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有电话的缘故,民朝在欧洲各国的大使馆都靠近郊区,大使馆会连带一个硕大的种植蔬菜的‘植物园’。  据说这些年光是国使馆人员自己种植蔬菜,节省下来购买蔬菜的费用都快能买下这块菜地啦。

    民朝驻英国大使馆就没有这个风格,因为民朝在维多利亚城外的农村地区有一个一百多平方公里的大农场。美国还在北美的时候,民朝就置办下了这么一个产业。有这么一个玩意,再弄个‘植物园’就显得很没意义。

    这个大农场也被当作民朝大使招待朋友的场所,8月旬算是夏末。此时的大农场里面蔬果丰富,正是最给人田园欢喜的日子。穿着普通的劳动装,民朝驻英国大使和匈牙利外长一起把成篓的苹果搬上卡车后车厢。即便是劳动的时候,民朝驻英国大使嘴也没闲着,他笑道:“你和英国外长说我们国对四夷的专用词,他大概会生气吧。”

    “我只是稍微加重一下语气而已。”匈牙利外长有些气喘吁吁的说道。他很不理解一件事,国人平日里从来不会表现出对农业的热爱,可真轮到干农活的时候,国人貌似从来不会拒绝。有人说国人天生就是最好的农民,这说法的种族主义理论并不成立。但是从统计学的角度来看却是很有道理滴。外交人员基本都被认为是化人,而这票国化人在种植上表现都很出色呢。

    把这最后一篓苹果搬上卡车,民朝驻英国大使和匈牙利外长一起坐进卡车,车子会把他们给拉回央大厅所在,这些苹果是给来宾们的礼物。在一篓苹果上坐稳,大使问道:“我看到消息说,匈牙利已经拿下康斯坦察,算是基本拿下了罗马尼亚的港口。难道匈奴人后裔痛打了罗马人后裔之后,还准备吞并他们么?”

    外长听了这个脑洞大开的联想之后,只能苦笑。罗马尼亚是罗马人的后裔,匈牙利被认为是匈奴人和马尔扎人的后裔,至少马尔扎人姓氏在名字之前是标准的东亚化特征。匈牙利有割取罗马尼亚北部的打算,却没有吞并整个罗马尼亚的野心。且不说当地罗马尼亚人的反抗,光是欧洲各国的干涉都会让匈牙利人难以承受。

    “我们只是希望后顾无忧的对付俄国人而已。”外长答道。

    “那就告诉你一个有趣的消息,沙皇已经把他的常备军调动到了乌克兰。”大使笑道。

    “哦?”外长疑惑的应了一声,他实在是不明白这个消息有趣在哪里。

    “如果我是匈牙利红军司令员的话……,如果是我们光复军面对这样的敌人,我们大概会倾巢而出,尝试打一个巨大的包围战。”

    匈牙利外长虽然当过兵,军事明显不是他的强项。更重要的是,外长同志并没有接受过军群级别战役的培训。如果是韦泽或者祁睿,他们只要稍微一听说法,自然而然的就可以想出一个粗略的大战役。

    见到匈牙利外长同志露出门外汉的表情,民朝驻英国大使忍不住叹道:“我的看法是,如果你们能够在紧挨着匈牙利的乌克兰地区进行一次战役,歼灭十万到五十万俄国常备军。我认为俄国大概就没有能力再打下去了。而这么大的损失会让俄国国内激烈动荡,那时候俄国上层就失去理性面对局面的能力。匈牙利则进入大有可为的阶段。”

    “呵呵,欧洲列强会干涉的!”外长并没有被美妙的未来弄混头脑。

    民朝驻英国大使笑道:“如果弄到列强干涉,才能维持俄国的局面,那不就正好证明了匈牙利的力量么?你们即便退出乌克兰,还有人敢追进罗马尼亚不成?”

    外长的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位于西部的匈牙利、位于匈牙利东部的罗马尼亚,还有位于匈牙利东北部的俄国国的地图。如果真的能做到这点,的确可以让当下的局面生巨大变化。不过……

    “这是民朝军委的看法么?”匈牙利外长问。

    “不。这是北美战区司令部的看法。”民朝驻英国大使从容答道。虽然这话其实很危险,一位大使转述某个战区司令部的看法,总有僭越的感觉。

    “我们会考虑。”匈牙利外长回答。

    “您来英国不就是为了让英国在匈牙利战胜俄国的时候,能够持不敌对匈牙利的立场么?而且我听说你到法国进行了游说。我觉得这一切的一切都建立在匈牙利先要赢的基础之上。我曾经参加过北美战争,战争结束之后考大学加分,上了大学之后到外交部工作。就我个人来看,匈牙利到现在只是积累起了战术上的出其不意,并没有获得一场战役上的胜利。更没有表现出击垮或者拖垮俄国的能力。所以列强们觉得俄国战争匈牙利只是个时间上的问题而已。外长同志,我认为您要以大国的思路来看问题……”

