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名商人。尤其是边关地区的大商人,没有点人脉关系,是根本混不开的。

    同样,寒玉王作为北关的王爷,皇亲贵族,手底下不接触这些人脉广,办事得力的大商人,也是玩不转的。

    这个罗老爷,虽说是边关跑境外生意的,还和草原有所联系。但是边关之内,却明显走的是寒玉王这条线。这与走秦将军这边手下偏将于晨这条线的六福老爷不同。不过却也殊途同归。

    这两个势力,无论是哪一个,也都不是其他的小商人们招惹的起的。

    罗老爷想方设法的想要在寒玉王这边得到重视,能做好的自然是送出珍品,或者提供新奇。

    而白鹭临时组织的这个凤舞军的几位姑娘,却是入了罗老爷的眼,想要在寒玉王府上献演,以获得寒玉王的欣赏,加深关系。

    这一点白鹭是相信的,可是,却觉得没有这么简单。

    简单的说,罗老爷能搭上寒玉王这条线,就应该不缺乏与王爷之间交流的关系。但是却选在这个时候,要花费资本提供更多,说明这个罗老爷怕是还有事情相求王爷。

    不过这一点,白鹭却是推断不出,罗老爷所要求的事情是什么。想要知道,那么还得让几位小姑娘继续参与下去才行。

    想到这里,白鹭微微一笑。

    “罗老爷提供的机会,真是在下求之不得的。若是舞团就此在边关成名,在下必然不忘罗老爷的恩情。”

    做戏做全套,白鹭没必要做的太过感激涕淋,但是应有的姿态却是不能少。像罗老爷这种人,你捧起来,总比撞上去要好说话的多。

    “白团长是个明白人。”罗老爷点点头,“这两天的事情我不管,到了宴会那天,我便派人来接,届时希望白团长和姑娘们如期赶赴王府,好不枉我们合作一番。”

    “这是自然。”白鹭点了点头。

    眼见自己的目的达到,罗老爷也便不再逗留,冲着白鹭微笑了下,转身便离开了。

    白鹭目送罗老爷离开了后台这边,才慢慢地皱起眉头。

    说实话,罗老爷的姿态有些重拿轻放了。刚才那般狂热的表情,现在却仅仅是说了这么两句,定了个演出的事项就走,实在有些不和常理。

    这个家伙,恐怕还是另有打算的。

    不过无论这家伙的打算是什么,白鹭都不会觉得是什么好事。

    六位姑娘这会儿也都结束的收拾,从后台中走了出来。领头的软妹子看着白鹭,“刚才约莫听了一半。那家伙的意思是我们几个要去王府进行演出?”

    “不错。这个事情我已经答应下来了。”白鹭点点头,“你们几个武力均是不赖。最差也是兵级七星的武魂修炼者。过两天,我会给你们一点应急用的装备,如果遇到危险,变利用装备逃脱便是。”

    “白军师?”软妹子呆了一下,“你是说,我们会遇到危险?”

    “只是有可能罢了。”白鹭随口答道,“防患于未然,小心点总没有错的。”

    软妹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随后不再多问。

    白鹭自然是有自己的考虑,狼总是要吃肉的,不会突然改了习性去吃草。罗老爷的反差较大,前后的表现有些突兀和奇特。白鹭解释不出来为什么觉得怪异,但是并不妨碍他为此做一些准备。

    时间过得很快。

    白鹭此后两天,带着少女们有表演了两场。

    这让少女们在边关的名气更大了,两日来场场爆满,人都在百花馆里面坐不下了。这让花娘乐得找不到北,对于白鹭的要求和安排也是言听计从的。

    到了第三日,中午刚过。

    罗老爷派的豪华马车就停在了百花馆的门口,他安排自己手下心腹管家前来亲自相迎,一股子务必要把人带到王府的架势。

    白鹭也坐上马车,一起出行。

    足足过去了半个时辰,马车才到了目的地。瞪大眼睛一看,这原来是到了王爷的府邸。四周的卫士们紧紧地盯着白鹭一群人,罗老爷派出的管家毕恭毕敬的递出了请帖,这才让几人通行了进去。

    “这王府不同于外面,规矩森严,你们且不可乱走乱闯,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就算是我家老爷也给你们兜不住!”管家警告了一番。

    这话不用说,白鹭也清楚。可清楚是清楚,但是会不会照做,那就难说了。

    本身寒玉王和秦老将军这边,就有些不对付。尤其是寒玉王几次想请秦老将军支持他上位,都被秦老将军拒绝推辞,搞的两个势力的关系并不怎么样。

    白鹭借此机会前来,也是想要知道,这个寒玉王接下来有什么动作没有。要知道现在,可是临近秦老将军带着火凤军去抵御草原的时刻,谁知道这个坐镇后方的王爷,会不会在此期间搞什么小动作。虽然军政不在一起,但是难保王爷的没有什么别的手段。

    白鹭是不必参演的,他之所以到场,也不过是打着舞团的名义。既然已经混入了场内,倒也没必要一直跟着几个姑娘混。

    交代了两句,白鹭便离开了安排的准备间,一路通过被侍卫守着的廊道,径直走到了预备演出的花园之内。不远的地方,就是这次宴会开演的场所了。那边已经布置不少桌子,看起来,这个王爷的小儿子很是受宠,不然王爷也不会花费如此功夫,给自己的儿子办生日宴。

    走进了花园内,眼尖的罗老爷很快就看到了白鹭,眼神一挑,便是走到了近前来。

    “白团长。”罗老爷叫了一声,“怎么样?我可没有食言吧。”

    “罗老爷的信誉在边关是有名的。我自是放心。”白鹭点头笑笑,“能在王府献上演出,这是我们舞团的荣幸。”

    “你知道遍好。”罗老爷满意的点点头。

    “这次演出,可不容有失。这里可不比外面的百花馆那等低贱之所。在外有所失误,那还能挽回。在这里要是搞砸了,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在下明白。还请罗老爷放心。”白鹭满口答应着,眼神却是朝着四周瞄去。

    眼见白鹭有些心不在焉的,罗老爷也是笑了,“这可是王府,你这般小子,怕是今生也是第一次进入此贵族场所,将来说出去,也够你光宗耀祖的了。”

    白鹭不可知否的笑了笑,“罗老爷所言极是。小子一届俗人,文不知武无力的,这见识上,与罗老爷您是天渊之别。一会宴会开场,还得您老多多指点。”

    这个马屁拍的罗老爷很舒服,眉头都舒展开了。

    “你小子算是个会说话的人精。不错,不错。将来一定在边关混得开。”

    “承蒙罗老爷看得起,小子只求将来罗爷吃肉,小子有口汤喝,就满足的很了。”

    罗老爷听了白鹭的话,伸手拍了拍白鹭的肩膀,满意的放声笑了起来。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