后面听附近的老街坊说的这商铺三年前死过人,就是原来商铺老板。”老板娘声音很轻又有着一丝伤心的味道。

    “后来这商铺老板的儿子接手后就直接出售了,但一直没人愿意买,直到去年我和我当家的买下来,只怪我们当时不知道这件事,图便宜就买下来了。”

    “本来没什么事的,平时饭店生意都是我那当家的在照顾,只是,只是没想到不到半年的时间,我那当家的就得了恶疾住院了,医生都没检查出来到底得了什么病。”老板娘淖目垂泪。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