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逸哪里管月霓裳喊什么,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没一会儿,屋中遍地都是衣衫,传来了月霓裳那亢奋的声音。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云收雨歇。

    此时月霓裳躺在林逸的怀抱当中,俏脸之上还有刚刚的温存过后的红润,整个人洋溢着幸福的喜悦。

    月霓裳虽然号称交际花,可实际上并没有和男人发生过关系,也就是和林逸发生过关系,后来和林逸发生了关系之后,月霓裳尝到了这种事情当中的好处,慢慢的也就变得有些喜欢这种事情了,林逸一个月没来,月霓裳都快变成深闺怨妇了,这一刻彻底得到了缓解,暴躁的心情消失了不少,重新变成了那个小女人。

    “喂,你小子今天主动来了,是不是有事情?”月霓裳随口问道。

    女人的第六感总是那么强,林若烟发觉了,月霓裳也发觉了,以往和林逸做这种事情远远没有今天这么长,所以月霓裳觉得林逸有事情,仿佛是离开之前的告别一般。

    “嗯,确实有事情,”林逸动了动身子,靠在了一旁的抱枕上面,月霓裳拿起一支烟,帮林逸点上,林逸抽了一口之后这才道:“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嗯?去干什么?”月霓裳的小心脏瞬间紧绷了起来,别看她一遇见林逸说些不喜欢的话,可实际上心里面特别关心林逸。

    林逸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国外有些事情需要我亲自去一趟,这一去大概十天半个月,也有可能一两个月!”

    月霓裳点了点头,心中虽然不愿,但还是道:“嗯,不管去干什么,都要注意安全,你要是一不小心挂了,那我们这些女人可就全部变成寡妇了。”

    林逸哈哈一乐:“你放心吧,这世界上能杀了我林逸的还在娘胎里面没出生呢!”

    “看把你能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呢!”月霓裳没好气道。

    “那是,我如果没有本事你能看上我吗?”林逸笑着道。

    月霓裳没有说话了,事实上就是这样,如果不是林逸那一次为她出手废了张成虎,不是林逸为她在东莱大杀四方,血洗东莱王室,她恐怕还真看不上林逸。

    月霓裳虽然名声不太好,号称交际花,可实际上眼光也高的很,一般男人根本入不了她的法眼,要不然那么多世家大族的子弟都对她有些意思,她又怎能视而不见呢?

    “舍不得你,我不想你走……”月霓裳的脑袋使劲的往林逸的怀抱当中钻,忍不住撒娇了起来。

    林逸则是轻轻的抚过了月霓裳的香肩:“放心吧,我很快就会回来的,乖!”

    “嗯!”月霓裳点了点头,却是紧紧的揽着林逸的娇躯。

    倒是林逸,挣脱开来,一把抱住了月霓裳。

    月霓裳如同被踩了尾巴的小猫一般,瞬间跳了起来,紧张道:“林逸,你要干什么?”

    “马上要走了,当然是一下子玩够本了啊,要不然离开这么长时间,还不要把我憋死啊!”

    说着林逸就开始动手,月霓裳一开始还有些用劲的挣脱,可是后来就开始迎合了起来,她也有些舍不得林逸,所以才会配合,换了以前,不废点力气可制服不了她,毕竟是洪天集团当初培养起来的王牌杀手。

    过了好长时间,两个人仍旧紧紧的抱在一起。

    “我离开的这些日子里,你可要保护好林若烟。”林逸随口道。

    月霓裳则是轻轻的点了点头:“你放心吧,我和林若烟现在的关系也不错,没问题的。”

    林逸这才点了点头:“要是林若烟出了什么事情,我可绝饶不了你!”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月霓裳嘟起了粉嫩的小嘴,没好气道:“你还是不相信我,你放心吧,如果林若烟遭到了不测,那坏人肯定要踏在我的尸体上面,不然我绝不会答应!”

    “我也不想你出事,你也给我小心点,万一回来了哪里受伤了,我也不答应!”林逸轻哼一声道。

    月霓裳捧住了林逸的脸庞,在林逸的额头上面轻轻的吻了一下:“我的男人,你放心吧,不会的,我一定会乖乖的听话,不让你担心!”

    听到这里,林逸才点了点头:“这才像话嘛!”

    月霓裳紧紧的靠在林逸的怀抱当中,林逸也紧紧的揽着月霓裳的娇躯,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就这样紧紧的抱着,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月霓裳的眼前有些迷离了,笑着道:“林逸啊林逸,你就是我的克星,以前我可从来没有动一个男人这样动心过,你说你就是离开一小段时间,可我怎么总感觉像生离死别一样啊!”

