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金章的记忆里,张易看到了他涅盘的整个过程,包括他涅盘的方法,包括他修练的神通,他一生的记忆等等等等。』.』2

    当然,最可怕的还是此人的性格真的是那种不惧死的人。

    张易停止了燃烧,然后便冷冷的看着他,同时他也在回想着他涅盘的步骤方法,详细过程。

    他在参照对方的涅盘过程,脑海在飞的运转着,如果自已也涅盘的话,那么成功率有多大。

    “对了,我还有造化之露,造化之露可以随时恢复泯灭的肉身。”

    “我还有永生之火,只要火种还在,我就不会死。”

    张易的眼睛越来越亮,有这两层保障,他或许或以一试,只要在这五个时辰之内他涅盘成功,那么……那么他还怕个屁?

    金章现张易突然停下时,也不禁疑惑不已,其实他痛虽痛,但也故意让张易烧的,涅盘的确可以进行第二次第次,而每涅盘一次,他就要更强大一分。

    他这是豁出性命,不达目地不罢休了。

    可是现在,这年青人竟然停了下来。难道他猜出了自已的想法不成?

    “哼,要老夫臣服,除非老夫死。”金章故意激将道。

    而金章一说话,就又把沉思的张易拉回到现实,他也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想要进行二次涅盘吧?”

    “呃……”金章悚然一惊,眼睛都鼓了起来,这年青人竟然真的猜到了?

    “呵呵,好心机,好手段啊。”张易冷冷道:“借着我的罪业之火,加你灵魂的燃烧,不破不立,你打算二次涅盘,当然,你也知道成功率非常小,但是却也是一次机会是吧?”

    金章心脏怦怦直跳,他就是这么想的啊,这人竟然全猜到了。

    而事实上,这不是张易猜到的,这是张易看到的。

    “不知所谓。”金章也冷冷的回了一声:“想烧就烧,不烧拉倒。”他用这种方式来掩视自已内心的想法。

    “你结之妻叫伍月吧?”

    “最衷意的儿子是老九,叫金元子,你将所有希望都寄于他的身上,但是他还是死了是吧?”

    “你……你……你怎么知道的?”金章全身颤抖起来,这是他心里最深处的秘密,任何人都不知道的啊。

    “啊……你能知道我心里的想法?”金章大吃一惊,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对方有读心术啊。

    可是这是什么高级的读心术?他竟然一点都没感知到?

    “你的仇人叫铁六指?你们以前是异姓兄弟,最好的朋友,但却反目成仇吧?”

    “哼,既然你都知道了,老夫也无话可说,不过想要老夫臣服,那你是做梦,老夫有执念未灭,有分仇家未杀,怎可苟且偷生?”

    “说的好。”张易拍手赞道,说实话,我很欣赏你这种人,为了一丝执念,纵算是死,纵算是历经再多磨难,也要完成。

    “不过本王要是告诉你,那个铁六指就在外面,就在本王的转之城,就在一家铁匠铺里你信吗?”

    “呵呵,骗老夫有意思吗?”金章冷笑道。

    张易摇摇头:“我并没有骗你。”

    “我之所以这么急着要你臣服,就是因为本王推演到明天会有很多人刺杀本王,其一人就是那铁六指,他隐藏在转之城无数年了,本王要你臣服,本想让你帮助本王杀敌,但你却铁骨铮铮,只是本王也没想到,本王的敌人和你的仇家是一人。”

    “你没骗我?铁六指真的在附近?就在这座城?”金章声音都颤抖起来,铁六指是他的执念,他现在功成,也想着出去找铁六指呢,但是铁六指身在何方他却是不知道的。

    如果铁六指就在城,那就是他的一次机会了。

    张易耸了耸肩膀:“本王没有必要在这种事情上骗你。”

    “且本王已经找到了对付他们的方法,所以你臣不臣服都无所谓了,因为本王也要涅盘,只要本王涅盘成功,明日将血洗天下。”

    “你誓,你誓你没骗我,你誓铁六指在城,老夫就臣服你。”金章大吼起来,仇人就在眼前,如果是真的,他宁愿臣服,然后去杀铁六指。

    “本王为什么要对你誓?你爱干不干。”张易冷笑道。

    “那你就是在骗老夫了,况且,涅盘岂能轻易成功?”金章摇头笑道。

    “你忘了本王有永生之火?永生之火是不会熄灭的。”张易轻笑道。

    金章脸色一变,的确,只要对方有永生之火,那就不会死,而不会死,那么涅盘的成功率就是极高的。

    “本王还有这个。”张易又从指尖滴出一滴造化之露,然后扔在地面上一颗种子,造化之露滴在种子上的时候,那种子迅生根芽,眨眼之间长成参天巨树,然后又凝结了很多果实。

    “这是太平果,天呐,这种果子天下少见,你……你怎么做到的?”金章大吃一惊。

    而事实上,张易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种子,这些年他得到太多了,杀过的人也太多,得到很多东西都成杂物一样堆在一起呢。

    “呵呵,本王统一了转界,又能以长生之境就镇压你,你怎么不想想本王为什么有如此神通?”张易反问道。

    金章脸色一变,是啊,对方有这种神液,又有永生之火,有强大的罪业之火,潮汐之力等等等等。

    可以说,此人是集万千造化于一身啊,这种人太恐怖了,造化也太大了。

    他下意识的心脏一阵抽搐,他也知道,对方就算不继续炼化,但百八十年后,他也会死在这里的。

    而现在,如果臣服他,那也是活的一次机会,且如果铁六指真在外面,那就更是天赐良机啊。

    “我只问你一句,铁六指真的在外面吗?”金章的语气软了下来。

    张易点点头:“我是一个轻易不立誓的人,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铁六指就在外面,这一点我可以对你誓,如果他没在外面,那就让我涅盘而死。”

    “干了。”金章权衡一下,不臣服也会死在这里,也无法二次涅盘,而臣服了还能出去,甚至有可能还能复仇,所以他咬咬牙终于同意。

    “那就打开你的神魂吧。”张易心下大定,有金章加入,那就多了一层保障,自已出去后再立即涅盘,那明天他就要血洗天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