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只安静了一小会儿后,贺良才便把那一晚发生在青虎山庄后面的事告诉了林枫。

    他贺良才是宋飞云在很早就在青洪集团埋下的一颗种子,青洪就团那么大的一个集团,那样一个随时就会威胁到国家利益的大公司,不可能对它没有任何的防备,事实上,不仅仅是宋飞云,其他的华夏高层也在青洪集团安排了自己的人,都准备在需要的时候让自己的人出手。

    一开始,宋飞云对于贺良才的使用不是用来救陈阳,他也没有想到会半路上杀出来一个吴震抢走了青洪集团,原本他是准备等贺良才再上位,然后撺掇当初青洪集团的的会长叶天南跟林正雄反目,从而就可以避免林正雄拿下国家的最高权力位子。可是,他没想到后面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不但叶天南死了,林正雄也陷入了困境,倒是何一白和不知道哪里出来的吴震掌控了一切。

    考虑到这一些,宋飞云到了辽市的那一晚就用特殊的联系方式联系了贺良才,要贺良才注意青虎山庄的情况,并且格外提到了陈阳!对于当时的宋飞云来说,他已经没得选了,身旁的可用之人,而且有潜力翻盘的人只有陈阳了,所以,当时的宋飞云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不论如何都要保陈阳没事。于是,宋飞云联系了贺良才,要贺良才首重保护好陈阳。

    当时,贺良才派自己的人混进了青虎山庄,将青虎山庄发生的一切全部告诉了他,之后,在得到陈阳掉落瀑布的时候,他第一时间亲自带着左右手周翔去救陈阳。因为有陈阳的一切情报,所以,他及时也给陈阳输了血并且稍微止血了一番,陈阳如兄弟一般的跟班小白也是他救的。救下陈阳和小白后,为了掩人耳目,他把陈阳和小白一起给转移到了瀑布附近的一条河流,也就是流经白云村的那一条河流,这一条河流和瀑布差的有些远,而且除非是夏天暴雨的时候,否则,两条河流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后来,就是贺良才给了一个小孩几颗糖果让他们到陈阳躺着的附近玩耍,而后再安排其中一个小孩去通知林半夏……

    那之后,至于说陈阳身上的重伤他没有给他治疗好,一方面是因为时间紧迫,当时已经耽搁了快一天的时间,而那个时候何一白已经派人在找寻陈阳了,要是再耽搁下去,陈阳可能就会暴露;另一方面,贺良才利用了白云村人的善心,如果是一个健康的陈阳,他们不会让陈阳生活那么久,可如果是一个重伤的陈阳,情况就不一样了。

    那后来,贺良才也一直在暗中观察陈阳,最初他的计划是准备等陈阳醒过来后告诉陈阳青虎山庄发生的一切,可后来他发现陈阳失忆了,陈阳变成了林枫,这大出他的意料,于是,他用特殊方式联系了被软禁起来的宋飞云,联系的方式不便,且加上陈阳需要养伤,两个人商量了好几个月这才有了让陈阳出白云村的一些列计划……

    听着贺良才所说,尤其是再提到他是怎么安排人过去烧了白云村的时候,林枫当即有些怒火中烧起来,他瞪着贺良才怒斥道:“要我出来,你直接跟我谈不就可以了吗?为什么要烧了白云村!你可知道,那白云村世世代代生活在那里,他们……”

    “他们要是在何一白的统治之下,早晚都得完蛋!”贺良才的气势也上来了。贺良才心里面十分的清楚,此时的林枫,因为不能和陆香香见面,就好比是一只疯狂的野兽,如果不在气势上面压倒他,他可能会随时爆发出来。

    贺良才的话让林枫安静了下来,贺良才稍微缓和了语气,转头看了身旁他的左右手一眼说道:“阿翔,你去外面盯着何一白的人,另外看看陆香香安全离开了没有。”

