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裕拙目前任漳泉地区水师总兵,统领着福建水师最为精锐的舰队,也曾多次在海汉主导的军事行动指挥明军水师协同配合,与海汉军方高层的关系也比较熟络。去年王汤姆指挥海汉海军攻打宫古岛时,许裕拙也曾作为明军的军事观察员随行观战,许心素在这种局势不甚明朗的时候将他派来澎湖打探消息,也算是对症下药的安排了。

    王汤姆听完许裕拙的来意,便温言劝慰道:“许将军不用忧虑,我们这支舰队只是过境澎湖,前往浙江舟山,替换当地的驻防部队而已。期间不会停靠福建海岸的港口,也不会打扰到地方上的百姓。”

    王汤姆只字不提舰队前往浙江的真正目的,也没有透露接下来将在台湾岛动手的计划。这两件事情都是执委会直接督办,保密等级也是最高的,在没有取得阶段性的成果之前,海汉军方暂时不希望让福建官府得到消息。

    许裕拙听了之后倒是放心了大半,因为他也清楚海汉对福建动武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就算有朝一日海汉人野心爆棚要对大明开战,那肯定也是距离海南岛更近的广东先遭殃。至于这支舰队去浙江的目的是换防还是有别的打算,那就不是许裕拙需要担心的问题了。听说浙江官场近期上上下下的人不少,极可能是海汉在开始发力清楚当地官场上的异己人士了,这次调支舰队过去,说不定也是为了对当地官府保持足够大的外部压力。

    不过作为海汉的盟友,许裕拙嘴上还是要客气几句的:“王将军这话就说得见外了,若贵国舰队在途径福建期间有什么需要,在下定当出力相助。”

    以往海汉军到福建执行军事行动,的确不会跟这边的官府客气,福建官方不但要出人出力,而且多数时候还得出钱出粮,负担海汉军的一部分消耗,而回报就是“盟友”的地位,以及参与海汉主导军事行动的机会。虽然看似福建官方付出较多,但其实也算是各取所需,相比大明海疆的其他诸省,福建水师的战力绝对已经是数一数二的水平,这主要就是得益于跟海汉在军事领域的长期合作。

    许心素进入官场之前就是一名精于算计的商人,当然也不可能做蚀本买卖,虽然在军事方面给予了海汉诸多好处,但得益于海汉开辟的南海航线,许心素控制之下的海贸也赚得盆满钵满,所获得的收益甚至远远超出了军事上的付出。而且许心素在官场待了几年下来,也深深明白自己现今的地位是来自海汉的扶持,帮海汉其实就是帮自己,这两件事的根本性质是一样的。所以不管是澎湖基地也好,有海汉部队过境也好,许心素都心甘情愿多掏一点银子来巩固与海汉之间的关系。

    虽然王汤姆表示这次无需福建官方出力协助,但许裕拙还是以私人的名义向海汉捐助了大米两百担,纹银一千两作为军资。王汤姆知道这礼若是不收,恐怕许家人就没办法安心,便收下了礼单,好言安慰一番才将许裕拙送走。

    尽管特混舰队在兵力方面有着绝对的优势,但王汤姆出于慎重考虑,还是没有下令立刻进军苗栗。他首先通过电台,向苗栗驻军了解了大致的情况,然后开始准备相关的战备物资。考虑到后龙溪的水状况,旗舰肯定是没法在海岸营地靠岸,而且当地的对手只在陆上活动,也没有必要出动大型战舰去对付他们。此外当地的气候和环境也不可忽视,必须要准备大量防雨器具和祛风除湿的药材,以免部队进入该地区之后因为水土不服出现各种病情,出现大面积的非战斗减员。

