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平面色十分复杂,有了些担忧,他明白超过一万的能量指数代表着什么,代表着常规武器方面,国家已经对苏辰无能为力。

    基地内的这套检测机制,本来就是为了防备高手混入进来基地破坏,或者防备有谁带着高能武器进入攻击,当然,还有一个隐晦的心思,就是想备案观测从基地出来的学子,究竟达到什么境界?是不是天才难得,有没有可能为国所用。

    无非是有备无患罢了,李中平一向很是得意自己的未雨绸缪,这时他却宁愿没有安装这套系统,这太过惊悚了。

    果然,知道得越多,越不是好事,会担上一些不必要的心事?

    他这时就有些为帝国皇帝柳文华老爷子担忧了。

    为了拉拢苏辰,早就分封他为镇海侯,已是实领海城,许以自行决定治下官员升降的权力,甚至还可拥有一支军队,其势力实力都算是比较强大。

    这是下了血本。

    因为,帝国十分需要他的战力安邦定国,威慑外邦,

    以前,帝国虽然实力要强很多,但也只是整体实力的强大,却也不能做到完全压制。

    此一时彼一时。

    如今更是不堪,实力的对比可能要反过来了。

    任何势力的结盟,都只是在相互平衡的情况下,才能够相安无事。

    若是一方独大呢,又会是什么样的局面?

    ……

    普通人的能量指数只是一百左右,西山学园柳校长也只是两千,就算是帝国皇帝柳文华和顾长山,也只堪堪突破五千,越到后面提升越难,会带来惊人质变。

    而这高达一万多又是什么概念?

    李中平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

    换做任何一个人,只要看明白这一点都会心有惴惴,害怕出现某种不愿见到的事情。

    他却不知道,苏辰其实根本不太在意这一点。

    若说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这话有点意思了。

    但也只是对普通人而言,对修练之人来说其实不太准确。

    何况苏辰已经在大唐世界之中掌控天下半壁,眼看着就能一统天下,也做惯了上位者,没有什么新鲜感,哪里会为了一些没多大意义的权位,而做出多余的事情?

    还是那个道理,在大唐可以随意行事、掌控天下,只因为天数使然,做了皇帝有庞大气运功德可拿。

    而在现代世界,根本就不具备这个条件。

    不见其利,反见其害,这种事情,苏辰是绝不肯干的。

    当然,如果帝国皇帝动了什么不该动的心思,那又另当别论,就算不好的事情也得做一做。

    到了苏辰的这个境界,在某些事情上面,已经可以随心所欲,无需考虑太多后果,因为他担得起。

    ……

    柳如烟来得很快,柳文华父子来得也不慢。

    直升机编队缓缓降落在西山峰顶,柳万年亲自下来迎接,跟柳如烟汇合。

    走到近前,两兄妹看向苏辰的目光都已经变了。

    柳如烟倒还罢了,她一直是以一个好老师好校长的姿态面对苏辰,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压力,就如有些老师见到自己的学生终于出息了、当了大官,偶尔回校探望的情况一样。

    学生当了高官,又有哪位老师会心存嫉妒忌惮,会担心对方对自己不利呢?

    一般情况下是喜悦更多一些。

    “苏辰,你是不吓死人不赔命啊,前段时间你从五岳归来功力大进,就让我大吃一惊,这一次更过份了,是快要成仙了吧?”

    她认为自己是开了个玩笑,没料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的说辞完全没错。

    运用丹气稍稍感应一下,就觉得对方气息如同汪洋大海,直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心里震撼之下,柳如烟说话也有些不靠谱了。

    惊异过后,她就重又恢复了校长的优雅,只是面上更多了一些莫名的东西,那是一种名为激赏的情绪。

    柳万年的面色就精彩多了,他站在一旁根本没有自家妹妹那般自然,看着两人交谈,愣了半晌才呵呵笑道:“清晨听到基地李主管报了上来,我还不肯相信,心想哪有人的能量指数达到常人百多倍,那岂非是达到了先天巅峰,远超父皇和武当清尘道长的修为?如今看来,他不但没有吹嘘,反而说得少了,苏辰你的实力恐怕已是突破先天罡气巅峰,达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了吧。依我看,如今的秦山海当不是你的对手,世界上再也找不到能跟你相提并论的高手。”

    他的话里有些唏嘘,有些嫉妒艳羡,最多的却是一种莫名的担忧,笑得有些勉强,其心撼然。

    这一次,话里掩饰不住的意味,就连柳如烟也听出来了。

    她嘴角微微一撇,偷偷的有些好笑,白了自家兄长一眼。

    政客当久了,就会变得十分无趣,这位大哥反倒不如小时候那么可亲可爱。

    ……

    柳万年自小就家学渊源,虽然如今实力仍是丹劲中期,跟柳如烟实力相仿,但眼光上其实有一些不同。

    做为下一代帝国继承人培养的他,接触的事物多了,见识也就更多一些。

    他曾在武当山上跟随先天罡气境道士修道三年,又长年跟随自家父皇身边,对力量和精神的认识极其高深,对望气一道也是有些研究,虽然看不清晰,便多少会有些感应。

    这也是做为一国储君必须学会的本事,早就不限于方外流传了。

    因为,身为一国之主,最重要的是要得人。

    能看到别人气数和潜力,收拢人才在手,这才是最重要的本事。

    这时看去,柳万年就发现,对面的年轻人肉身实力倒也罢了,或许跟李中平说的一样,达到一万多能量点,有着先天巅峰层次甚至更高一层。

    但对方真正的底牌根本就不是这个,而是那强大得恍如实质的精神力量。

    精神力量,换句话就是灵魂力量,一眼望去,他甚至能看到苏辰脑后有着几个光圈,泛着七彩光芒。

    待得柳万年想要细心查看,却又消失无踪,恍如刚刚看到的乃是幻觉。

    ……

    几人边走边行,很快上得山巅,那里早就设下酒席,几十上百个菜式摆满案席,满山飘香。

    一层精致红毯从山巅往下铺过百米,四周有着许多护卫躬立迎客行军礼,个个神完气足,实力强大。

    还有着丝竹管弦之音隐隐响起,这是有乐队侯在远处,并不近前。

    琴声悠悠入耳,阳光普照,山花烂漫,和风扑面,让人心旷神怡。

    就算是经历了许多事情,这一刻,苏辰也不由得微微动容。

    如此气魄,柳文华不愧是一代真龙。

    短短时间之内,就准备到如此地步,动用的人力物力,很是惊人。

    见着苏辰上来,柳文华笑意吟吟,一点也不见外,上前就拉着苏辰的手入席道:“来来来,镇海侯实力大进,平安归来,实力应该已经超过秦山海了,咱们华国有你坐镇,再也无人敢捋虎须,真是可喜可贺,今日就由老夫为你接风洗尘。”

    这话很诚恳亲切,没有摆一点架子。

    这礼,这人,这排场,的确是迎接贵宾的姿态。

    笑愈浓,礼愈重,证明忌惮越深。

    苏辰深明这一点。

    ………………………………………………

    感谢wanodi打赏500起点币~~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