    “是。”周翔转身往屋外走了出去。周翔,自从他的父亲被害了之后就一直跟着贺良才,原本他以为这一辈子就会跟着贺良才在青洪集团里面混了,可在前一阵子贺良才单独见过林枫后,他这才知道,贺良才是要做大事的人,而这大事,便是扳倒何一白!那一天,贺良才把一切都跟他说的时候,他听的也是热血沸腾,从小,他就被他父亲教育人生在世当有功名在身,当为国效力,所以,在青洪集团的这些日子,为一个不良社团工作,他心底里一直有些不大痛快,之前,贺良才也看出了他的不爽,一直让他耐心地等着,他一直没明白贺良才要他等的是什么,知道那一天贺良才把他和宋飞云正在谋划的事全都跟他说了……在得知可以为国效力,为他们周家争光的时候,周翔当即朝贺良才鞠躬,深深的一个鞠躬,表露了感谢之意和忠诚之心。

    林枫看着离开的周翔,想到贺良才所谋之事非同寻常便看了周翔一眼。贺良才看出了林枫眼神里的意思,便说道:“不用担心他,他忠心耿耿,不会出卖我们的。”

    林枫回头看向贺良才,问道:“我想知道,为什么当初不直接跟我见面让我从白云村里面出来,而是要烧了白云村。”

    “以你的智慧,你还没有明白过来吗?”贺良才反问一声。

    要是以往,林枫细细去琢磨,或许会想到一些,可是这会儿,林枫的脑子里还很乱,没有和唯一记忆当中的陆香香见上面,带给他的打击太大太大了。贺良才叹了一口气,说道:“不用这样的办法‘逼’你出来,何一白甚至吴震都会很快就查出你的身份。”

    这话一点,林枫有些明白过来了,问道:“你的意思是,火烧白云村,这么一来,我出来混就可以理解为是为了要给白云村的人报仇?”

    “正是如此!至少在前期,他们不会马上去查你,不会太过集中去查你的背景。”

    林枫眯起眼睛问道:“可是,迟早,他们也是会查出来一些东西的!”

    “你果然聪明!”贺良才夸了林枫一句,继而说道:“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现在不是你和陆香香感情用事的时候。你现在的时间很少,非常有限,你要尽快想办法回到燕京,争取成为何一白和吴震的双面间谍,到时候挑拨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将他们两个人扳倒!眼下,仅仅凭借你自身的实力,是不可能在扳倒他们的,只有通过挑拨他们的关系这一条路了。简单一点来说,在他们查到你是陈阳之前,你就要让他们狗咬狗!”

    在这样紧迫的情况下,的确不适合和陆香香见面。林枫心里面也想过只和陆香香见一面,但是,在冷静下来后,他知道,那样的情况太不现实了,他和陆香香彼此深爱,都愿意为了对方上刀山下火海,要是见面了,相认了,怎么可能只见一面啊!尤其是陆香香如今慎中剧毒……想到陆香香身中剧毒,陈阳便着急地抬头看向贺良才,问道:“那香香怎么办?她身上的毒还没有解,且已经入了骨髓,难道就不管她的死活了吗?我可以为了国家舍弃自己的性命,但是我做不到舍弃她的性命。”

    贺良才突然间严肃了起来,问道:“为什么?”

    林枫一愣,很快,他的脑海当中有记忆浮现出来,那是一段最初的记忆,不,是一段段,是林枫眼下最为珍贵的记忆。林枫很平静地说道:“因为当年,在我一无所有,在我被所有人看不起的时候,她愿意跟我远走高飞,愿意为我对抗全世界,就冲着这一点,我不能放弃她!”

    听到林枫说的这话,贺良才心中一阵感慨,这个世界上,很多人在热恋的时候山盟海誓,在初遇的时候相信对方就是自己的真爱,可是,一旦日子过的久了,出现了矛盾,往往又没有几个人会记得曾经的那些事,没有几个人会安静去想当初是多么的不容易,只会去计较眼前的谁对谁错…贺良才看着林枫,心里面全都是对他的赞赏,保持初心,一直用最初的那一颗心爱着陆香香,他也知道陆香香和陈阳的一些过往,而在发生了那么多事之后,陈阳还这般如初,实在是太难得了。