    而制定作战计划,在备战反而成了相对较为简单的环节。海汉军除了对地理情况不够熟悉之外,在其他方面都占尽优势,基本不用考虑太多的战术,直接平推碾压过去就行。以双方在战斗力方面所存在的差距,土着部落在正面战场的对抗的确没有什么翻身的可能性。既然部队已经到了这里,王汤姆也不急在这一两天动手了,打算等一切准备停当之后,再以雷霆万钧之势将土着部落一举清剿。

    “王汤姆天之后到苗栗。”白克思将刚刚收到的电报分享给了摩根:“到时候的作战行动由你和王汤姆共同指挥。”

    虽然王汤姆的编制是在海军,不过他现在的军职的确是要比摩根高一点,就算直接接管本地的军事指挥权也无可厚非。当然摩根也并不在意这种细节,他与王汤姆在穿越前就是极好的朋友,能一同跨过半个地球来参加这有来无回的穿越行动就已经能说明他们之间的关系了,能又在一起搭档指挥作战,对他们而言无疑是最好的安排了。

    这次清剿苗栗地区土着部落的行动安排是由摩根策划,主要目标便是后龙溪西岸山区的猫里社,与位于油田营地以东、后龙溪上游地区的大甲社这两处部落。拔了这两颗钉子,希望油田的项目才有可能进入到正常运作阶段,否则海汉作为防御一方日日夜夜都要神经紧绷,以防备土人的偷袭,根本就无暇将更多的精力放到石油项目上。

    当日开始钻探之后,一开始还不太顺利,钻了六十多米都没见着油。虽然这个钻探深度并不算大,但与海汉所掌握的油田资料不相符合。要知道最早发现这处油田的人,可是用锄头在自家地界上挖出来的,埋藏之浅可见一斑。

    田叶友见情况不对就果断停止了钻探,张罗着换了一处地方,花了两天时间重新搭起钻井架,果然一钻下去就见油了,当下赶紧指挥工人下套管、灌注水泥进行固井,然后将井口暂时封闭起来。之所以不马上进行开采,主要还是因为配套的炼油设施和所需的储存容器都并没有准备好,当下还没办法开始正规生产。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许裕拙目前任漳泉地区水师总兵,统领着福建水师最为精锐的舰队,也曾多次在海汉主导的军事行动指挥明军水师协同配合,与海汉军方高层的关系也比较熟络。去年王汤姆指挥海汉海军攻打宫古岛时,许裕拙也曾作为明军的军事观察员随行观战,许心素在这种局势不甚明朗的时候将他派来澎湖打探消息,也算是对症下药的安排了。

    王汤姆听完许裕拙的来意,便温言劝慰道:“许将军不用忧虑,我们这支舰队只是过境澎湖,前往浙江舟山,替换当地的驻防部队而已。期间不会停靠福建海岸的港口,也不会打扰到地方上的百姓。”

    王汤姆只字不提舰队前往浙江的真正目的,也没有透露接下来将在台湾岛动手的计划。这两件事情都是执委会直接督办,保密等级也是最高的,在没有取得阶段性的成果之前,海汉军方暂时不希望让福建官府得到消息。

    许裕拙听了之后倒是放心了大半,因为他也清楚海汉对福建动武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就算有朝一日海汉人野心爆棚要对大明开战,那肯定也是距离海南岛更近的广东先遭殃。至于这支舰队去浙江的目的是换防还是有别的打算,那就不是许裕拙需要担心的问题了。听说浙江官场近期上上下下的人不少,极可能是海汉在开始发力清楚当地官场上的异己人士了,这次调支舰队过去,说不定也是为了对当地官府保持足够大的外部压力。

    不过作为海汉的盟友,许裕拙嘴上还是要客气几句的:“王将军这话就说得见外了,若贵国舰队在途径福建期间有什么需要,在下定当出力相助。”

    以往海汉军到福建执行军事行动,的确不会跟这边的官府客气,福建官方不但要出人出力,而且多数时候还得出钱出粮,负担海汉军的一部分消耗,而回报就是“盟友”的地位,以及参与海汉主导军事行动的机会。虽然看似福建官方付出较多,但其实也算是各取所需,相比大明海疆的其他诸省,福建水师的战力绝对已经是数一数二的水平,这主要就是得益于跟海汉在军事领域的长期合作。

