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千亿你确定够吗?如果不够,我可以多给点!”我也是笑眯眯地看着李林母亲。

    “这货疯了吗?”

    李家人有点愣住了,李林母亲也是一样,如果说,这个时候他们认为我说的是真心话,那么,他们就是真傻了!

    “唐风,你这话什么意思?”

    李林母亲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了,她眉头微皱,不悦地盯着我。

    “很简单啊,你不是想要两千亿吗?我可以给你更多,不过,我担心你有命拿,没命花!”我冷冷地扫了李林母亲一眼,还真他妈的拿我当逗比了。

    大厅内的气氛凝固住了,李家人的表情很难看,他们没想到,都到了这个时候,唐风竟然敢放过来威胁李家的人。

    而我却并没有打算停止,而是继续说道:“你们李家人放出了血魔,这件事情我就不和你们计较了,但是我救了你们李家亲朋好友的命,这总该有个说法,这样吧,给我两千亿,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夏侯家的人满脸古怪,刚刚开始,是李家人向唐风要两千亿,转眼之间,却变成了唐风向李家要两千亿,这和赤裸裸打脸没多大区别!

    “唐风,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得罪了我们李家,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此时此刻,李家一位老者冷冷地盯着我,眼神中带着赤裸裸的威胁。

    “老家伙,我知道,怎么,难道只管你们李家向别人要钱,就不准别人向你们要钱吗?这里有一份录像,你们可以看一看,到时候,自然会明白,究竟是谁放了血魔!”我冷冷一笑,从口袋里面取出了手机。

    幸亏当初在山洞的时候,我特意弄了一份视频,要不然还真有口难辩。

    而这份视频,也将李家人的嘴脸赤裸裸暴露出来,晚辈为了修炼,吸收长辈,乃至于血魔的气息。

    这件事一旦传出去,对于李家简直就是致命的打击。

    我先把手机传给了夏侯家族的人,他们看了之后,表情都极为难看。

    很快传到了李家人的手上,同时,我补充了一句:“别把我的手机给捏爆了,同样的录像,我有许多备份!”

    事实胜于雄辩,这个道理大家都很清楚,山洞内发生的事情,傻子也能看出李家人内部出现了问题。

    当然,这么多年轻人同时合谋,也让人怀疑,会不会是李家本身的意思,或许,李家人自己在修炼血魔之法!

    要不然,单纯凭借几个年轻晚辈,岂能轻易接触到血魔?

    李家精锐选择离开山谷,藏身于另外一个地方,会不会故意给这些留下来的人机会。

    如果没有出事,那么,李家人将会培养出一批可怕的高手,真若是出事了,也完全可以栽赃到了那些年轻晚辈身上!

    总之无论如何,和他们李家人半点关系都没有。

    也可以说,离家人打了一手好算盘,只是,他们千算万算,唯独没有算到,我竟然会弄了一份录像,把他们李家人的事情全部捅了出来。

    现在即使李家再狡辩,恐怕最低也是玩忽职守。

    “唐风,你想怎么样?”李家一位老者冷冷地盯着我。

    既然我掌握了主动权,他即使再窝火,也不敢轻易爆发。

    “很简单,赔我两千亿,另外,李林跪在地上给我磕头道歉!”我漫不经心地开口道。

    其实我觉得很公平,因为这些都是先前他们提出的条件。

    “不可能,我们家族根本拿不出两千亿,最多给你两千万,算是一点补偿。”李林母亲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我目光落到了她的脸上,带着几分玩味道:“你是认为我没见过钱吗?”

    “年轻人,别太过分了,凡事留一线,对谁都有好处。”李家一位红脸老者冷冷地开口道。

    我能感受到他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威胁。

    可惜,对我来说,半点作用都没有,我耸了耸肩,玩味道:“怎么,难道你们和我要钱的时候,那就是理所应当,我向你们要钱,就是大逆不道吗?告诉你们,这钱我要定了,少一毛都不行。”

    “这样吧,我当个中间人,唐风,你毁掉所有录像,李林向你道歉,从今往后,你们之间恩怨一笔勾销,你们觉得如何?”这个时候,我倒没想到,夏侯家的老二突兀地开口道。

    当这位老二开口时,夏侯家族老,包括三叔,夏侯天灵父母都皱了皱眉。

    先前,他们夏侯家族内部已经商量好,针对这次的事情,他们处于中立地位,说白了,就是两不相帮。

    而夏侯家老二这么一开口,无疑是破坏了现目前的约定,将夏侯家族也卷了进去。

    果然,夏家老二话音刚落,我目光已经转移到了他的身上,同时冷冷开口道:“你又算个什么东西,怎么,难道你愿意给他们李家补偿两千亿?”

