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这里,冰王居然突然莫名的激动了起来。他虽然是幽芸山的四大兽王之一,可却一直被白煞压着,如果他有了和白煞对抗的本事,他岂不是就是真正的幽芸山的兽王了?

    念及此处,冰王越加的激动了,目光落在林放身上的八荒神甲的时候,就更加的灼热和期待了。

    林放一愣,没想到这个时候冰王,居然还打起了他身上这件八荒神甲的主意了。一时间,林放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贪得无厌的冰王了。

    “冰王,你看上我这件八荒神甲了?”林放诧异的看着冰王。

    “小子,你还挺聪明的。如果你不想吃苦头的话,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脱下来交给我,或许我一时高兴,还可以赐予你一些至宝。”冰王带着几分威逼利诱的神色说道。

    “真是有趣!”

    林放被冰王的这种愚蠢举动给逗笑了。

    冰王看着林放的笑容,却是愤怒不已,再也不多说,瞬间全力闪动,朝着林放攻击了过来。在他看来,林放虽然有八荒神甲护体,他无法伤害到林放,可林放终究只是个人类武者,体力总有耗尽的时候。作为魔兽的优势,他可以不吃不喝的长时间的战斗,但人类武者不行,哪怕是强如无极天人也不行。

    看着冰王再一次冲击过来的身影,林放也没有着急击败冰王,但也不再如之前那样被动挨打,而是施展出来差不多的力量,不断的磨砺现如今最合适他的战斗技巧。

    如此,两人短时间里又是交手了数十个来回,四周一片狼藉,都被两人战斗强大的余波给波及了。

    “你居然已经有了如此本事?”冰王诧异的看着林放,总算明白林放为何会笑他了。这一刻,林放表现出来的实力,足够和他平起平坐了。

    “没有这个本事,我也就不来这里了。怎么,你真以为我有那么傻?会带着宝物,自动送上门?”林放冷笑不已。

    说话间,两人并没有停手,林放可不想错过这么一个将要消失的对手。直到林放觉得这冰王已经没有磨砺作用之后,这才终于全力催动了身体内的力量。

    “彭!”

    林放和冰王的利爪撞击到了一起。

    像这样的力量碰撞,他们之间已经进行了不下百次了,可每一次都毫无意外的是势均力敌。

    可这一次,力量撞击的一瞬间,冰王脸色顿时大变,林放那刺来的一剑,犹如浩瀚无边的洪水猛兽,轻易的就将他巨大的身躯给淹没。

    “怎么会这样?”

    冰王震惊之余,整个身躯瞬间倒飞了出去,利爪虽然没有被折断,可那强大的力量冲击,却直接撞击在了他那巨大的身躯上,瞬间让冰王受了内伤。

    “你居然已经有了堪比无极天人的力量!”冰王张大不可思议的大嘴。

    “你这身子骨果然厉害,硬抗了我全力一击,居然都还能保持原有的实力。”林放也惊愕不已,他本以为自己这一剑,不应该只是伤了冰王,至少也应该可以让冰王的实力有所减弱。

    可事实上,冰王虽然受伤了,但伤势并没有严峻到影响实力的发挥。

    “小子,算你狠!”冰王也懒得废话,明知道不是林放的对手,自然不会傻等着给林放揍,当然是第一时间选择逃命了。

    而且,这冰王逃命的速度还真别说,哪怕林放有心想要追击都追不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冰王消失在视野之。不过,林放本来就没打算真杀了冰王,毕竟这冰王也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活下去的了。

    林放看着冰王的老巢,自然不介意亲自进去扫荡一番了。不过,结果却让林放有些失望,虽然老巢里有不少好东西,但对于现如今的林放来说,早已经看不上眼了。

    “看来好东西,林凡早就过来扫荡了。”林放喃喃的说着,手上却没有停下,这些东西林放看不上,可还有很多人愿意花大代价购买的。

    在搜刮了这冰王的老巢之后,林放这才开始按照金峰给的坐标,开始寻找幽芸山的那些罕见的至宝。这些至宝,一旦死神宫殿开启之后,便再也无法从这幽芸山之诞生出来了。所以,今后这样的至宝的价格,只怕还要接着不断的往上递增的。物以稀为贵,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果然,就在两天后的一个午时分,原本还晴朗的天气,却在幽芸山的上空,莫名的开始汇聚了一层阴霾,这阴霾渐渐的越来越多,将空的太阳也完全的遮蔽住了。

    “开始了吗?”