    林枫的话,打动了贺良才,有一些事他原本是不打算告诉林枫的,因为他担心会影响到大局,可是看着林枫和陆香香两个人的爱情,且再考虑到陆香香在林枫心里面的地位,想到万一到时候林枫为了陆香香做出冲动的事来,还不如现在就告诉林枫,让林枫去试一试……于是,他决定告诉林枫。贺良才说道:“林枫,我们都知道陆香香对你很重要,所以,我们也不会就这么看着她出事而无动于衷。”

    这话让林枫心头一喜,他激动地抬头看向贺良才。贺良才有些感叹地说道:“当初,何一白留着陆香香,为的是陆香香体内的药剂,这药剂我想你应该也知道,这药剂是当年早些时候,鹰组的洪长生注射进陆香香体内的,陆香香一直是这种药剂的试验品,当年的那些试验品当中,陆香香是最成功的,只是,陆香香当年却激发不出那药剂的作用,这大概和她自身不知道怎么激发有关系。何一白留着陆香香就是为了提取陆香香体内毒素,做成血清,然后注射到实力高高强的人身上,有了那药剂,实力高强的人实力起码会再翻好几倍,甚至更多……不过,这也有一个问题,那就是那药剂是有毒的!也就是说,那毒素如果不去控制甚至是清除,一旦药剂被激发出来,人的寿命会大幅度缩减,而一旦这个人不断地透支体力透支能力,那会缩减的更加厉害,甚至会至极进入人体的骨髓里面……就是陆香香眼前的这种情况。”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林枫吃惊地看着贺良才。

    贺良才继续说道:“这也是我要说的了,关于这事,我也是最近才打听到的消息。何一白一直在找药来解这一种毒,一开始我不知道何一白要找的是什么药,也不知道他的意图为何,调查后才发现是为了解药剂的毒,并且,我得到了一笑消息,消息说,何一白的人去了大西北,去找一个藏宗,好像藏宗里面有人知道什么药可以解……或者说至少可以缓解那一种毒素。”

    “藏宗……”林枫喃喃了一声,他总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似乎在哪里听到过,可是,不论他怎么想,却又想不起来。

    这个时候,贺良才继续说道:“那时候,大概在两个月之前,我知道这个消息后,我也派人去了大西北,暗中跟着何一白,想着看看会不会有收获……”林枫听到这里,当即睁大了眼睛,期待着贺良才说出他已经找到药了。

    但是,贺良才没有,贺良才不但没有,还皱起了眉头说道:“可这次,不但我的人没有收获,就是何一白的人也没有收获。”正当林枫的心情犹如坐过山车时,贺良才继续说道:“唯一得到的消息时,这个药和藏宗当年保护的一个年轻弟子有关系,这个人也是当年东瀛九龙社的人一个藏宗的叛徒要找的人,据说在那个人的身上藏着一个大秘密,而这大秘密,便是和解去陆香香体内的毒有关系!”

    “藏宗保护的年轻小子……”林枫眯起眼睛,同时也皱起了眉头,会皱起眉头是因为,他觉得这一切是那么的熟悉,似乎自己也在大西北呆过一般……想到这一点,林枫的心里面也是一阵心惊,或许自己真的在大西北呆过!

    贺良才继续说道:“只是藏宗已经覆灭了,那个年轻人现在不知所踪。后来,何一白调查到消息说,那个药主要是靠着一份草药炼制而成,而这一份草药的所在地只要那个年轻人知道,据说是那个年轻人家族世世代代守护的秘密……还有消息说,有一份地图……”

    “一份地图……”林枫喃喃了一声。

    贺良才并不知道当年陈阳见过那个年轻人,更不知道那一副地图就在陈阳的后背上面,他继续给林枫提供了一个非常有用的消息:“前两周左右,查到消息说那个年轻人一直跟在清风道人的身旁……所以,只要能够找到清风道人,也就能够解陆香香身上的毒了!”

    “清风道人……”

    贺良才没有理会林枫的喃喃自语,突然间,他严肃了起来,说道:“不过,林枫,你要记着了,你只有一周的时间,这一周里不论你能否解决了这件事,你都得回来继续现在要做的事!”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