    “你大胆!”

    夏侯家的老二勃然大怒。

    可以说,他的记忆还停留在唐风上次年轻比赛,在老二看来,唐风就算再厉害,也有个限度,也最多是他的晚辈。

    尤其唐风还喜欢夏侯天丽,那更该听他的话。

    岂料,我却没给他半点面子。

    “怎么,你想动手吗?”看着老二气急败坏的样子,我眼神一冷。

    一个强大的李家,我都敢招惹,也不介意多个夏侯家。

    主要是先前夏侯家族的表现,当李家人咄咄逼人的时候,他们夏侯家却没动静,如今,当我反击的时候,夏侯家族的人却冒了出来,纯粹是找骂!

    “我倒想看看你唐风......”

    “老二,坐下。”

    老二还真准备动手,可惜,却被夏侯家族的族老给制止了。

    老二脾气就算再倔强,他不敢违抗族老的命令,只是是恨恨地坐了下来,不过,目光却极为不善地盯着我。

    “好了,你们两家的事情,可以自行商议解决,我们夏侯家族只保持中立。”

    族老则缓缓地说道,也算是再次表明了夏侯家族的立场。

    “唐风,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两千亿没有!”那位红脸老者再次开口。

    同时补充一句:“我李家唯独不缺热血男儿,唐风,你还很年轻,以后的路也还很长!”

    这是一种赤裸裸的威胁,意思很明显,倘若我敢曝光,他们就敢灭我。

    假如是以前的我,或许真被他吓到了,毕竟,那个时候我的实力还无法和李家抗衡。

    作为隐世家族,本身就拥有强大的战斗力,惹急了他们,还真让人头疼。

    可惜,我现在所拥有的战力绝对不逊色于李家。

    黄飞,小巫师,秃瓢,木老,张少非,阿猫,高君臣,东子,许海浪,哪个不是高手?

    尤其是木老,凭借木老一人,恐怕就能把李家摧毁七七八八了。

    因此,想要战斗,我大唐毫无所惧,而且枕戈以待!

    所以,听到红脸老者这句话的时候,我冷冷地笑了:“我大唐也不是被吓大的,你李家若真牛逼,也不至于被血魔吓的到处乱窜,老家伙,我给你脸,只要你两千亿,希望你别不要脸,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到时候,可不是两千亿所能解决的。”

    “找死!”

    左一口一个老家伙,右一口一个老家伙,红脸老者本就是火爆脾气,听到我这样说的时候,他勃然大怒。

    并且身影快速闪电,直接扑了过来。

    修为无限接近于血臣,也算是比较厉害的人物,只是遇到了我。

    “啪—”

    红脸老者还没反应过来,就感到脸上一阵剧痛,整个人都被拍飞了出去,狼狈地摔倒在了地上。

    四周如同死一般的沉静,恐怕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吓到了。

    他们都知道唐风厉害,但红脸老者也并非弱者,在他们看来,就算是有差距,那差距也是可以弥补的。

    事实却推翻了他们所有的猜测。

    他们也算是意识到,唐风之所以狂,那也有狂妄的资本。

    “怎么,你们想群殴?”

    我发现其他七名老者同时向前,对我形成合围的趋势,因此,我冷冷开口。

    “我们七人修炼乃是一个阵法,无法对付一个人,还是对付一百个人,都会一起上,当然,你也可以叫帮手。”一名肥胖的老者冷漠回了一句。

    我嘲讽一笑,岂会不明白他这就是强词夺理!

    “既然是这样,那也行,我陪你们玩玩。”

    我撇了撇嘴,大手一挥:“小伙伴们,都给老子出来!”

    话音方落,无数金甲飞虫纷纷冲了出来,铺天盖地,一个个极为诡异。

    “金甲飞虫,你是巫师!”

    有人一眼认出了金甲飞虫,同时神色大变。

    “你很聪明!”

    我玩味一笑,同时,脸瞬间冷了下来:“给我灭杀!”

    他们七个人联合是很强大,如果他们都能达到血臣级别,或许可以抵抗。

    可惜他们连血臣都不是,岂能和金甲飞虫抗衡?

    “该死—”

    面对铺天盖地的金甲飞虫,他们完全懵了。

    “唐风,你敢杀他们,我们李家必灭你满门。”旁边,李林母亲怨毒无比地叫嚷了起来。

    “既然这样,我唐家满门就等着你们李家来灭!”

    我眼中杀机一闪而过。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