    许心素进入官场之前就是一名精于算计的商人,当然也不可能做蚀本买卖,虽然在军事方面给予了海汉诸多好处,但得益于海汉开辟的南海航线,许心素控制之下的海贸也赚得盆满钵满,所获得的收益甚至远远超出了军事上的付出。而且许心素在官场待了几年下来,也深深明白自己现今的地位是来自海汉的扶持,帮海汉其实就是帮自己,这两件事的根本性质是一样的。所以不管是澎湖基地也好,有海汉部队过境也好,许心素都心甘情愿多掏一点银子来巩固与海汉之间的关系。

    虽然王汤姆表示这次无需福建官方出力协助,但许裕拙还是以私人的名义向海汉捐助了大米两百担,纹银一千两作为军资。王汤姆知道这礼若是不收,恐怕许家人就没办法安心,便收下了礼单,好言安慰一番才将许裕拙送走。

    尽管特混舰队在兵力方面有着绝对的优势,但王汤姆出于慎重考虑,还是没有下令立刻进军苗栗。他首先通过电台,向苗栗驻军了解了大致的情况,然后开始准备相关的战备物资。考虑到后龙溪的水状况,旗舰肯定是没法在海岸营地靠岸,而且当地的对手只在陆上活动,也没有必要出动大型战舰去对付他们。此外当地的气候和环境也不可忽视,必须要准备大量防雨器具和祛风除湿的药材,以免部队进入该地区之后因为水土不服出现各种病情,出现大面积的非战斗减员。

    而制定作战计划,在备战反而成了相对较为简单的环节。海汉军除了对地理情况不够熟悉之外,在其他方面都占尽优势,基本不用考虑太多的战术,直接平推碾压过去就行。以双方在战斗力方面所存在的差距,土着部落在正面战场的对抗的确没有什么翻身的可能性。既然部队已经到了这里,王汤姆也不急在这一两天动手了,打算等一切准备停当之后,再以雷霆万钧之势将土着部落一举清剿。

    “王汤姆天之后到苗栗。”白克思将刚刚收到的电报分享给了摩根:“到时候的作战行动由你和王汤姆共同指挥。”

    虽然王汤姆的编制是在海军,不过他现在的军职的确是要比摩根高一点,就算直接接管本地的军事指挥权也无可厚非。当然摩根也并不在意这种细节,他与王汤姆在穿越前就是极好的朋友,能一同跨过半个地球来参加这有来无回的穿越行动就已经能说明他们之间的关系了,能又在一起搭档指挥作战,对他们而言无疑是最好的安排了。

    这次清剿苗栗地区土着部落的行动安排是由摩根策划,主要目标便是后龙溪西岸山区的猫里社,与位于油田营地以东、后龙溪上游地区的大甲社这两处部落。拔了这两颗钉子,希望油田的项目才有可能进入到正常运作阶段,否则海汉作为防御一方日日夜夜都要神经紧绷,以防备土人的偷袭,根本就无暇将更多的精力放到石油项目上。

    当日开始钻探之后,一开始还不太顺利,钻了六十多米都没见着油。虽然这个钻探深度并不算大,但与海汉所掌握的油田资料不相符合。要知道最早发现这处油田的人,可是用锄头在自家地界上挖出来的,埋藏之浅可见一斑。

    田叶友见情况不对就果断停止了钻探,张罗着换了一处地方,花了两天时间重新搭起钻井架,果然一钻下去就见油了,当下赶紧指挥工人下套管、灌注水泥进行固井,然后将井口暂时封闭起来。之所以不马上进行开采,主要还是因为配套的炼油设施和所需的储存容器都并没有准备好,当下还没办法开始正规生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