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事丝毫不出意外的结束了,岛津家族辛辛苦苦积累多年的水师几乎被李悠全部送入了海底,随即宗义智作为谈判代表登上了萨摩藩的领土。

    “岛津大人,在下奉大明备倭总兵官陈璘大人之命前来传达上国的命令。”如果是以前,对马藩这样贫弱小藩的藩主见到九州岛最大的大名,那会如此轻松?可是现在宗义智代表的却是天朝上国,因此他收起了往日的拘谨,挺直身子说道。

    自家的水师已经葬身海底,而陆军在朝鲜死伤惨重,看着海面上密密麻麻如同森林一般茂密的桅杆和那些比自家最大的战船还要大四五倍的巨船,岛津义久和岛津义弘等人沉默了,如果这支船队要登陆,那么萨摩藩能挡住他们么?

    看上去无论如何也挡不住啊!方才郑家舰队所发射的火炮大大的震慑了岛津义久兄弟,呆了半晌他们方才醒转过来,交换了个眼神岛津义弘已经明了了眼下的局势,于是收起对宗义智的鄙视,恭恭敬敬的说道,“宗对马守大人还请入内叙话。”

    “上国的总兵大人还等着在下去回话呢,就不进去了。”宗义智还是有些胆小,不敢跟随他们进去,因此直接说明了自己的来意,“上国对太阁大人出兵朝鲜大为震怒,故而派遣陈总兵讨伐倭国,而岛津家接连两战都充当太阁的主力,因此总兵大人乃是兴师问罪来了。”

    这支水师固然强大,但是要攻入倭国还是不够的吧?不过他们灭掉我萨摩藩却已经是足够了,因此尽管岛津义久并不认为李悠可以做到这些,但也不敢反驳,只想先把这群瘟神送走再说,于是分辨道,“宗大人想必是知道的,我萨摩藩乃是被逼迫方才臣服于太阁大人,贫僧也因此不得不剃度出家,此前两次出征都是太阁逼迫所谓,实非贫僧所愿啊。”

    十余年前,丰臣家族率领二十余万联军进逼萨摩藩,岛津义久迫于形势,只能向丰臣秀吉请降,自己出家为僧,把家督的位置让给了岛津义久,这些事情宗义智也是知道的,当然岛津家参与朝鲜的战事并非完全出于丰臣秀吉的强迫,只是这些宗义智也无意揭穿。

    “在下此来只是为了传达上国大人的意思,还请岛津大人听完再说。”借着宗义智说出了李悠的条件,无非是些为大军提供粮草,赔偿军费损失之类的事情,尽管这个数字应付起来颇为吃力,可是能保住自己的地盘才是根本,眼见上国大军并没有登陆的打算,岛津义久和岛津义弘等人顿时感到轻松不少,商议一番答应了下来。

    “这些东西务必在三日内送到上国大人的船上。”见任务完成,宗义智也颇感喜悦,随即说出了李悠的最后一个条件,“此外,听闻上国有不少百姓生活在萨摩藩,总兵大人想要见一见这些大明的百姓。”

    这一条也并无不允之理,用不到多长时间,一些生活在附近的大明子民就被送到了李悠的船上,李悠起身环视众人问道,“那位是许仪后许先生?”

    方才还有些嘈杂的人群安静了,他们纷纷将目光投向一名医者打扮的中年男子身上,许仪后闻言走上前来就要见礼,“小人拜见大人!”

    “本官当不得此礼!”李悠连忙上前将他扶了起来,“是本官该向许先生行礼致谢才是。”随即让人带着这些百姓去其他地方招待,自己将许仪后带入船舱之中,舱中早已备下酒食,李悠直接把许仪后推到了上首就坐,许仪后哪肯答应,双方退让片刻谁也不肯相让,最后只好坐了平座。

    随行的众人眼见李悠如此厚待一名流落异国的庶民,不由得大为好奇,但是在李悠说出此人的经历之后,他们全都沉默了,纷纷起身向许仪后行礼致谢。

    许仪后原籍江西,修习医术有成后长期在沿海一带行医,后来被上岸劫掠的倭寇携裹到了萨摩藩,在机缘巧合之下救治了岛津义久的爱子,因此得到岛津家的看重,留他在鹿儿岛做藩医,他虽在日本娶妻生子,但没有忘记生他养他的中华故土。

    在丰臣秀吉收服九州后,许仪后请求丰臣秀吉惩治骚扰大明沿海的倭寇,丰臣秀吉对许仪后的这种胆量十分欣赏,正好他有意为日本海商扫平海道,便做了个顺水人情,下达倭寇取缔令,发兵剿灭海贼;从此岛津义久对许仪后刮目相看,愈加重视,觉得这家伙有胆识有魄力,视为心腹。

    在丰臣秀吉开始准备进攻朝鲜的时候,萨摩藩的各种异像引起了许仪后的关注,他很快判断出或许不久之后倭国和大明将发生直接冲突,许仪后如今虽然已经在萨摩藩娶妻生子,可他时刻不敢忘怀自己乃是华夏后裔,一腔爱国热血驱使他开始调查倭国的情况,以便为大明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他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四处打探,并完成了一份关于倭国的报告,这份报告大约五千多字,里面分成了六部分:一是倭国的情况;二是倭国进攻朝鲜的理由;三是抵御倭国的策略;四是丰臣秀吉的情报;五是倭国六十六国的名字、概况;最后是上述部分没有涉及的问题。这份报告内容十分详细可靠,报告里甚至推算出了倭国出兵的详细日期——壬辰年三月一日,比真正爆发战争的日期只差一个月,此外还有日本的侵攻路线图:“翌春渡高丽,征辽东,取北京城”。

    其后许仪后的弟子朱均旺冒着九死一生的风险将这份报告送到了大明,交到了福建军门张汝济的手中,张汝济再将这份凝聚着许仪后心血的报告送达京城,最终在抵御我国军队的战斗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无论那个时代,正是有了这些纵使身在异国也对故国充满热爱的华夏后裔,华夏方才在经历了如此多的磨难之后依旧可以屹立在世界之巅,对于这样的人李悠唯有敬佩与感激。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