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说起职位,现在站在台上的人应该是安离,只不过沉默如安离肯定是没办法的,至于风天明,一会还有更重要的事,所以这个时候只能是秦半缘。

    不过还真别说,秦半缘倒像是很有经验的模样,挥洒自如,至少是嗨住了场面的。

    “并且,请各位注意,我们还是华夏作协官方推荐企业。”

    秦半缘话音一落,现场又响起了一片掌声,因为刚才所说的这个含金量的确比之前的要大很多。

    何为官方推荐企业,看上去虽然是一句空话,但能够大大的提升企业在行内的形象。

    就好像奥运会推荐用水是什么之类的,虽说本身的运动员也不一定会喝,但感觉瞬间逼格就上去了。

    大会到这里已经进行了足足一个小时了,不少记者都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韩公子还有多久才出来。”

    “好久没有大新闻了,就等韩公子了。”

    “其实我对这个韩安公司一点兴趣都没有,虽然听上去韩安公司一体化,能够原创以及自销,但太理想化了。”

    “可不是,如果不是韩公子,谁在意一家新公司。”

    ……

    在小声的窃窃私语中,公司背景介绍以及蓝图是介绍出来了。

    公司挑员工,同样有本事的,被誉为打工皇帝的那种,同样也是挑公司的,长期的发展前景,所以甭管媒体爱不爱听,反正说完就行。

    “接下来有请我们的风天明先生,为大家说一说,各位感兴趣的事情。”秦半缘把舞台让给了风天明。

    相比之下,风天明显得更加稳重,不徐不疾的走上舞台,手中拿着的是准备好的演讲稿,看了看台下的嘉宾与媒体,开门见山的说了第一句话:

    “我上来的主要目的,宣传即将发售的周刊杂志《韩风》。”风天明一开场就显得出人预料,如此明显直白没有技巧,也惹得刚下台的秦半缘皱眉,看他的脸色,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或许直接会上台,将其请下来。

    风天明继续道:“我简单,而又平铺直叙的介绍介绍我们杂志,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杂志将分为五个板块四个项目,太复杂了,我说起来累,相信各位听起来也累,所以在我看来,《韩风》是两个板块,一个板块是对于目前文学作品的一个统计总筹。”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句话是没错的,风天明的说话方式,有点像韩公子靠拢了。

    “挑一个亮点来说,比如在你寂寞的夜晚,不知道该看那本书,就可以买一本《韩风》,或许他会找到你的口味。”风天明这个宣传做的,真的和外面那些妖艳的小贱货完全不同。

    “当然如果你的口味独特,自然就没必要因为这个理由购买杂志。”

    其他,无论是从真诚的角度,还是从感情充沛,反正都是流露出我的东西是最好的气质,然而风天明现在在台上却流露出一种,好不好你自己用了就知道了的感觉,这种奇怪的感觉,也是抓住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至于另外一个版面,将是由韩老师操刀……那位《天都晚报》的记者朋友,请问你是有什么问题。”风天明顿了顿,看见下面有记者把手举得非常高,就先停下话头,点名。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韩公子操刀,是要刊新的短篇小说吗?”

    记者们是一听到韩轼的名字就激动,所以就问出了众人都想知道的问题,这天都晚报的记者还算是冷静的了。

    他继续道:“都知道韩公子,长篇短篇都能驾驭,并且也好久没有写过短篇小说了,他将以什么样的方式操刀。”

    当记者问道这里具体的时候,风天明沉默了一番,因为这方面还没有和韩轼确定。风天明不会把还没有确定的事情拿出来说。

    相反,下面的媒体都安静的等着回答,所以气氛一下凝固了。

    “这个问题,你可以问本人。”

    下一秒,一道冰冷的男声突然插入,天知道什么时候,韩轼来到了现场。

    “咔擦”、“咔擦”……

    韩轼就像一个天然的发光体,出现的瞬间,所有记者都举着相机拍照。

    无论前面是秦半缘说过话,还是风天明说过,当韩轼出现,他就是焦点。

    天都晚报记者瞬间接话:“韩公子,请问你对刚才的问题有什么回答。”

    “韩风周刊出来就自然清楚。”韩轼举着手道:“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一件事。”

    周刊出来自然就知道……这种任性的回答,恐怕也只有韩轼能回答。

    “我手上有一份报刊,是岛国图片报。”

    韩轼手上的报刊是日文版的,众人奇怪,图片报上岛国很著名的一线报刊,但和韩公子,以及韩安公司有什么关系?

    密密麻麻的片假名和平假名,完全看不懂。

    很快,他们就知道为什么了。

    “哦?没反应,抱歉,虽然日语是极其简单的语言,但你们也不会。”

    韩轼理所应当的道:“我来解释。”

    “刚才岛国与国家出版社达成了一项协议,在未来半个月之中,将会有五本推理小说的中文版在国内发售。”

    当记者们,还没有从日语极其简单这个嘲讽中清醒,就被韩轼后来说的消息给镇晕了。

    “这五个作者分别是安大朗、龙泰一郎、千鹤千子、小岛广乐福、白菊。”韩轼道:“至于翻译来的作品,全部都是各自的代表著。”

    安大朗,号称恐怖之鬼,所写的推理小说气氛渲染恐怖诡异,极受读者喜爱。

    龙泰一郎,变格派前辈,能够说是乙一的偶像,曾经两次获得江户川乱步奖。

    千鹤千子,在蓝星没有仁木悦子、夏树静子、宫部美幸、山村美纱这些女推理名家的情况,千鹤千子可以说是女推理名家第一人了。

    小岛广乐福和白菊,这两个人是同学,还是好朋友,并且写作风格也类似,但奇怪的是,这两个人还都出名了,并且出名指数还都差不多,是传统推理的前辈。

    五个人,随便拉出一个都是名家,当五个聚在一起,这就是记者们被砸晕的原因!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