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锐眼皮子一跳:“你这是……要求很高的意思?”

    苏先凯负责着g蛋白组,独立完成的研究,只需要将通讯作者署名为杨锐就可以了,第一作者等等,都是组内自由分配,杨锐并不干涉。?

    同样的,杨锐丢给苏先凯的经费,也是由后者自由分配的。

    这种状况下,苏先凯就等同于杨锐集团下属的分公司,他要求杨锐带队指导,就等于分公司要求总公司直接出面,唯一的原因,只能是困难太大,以分公司的资源完全无法完成。

    苏先凯将话说出口了,人也显的轻松了一些,笑道:“据我所知,国外有好几个实验室都在关注这个项目,如果我们要做起来的话,起码要1oo万美元吧。”

    “1oo万美元?”

    “是,比如离心机,现在起码需要台以上,才能保证后续研究的正常进行。”

    “1oo万美元啊。”杨锐呵呵一笑,心道,1oo万美元要是能做出g蛋白偶联受体的维结构,我做梦都能笑出来啊。

    苏先凯说出这个数字,证明他确实没什么进展。

    离心机才是哪到哪啊,连个开始阶段都称不上……

    再过1o年,苏先凯再说这个话,起码要在后面加个零。

    不过,十年以后的苏先凯,也不会主动要求做副手了。

    要不要现在好好的榨一榨年轻的苏先凯?

    杨锐不禁邪恶的思索起来,毕竟,再过个十年十几年的,他也熬不动夜,加不动班了。

    “你真的想做这个项目?”杨锐郑重的问道:“你可要想清楚了,做这个项目,是很辛苦的,而且,你要我带队指导,那做出来的成果,写出来的章,你最好最好的情况,就是并列第一作者,对外界来说,你就是我在我指导下进行操作的副手。不可能再像是之前一样,独当一面了。”

    “只要能做项目,小喽啰我也认。”年轻气盛的苏先凯眼神都在冒光,就国目前的情况,还真没有几个人,有资格参与到百万美元级的项目去。

    杨锐缓缓道:“开工没有回头箭,这个项目做起来,我也许有点累,你是连伸舌头的精力都不会剩下的。”

    “我不爱伸舌头。”

    “那问题解决了。”杨锐拍拍手,道:“明天开会,你也问问组内的意见。”

    “是。”苏先凯斗志昂扬的走了。

    杨锐看着苏先凯的背影,心莫名的涌起了一片激情。

    终于,也要做次跨膜郎了吗?

    生物学家踏足g蛋白偶联受体领域,就像是登山者攀登珠穆朗玛峰一样,简直带着一种天然的仪式感。

    尤其是拥有大型实验室的学者,当他们动用实验室的力量的时候,他们的目标,显然不是给水准相同的学者去做扫尾的。

    不是做扫尾,那就是要独立的做出创新性的成果,而在g蛋白偶联受体领域做出独立的创新性的成果,那就是诺贝尔奖级的成果!

    在g蛋白偶联受体领域奔着诺奖去吗?

    杨锐不由的有些失神。

    这里面的难度,已经不是翻两本书,弄几箱子的论能解决的了。

    一篇诺奖级的论,有时候仅仅几页纸,寥寥数千字,但里面的每个字后面,说不定都埋着一条科研狗的人生、梦想和女朋友。

    当然,有的诺奖级的成果,做起来并不难,更多的是灵感的迸和运气的集合,像是pcr,像是幽门螺旋杆菌,它们并不需要规模庞大,组织严密,巨量资金和长期积累的顶级实验室,只是一两个人,一两条狗,随意的埋上几个情人节,就能等着天上掉下来的诺奖了。

    g蛋白偶联受体恰恰相反。

    甭管是多庞大的规模,多充沛的资金,多少长期训练的学者,在这个领域都是不够用的。

    简而言之,g蛋白偶联受体领域,是人类目前的科研领域无力掌握的部分,对它的研究,就像是古代炼金士对化学的探索,就像是物理学家对核聚变的探索,就像是人类目前对星空的探索一样……

    广阔天地大有所为,然而,有所为的代价又是如此之高昂,以至于稍有所得,就令人欣喜莫名,以至于1o个诺奖先后出笼。

    不过,在g蛋白偶联受体领域打滚的大型实验室,可不止十个了。

    既然只要做出成果,就有资格拿诺奖,那些没拿到诺奖的大型实验室,是怎么回事呢?

    它们自然是一无所得的。

    算上历史上参与的所有大型实验室,几十上百间大型实验室,雄心勃勃的参与到g蛋白偶联受体的领域来。

    最终,分给他们的诺贝尔奖,其实连1o个都没有。

    剩下的……剩下的自然就是冤死的大型实验室了。

    至于每间实验室里,尸横遍野的科研汪,在这种级别的大屠杀,根本不引人注目。

    “想什么呢?”景语兰从后院走出来,声音温柔。

    左右没人,杨锐回身关门,拉着景语兰,道:“苏先凯想让我做g蛋白偶联受体。”

    景语兰乖乖的听着,并不询问。

    “如果做成功,那不用说,自然是大好事。”杨锐叹口气,道:“就怕白忙活一场啊。”

    景语兰“恩”的一声,素手轻抚杨锐的肩膀,像是帮他按摩似的。

    杨锐半是自言自语的道:“这个做起来难度太大了,成本也高,最大的问题,是竞争激烈,你明白吗?”

    “不明白。”景语兰回答的很干脆,伴以轻轻的笑容。

    杨锐本来就是自问自答的模式,挽住景语兰,有些好笑的道:“说起来其实也简单,g蛋白偶联受体就像是一个城市里最繁华的十字路口,这个十字路口有上百间的店铺,都是做包子生意的,如果哪一家的生意特别好,是不是所有店铺都会注意到?”

    “当然。”

    “他们注意到了,就会有许多店铺要跟着学,结果,不是产生了很多的竞争,我们如果要参与进去,也是这样。”

    “不能不学吗?”

    “基本做不到,如果是其他领域,还有空间,g蛋白偶联受体的领域,是充分竞争的状态,没有空间再给我们了。”

    “那最初的店铺,为什么会生意特别好?”

    “他们的改良可能是花费了几年甚至十几年时间实现的,你知道牛顿那句话,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知道。”

    “现代科研,已经不是站在巨人肩膀上了,我们是踩着别人的尸体往上走啊,一个改良,指不定是多少尸体堆起来的。”

    景语兰失笑:“说的好可怕的样子。”

    “当然,一间大型实验室决策错误,失去的可不止是资金和时间。”

    “你们也可以用十几年的时间慢慢改良积累吧。”

    “十几年的时间,那是顶级实验室才能玩得起的长期巨额投入……”杨锐说着,心里一动,如果在选择角度上有所提前的话,似乎还真的可以避开最激烈的竞争区域……

    杨锐想到此处,就站着不动了,像是一个雕像似的。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