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王总听老陈口中报出的那些单位,脸色越来越难看。

    见他依然没有停的意思,不由得开口问了一句,还拿起旁边的茶杯狠狠的喝了一大口,但是嘴里很不是滋味,喝茶很不给劲。

    老陈看了本子上记录的那些单位,除了那些他们根本没放在眼里的公司,还有好多没念完。

    “是的,确实有这么多,”

    “你说,有没有可能?”王总斜了老陈一眼。

    他这话的意思老陈知道。

    情人节的时候,有女孩子给自己送花,开业的时候,同样会有公司借着各个单位的名头,自己给自己送花篮,这样的事在中央到地方并不少见。

    这样的事,也是民不举官不究,只要不是太过分,比如你一个洗浴中心,别整出精神文明办也欣然来道贺这样太挑战人常规思维的事;或者是你的对手看你不爽,通过关系举报一下,一般不会有什么问题。

    反正这样做的公司就是图个气派喜庆,看的人也不会当真。

    “应该是没有,”老陈摇摇头,“通过关系,我们核实过几个部委,确实都有这么回事,至于那些道贺的省市,确实都是通过他们的驻京办订的花篮,有些还是驻京办的负责人亲自送到现场,”

    “况且,他们现在确实没有必要做这样的事,”

    以冯一平和嘉盛的影响力,完全没有在这样的事情上打肿脸充胖子的必要。

    嘉盛现在的一言一行都有很多人关注,何必做这样会让人诟病和小看的事呢?

    想一想,虽然知道老陈说的是实话,王总还是不满的哼了一声。

    老陈只能低下头。

    他到现在还有些气喘,这么短的时间内,核实这么多的情况,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是,谁叫王总对这事关心呢?

    谁叫自己在继给老王总打小报告之后,带着李方成去冯一平那道歉示弱,结果闹成一个笑话呢?

    对王总这样难得交代下来的事情,他现在怎么敢不尽心?

    “真是好笑,他不是一向标榜和官场保持距离吗?这还是保持距离?”

    “教育部和科技部,很早就跟他们有接触,嘉盛也赞助了他们举办的一些赛事,据我们了解,其中有些赛事,比如设计大赛,这个主意就是冯一平提出的,所以他们的关系一直较好,”

    “至于其它的部委,主要是在去年的那次正式访问之后建立起来的联系,”

    “你也知道,就在我们在机场遇到他之后的第二天,他就借着拜年的名义,登门或者电话拜访了那几位,”

    老陈逐一分析,“至于那些省市,都是他们有投资的,或者是一直盼着他们去投资,所以送个花篮,打算混个脸熟的,”

    “也就是这么多捧场的单位,其实真论起来,跟他也就是泛泛之交?”王总的脸色总算好看了些。

    说实话,刚才听着老陈报出那么大一串,他嘴里顿时就跟吃了黄连一样苦。

    “这个,我们不好评估,”老陈现在说话挺保守。

    这是他对自己的保护。

    没办法,当王总憋着劲的找他不是的时候,他还怎么敢把话说得太满?

    “不过,还有几位以私人名义送的,”他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

    “哪些?”王总耷拉着眼睛问。

    他听得出老陈现在在一些问题上的敷衍,本来就不爽的他感觉更不爽。

    但是没办法,信任这个事,建立起来很容易,破坏起来太简单,破坏之后再建立,那更是难上加难的事。

    何况他现在一看到老陈,就好像看到自家老头子站在他身后,对自己横挑鼻子竖挑眼,真是一见他就烦。

    但是既然有老头子的意思在,没有一个坚强的理由,他还真不好一挥手就让老陈走人。

    接班的人选也是一个问题。

    就连王总也得承认,除了和冯一平有关的这件事,其它的事,老陈都办得极妥帖。

    现在找一个这么有能力,关键还要放心的人,选择确实不多。

    “一位是陈副委%员长,”老陈说,“刚退下来,以他自己的名义送的,”

    王总的眉头蹙了起来,“什么?他们怎么会有交集?”

    要是冯一平的那位老院长送了个花篮,他还能明白一些脉络——当然,以那位的铁面无私,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出现。

    但是这位,看起来和冯一平完全没有联系啊!

    “应该是在他上学期间,陈副委%员长是知名的经济学家,”

    这事他也打听过,但是因为时间有限,目前还搞不清原委。

    王总头更痛了,那位虽然是民%主党派出身,但是级别和地位在那呢,哪怕是退了,依然是国家领导人,这样的人物,谁要是敢小觑,那脑袋里就绝对全是浆糊。

    “还有呢?”他很不耐烦的在沙发上捶了一下。

    “还有一位是浮家的,那天那位小浮的爸爸,”

    “怎么可能?”王总失声叫道,“他们不是只在计划合作,还并没有成功啊,”

    初六从机场回来之后,关于冯一平和那两位贵女的交情,他们第一时间去做了了解。

    “这个,”老成也说不出原因来。

    要说压力,这一位虽然级别低,但是带来的压力只有更大。

    “不用说,剩下的那位,是那个小向的爸爸?”王总闭着眼靠在沙发上,不断的揉着额头,这会他不但觉得嘴里苦,连心里都觉得苦。

    “不是,”老陈的回答让他稍微有了点精神,这多少算是一个好消息。

    但他的这一点侥幸,下一刻就被打回原形,“是她在总后的少将叔叔,”

    王总毫不掩饰的白了老陈一眼,这有什么区别?

    这一家背后的那位老将,现在可还健在,每年连一号都一定要亲自去看望,这是连老王总也不敢捋虎须的存在。

    他的几个子女,都是继承了父辈的志愿,继续在军队工作,现在更不止一位是将军。

    他的亲家,大多也是原来的老将,其中的几位,虽然后来的成就没他那么高,但是在55年时,他们的起点是一样的,比如向晓芳的外公。

    向晓芳的外公,虽然传出的消息这两年身体不太好,但同样还健在。

    这样的人家,是真正可以称得上家族的人家,论后代的成就,其实比浮家的还要高。

    头痛啊!这个冯一平,怎么就运气这么好?

    虽然可以肯定的是,那位老将和他的子女,并不会真的为冯一平做什么,但是,他们至少会关心,这样一来,自己的一些作为,就有可能传到那位老将的耳朵里,那这对自己老爸的前程,总是个不利因素。

    “据我们了解,总后采购了冯一平的锂电池,”老陈说。

    “那他为什么不用单位的名义?”王总有些恨恨的说。

    用单位的名义送,给他的压力还不会太大。

    老陈有个猜测,很有可能,这是那位小向拜托自己的叔叔那么做的,但是他把这话憋在了心里。

    以王总对自己的态度,这样的闲话还是不说也罢。

    “还有美国大使的秘书……,”

    “够了,”老陈还没说完就被王总打断了,“够了,我知道了,”

    是啊,还没有把冯一平的国际影响力考虑进去,他不但和美国商界的关系不错,和美国政界的关系,其实同样不错。

    甚至可以说,他的那本书,以及后来他鼓吹的所谓全世界青年心目中的创业偶像这个身份,让他还真在世界上都有了一定的影响力。

    老陈把那张纸放在旁边,“那我下去了,”

    王总挥了挥手。

    老陈刚走出门,就听到里面传来“咚”的一声响,跟着是呼痛声。

    他顿时有点小高兴,里面的家具都是硬木的,踢上一脚,绝对是跟自己的脚过不去。

    但是,今天的热闹这还不算完。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