    林放抬头,看着被阴霾笼罩的天空,他知道金峰说的异象应该要开始了。也就是说,死神宫殿也应该在这个时候要开启了。

    说完,林放整个人瞬间御空而行,快速的朝着死神宫殿赶去和金峰汇合。

    而就在林放赶路的时候,林放亲身的感受到了,一股让人莫名感到毛骨悚然的寒意,渐渐的在四周升起,一时间空着阴霾居然好像要活过来了一样,挥动着狰狞的獠牙,朝着整个幽芸山开始咆哮怒吼!

    起风了!

    这个时候,不知道从何而来的狂风,从微弱到狂暴,随即快速的席卷整个幽芸山,最先遭殃的自然是幽芸山的那些各种植物和天材地宝,被这狂风席卷,然后送入高空那面目狰狞的阴霾面孔之。

    得到这些东西的补充,空的狰狞面孔似乎也越来越明显,似有一头远古的恶魔,跨越了时空而来,只露出了一个狰狞的脑袋,不断的对着地面发出怒吼。

    “轰隆隆!”

    打雷了!

    一道道惊人的闪电不断的照亮了被阴霾遮蔽的幽芸山,在这一道道的闪电之下,那些弱小的魔兽,居然全部匍匐在地,战战兢兢的颤抖着,内心本能的出现了无尽的惶恐。

    狂风不歇,闪电雷鸣,此刻的幽芸山被阴霾笼罩,气息莫名的低沉,莫名的阴森恐怖,似乎整个幽芸山都已经深处炼狱之,再也看不到半分的生气。

    “咚!”

    “咚!”

    “咚!”

    ……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声声悠远的战鼓之音在幽芸山每一个角落响起,起初很微弱,如果不仔细听,甚至都无法听到,渐渐的,这些战鼓之音,变得响亮起来,最后干脆声如雷鸣,将原本的雷鸣之音都给直接覆盖了过去。

    如此战鼓之音,别说是普通人根本无法承受,哪怕是有些修为的武者,只怕也会被震的眼昏头花。可就在这样的战鼓之声下,却隐约的开始带出了另外一种让人不由心血澎湃的厮杀声。

    阴霾的天空下,除了那张已经明显到极致的狰狞面孔之外,居然又出现了许多的模糊影子,远远看去,就如同战场冲杀的勇士,在战鼓声下,勇往直前的朝着前方狂奔而去。

    林放震惊不已的望着天空的这一幕,不由想到了金峰说过,这幽芸山本是禹王和蚩尤决战的战场。

    “难道那空的虚影,折射的就是曾经发生在这里的那场跨时代的决战吗?”林放喃喃的说着。

    于此同时,不断有尖锐的声音响起,有怨恨,有怒吼,有不甘,有愤怒……

    此刻,林放亲眼见到了,不少就在他身边不远处的魔兽,无论修为实力高深,居然都在这一刻,随着狂风的吹拂,渐渐的化作了灰烬,而灰烬升空之后,居然又化作了一道道让人望而生畏的邪恶气息,最后回归到空的阴霾之,成为阴霾的一部分。

    “怎么会这样?”

    看到这震人心魂的一幕,林放却也无法理解,为何这魔兽山脉的强大魔兽,会被劲风化作灰烬,灰烬为何又最终成为阴霾的一部分。

    那些劲风,让林放奇怪的是,居然会避开林放,对林放一点作用都没有。此时此刻的林放,虽然身处在这幽芸山之,却又好像不在同一时空,如同一个历史长河之外的旁观者,除了可以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之外,居然什么也做不了。

    震惊之余,林放也不再停留,而是继续朝着金峰所在的死神宫殿快速的飞去。

    没多久,林放就来到了死神宫殿之外,只见金峰此刻悬空而立,神色凝重,抬头一直盯着天空,不知道他此刻内心到底在想些什么。

    “金特使!”林放下意识的开口喊道。

    金峰闻言,这才看向了林放,随即露出了一丝无奈的笑容道:“林放,死神宫殿马上就要开启了,到时候一切就只能看你的了。希望这一次,能够彻底的灭掉蚩尤这个大魔头!”

    “我会尽全力的!”林放十分肯定的点头。

    金峰没有再说话,只是微微笑了笑,然后又一次的抬头望天。只见这一刻,天空之上,那阴霾凝聚的面孔,猛地张开了血盆大口,似乎在怒吼!

    紧跟着,一道黑色的光晕,如同巨大的水柱一般,笔直的朝着地面的死神宫殿倾泻而来。

    见到这一幕,悬浮的金峰,居然没有丝毫的迟疑,看上去弱小的身躯,直接朝着那黑色光晕的水柱投身而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