    夏末的丰收季节十分喜人,民朝的蔬菜水果品种极佳。特别是那个土豆,质地松软,香甜无比。蒸熟之后剥皮,蘸了椒盐或者起司奶油之类的佐料,吃起来极为美味。直接吃感觉同样特别好。油渣红薯条,外面浇上蓝莓酱,热乎乎的吃。红薯的芯是糖稀般的半固态,甜美的令人忍不住想拍案叫绝。

    英国客人们吃的心满意足,匈牙利外长则有些心不在焉。民朝大使已经把话说到再也不能更直白的地步。事实情况也是如此,匈牙利驰骋罗马尼亚的事情对匈牙利来讲是大事,在列强眼看来大概和小孩子打架一样。被认为靠武力打进罗马尼亚并且获胜的欧洲国家至少得有八个,匈牙利只是其之一而已。

    现在能够在乌克兰境内击败俄国的欧洲国家就只剩下家,若是能在战役围歼几十万俄军,匈牙利就正式成为与英国、德国、法国6军比肩的存在。那时候匈牙利当然也会元气大伤,可外长很清楚,能力的积累都是靠经历。如果只是靠想,任何一个欧洲小国都能够做称霸全球的美梦呢。

    “阁下,您看着有心事呢?”一个妹纸的伦敦腔让匈牙利外长从深思恢复过来,他连忙扭头看,就见一个不认识的妹纸站在他身边。外长很礼貌的问:“请问您是……”

    “我和您坐一条船来的北美。对您的言,能够靠自己成为统治阶级的一员,我非常钦佩。”妹纸说话的时候满脸崇拜的表情。

    “呵呵。”外长苦笑一声,他忍不住叹道:“想成为真正的统治阶级并不容易。我们都会限于自己的眼界与见识,错误的判断形势。”

    这话其实是外长自己的感叹,即便能够理解普遍的道理,他却还是觉自己没有大国眼光。在不同的基础上运作同样的道理,表现出来的差异往往会让人怀疑是不是道理不同。

    然而在妹纸眼,外长这种反应无疑是谦虚谨慎这项美德的反应。所以妹纸的眼崇拜之意更甚。她问道:“阁下,您认为怎么才能进步呢?”

    “怎么进步?”外长微微咬了咬牙齿,然后答道:“第一,得有人教。第二,得输得起。有着两条,你就可以进步。”

    和外长一起出访的工作人员此时挤到外长身边,“外长同志,英国次长请您过去。”

    “我有事要做,先失陪了。”外长对妹纸说了一句,起身向着宴会上的核心圈子而去。

    “大家可能见过,也可能没见过。这位是匈牙利的外长阁下。”见到人来了,英国外交部次长笑着对大家介绍。

    众人互相介绍起来,法国驻英国大使,德国驻英国大使,意大利驻英国大使,这些都是欧洲大国。等众人自我介绍完,英国外交部次长笑道:“匈牙利外长阁下相信匈牙利可以击败俄国,这可是他亲自说的。”

    不等别人说话,外长率直的说道:“没错。这是我亲自讲的。我坚信匈牙利可以靠自己的实力击败俄国。”

    几位大使都笑了。如果是前一天,外长大概会觉得这些列强没见识。然而现在的外长觉得这些人的表现还真的挺正确的。俄国绝非一个能够轻易击败的敌手,历史上所有小看俄国的国家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如果击败了俄国呢?”意大利外长笑道。看得出,小国的思维就是比较灵活。

    “我们希望匈牙利能够和瑞士一样获得永久立国的立场。”匈牙利外长答道。

    “可是即便永久立,也并不意味着能够永久获得和平。”德国驻英国大使问。这是一个常识,而不是什么惊悚的问题。

    “一般来讲,大家都会认战争不是永久立国挑起的,这种认知会有些道义上的优势。”外长认真的答道。

    “道义上的优势……”一众外交人员露出个各不相同的笑容。

    外长没有在意,欧洲公认的是实力优先,即便是瑞士也拥有不容小觑的军事实力。所以他斩钉截铁的说道:“匈牙利人会为了匈牙利的利益血战到底,这点不管匈牙利是不是永久立国,都不会有丝毫改变。不过我还是想对大家讲,匈牙利人民热爱和平,愿意维护和平。这种想法始终如一。我们也会投入战争,但是我们的战争必然是为了维护和平的战争!”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