    “哼,闭嘴,再说小心我割了你舌头!”林逸挑了挑眉毛,没好气道。

    月霓裳则是吐了吐小舌头,不再说话。

    就这样搂在一起,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林逸才离开。

    林逸离开的时候,月霓裳穿着薄薄的睡衣站在阳台就这样目送着林逸离开,抿着小嘴唇,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肩膀,在寒风当中瑟瑟发抖,却仍旧不愿意离开。

    林逸并没有回头,就这样直勾勾的走了,不因为别的,就因为他不敢回头,他害怕看到月霓裳那不舍的表情之后就不愿意离开了,所以他有些绝情,离开的时候不回头。

    一直等林逸彻底消失在了眼线当中,月霓裳这才离开,却仍旧一步三回头。

    倒是林逸,坐在车子上面点上了一支烟,回想着刚刚的事情,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现在的他已经变了,不像以前似得像个拼命三郎,天老大我老二,谁敢惹我我杀他全家。

    现在的林逸已经有些怕死了,他真的不想抛弃了一直跟随在自己身边的这些女人们。

    离开了之后,林逸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最后开着车子去了水吟月的住所,虽然和这个女人的交集并不多,而且两个人之间也没有人们嘴中说的那种感情,可林逸还是去了。

    水吟月睡的正香呢,听到了外面的门铃声赶忙走了过来开门,打了一个哈欠:“谁啊!”

    “是我!”林逸笑着道。

    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水吟月立刻睁大了她那一双漂亮的美眸,仔细一看发现是林逸,立刻愣住了:“林逸,是你?”

    “没错,是我,怎么,不欢迎我吗?”林逸的双臂环胸,饶有兴致的望着水吟月。

    “欢迎欢迎,当然欢迎了,快,里面坐!”水吟月赶忙道。

    林逸走进了这个小房子,看到里面收拾的还算可以,挺简洁的,也不顾别的,就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面,饶有兴致的望着水吟月,水吟月的睡意也消散了不少,笑吟吟的给林逸泡上了茶,然后坐在了林逸的身边:“你今天怎么想起来来我这里了呀,你是怎么知道我这里的?”

    “我知道的事情可远远比你想象的多!”林逸笑着道。

    水吟月则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也不再追问下去了,只是轻轻的靠在了林逸的肩膀上面:“我等这一天已经很长时间了!”

    “呃……”

    一下子林逸脸上一头的黑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水吟月看到林逸这个模样,不解道:“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

    “当然不对了,”林逸没好气道:“你水大小姐又不是那些风月场所的烟花女子,可是水家的大小姐,我怎么能把你当成那种人呢?”

    水吟月愣了一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倒是林逸,轻声道:“我来就是让你盯着一点古风他们,要不是因为我现在有急事,哼哼,我真想现在就解决了他们几个!”

    听到林逸的话,水吟月不解道:“怎么了,你遇到什么事情了?”

    “是遇到一点小事情,我要出国一趟,不过你放心,我很快就回来了,等我回来,就是他们古家、张家和沈家的噩梦,”林逸冷哼一声道:“你这些天给我盯紧他们,万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你就告诉月霓裳,她知道该怎么办!”

    “嗯!”水吟月轻轻的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对了,”水吟月过了一会儿突然道:“中华阁的人这些天来华海了,好像在密谋者什么,可是我到现在都还没打探清楚。”

    “他们来能有什么好事情?”林逸没好气道:“我现在捏住了他们的把柄,他们现在是要来杀人灭口的,杀就让他们杀吧,无所谓的事情,等我回来教训古风他们的时候瞬间就把中华阁给收拾了。”

    “中华阁可不是你说收拾就收拾那么简单的!”水吟月无奈道。

    “一群老不死而已,确实,他们有些身手,可我还就不相信他们不害怕子弹,到时候给他们几枚炮弹,让他们彻底死绝就算了。”

    水吟月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别人说这话,她就只当是一个笑话听了,可林逸说这话她一点也不敢含糊,因为林逸确实敢这么做。

    “行了行了,我就走了,不在这里待了。”林逸站起身来:“交代你的事情记住了。”

    “放心吧,我记住了!”水吟月笑了笑,然后送林逸离开。

    下了楼,一辆车子开到了林逸的身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驾驶座上面坐着的正是美姬子,此时的美姬子全副武装,别看她的衣服紧绷,实际上衣服里面什么武器都有。

    倒是林逸,此时身上的放松全部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有些沉重:“美姬子,你收拾好了?”

    “嗯!”美姬子轻轻的点了点头:“已经准备好了,就和主人一起去。”

    林逸应了一声,然后一挥手:“走!”、

    美姬子脚底的油门一踩,车子瞬间如同火箭一般窜了出去,倒是楼上的水吟月,此时正透着窗户望着林逸,秀眉轻蹙,过了一会儿轻轻的摇了摇头,林逸啊林逸,你小子可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我还以为你是来干什么来了,原来就是说这样一个事情啊,简直就是浪费感情,真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话是这样说,可水吟月的表情仍旧沉重了下来,马上拿了一个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待电话通了之后,冷声道:“从今天开始,我们所有的眼线都盯着古家、沈家和张家的动向,尤其是古风、沈从文和张成虎三人。”

    那边水家的手下不由的一愣,听着水吟月的语气感觉到有一点不对,立刻严肃了起来:“是,大小姐,我知道了!”

    说完这番话电话就断了。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