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大大们过年好!!!红包什么的都留下!!!,没有?那各种票都给我!!!!)

    接着三人就端起了杯子,不过每个人心里面却是各怀心思。随后安迪大喊一声,“开始!”三天就开始喝酒。

    帕丽斯的速度很快,果然是久经战阵,伊万卡的速度也不差,可是和帕丽斯相比还是差了一点,安迪的酒量确实不怎么,七八杯下肚,就感觉有点上涌,急忙压了下去,等他端起第十杯的时候,帕丽斯和伊万卡就已经分出了胜负。

    帕丽斯一副得意的样子看着脸色有点难看的伊万卡,安迪就是再迟钝也看出了两人之间出现了问题,有些郁闷的端着酒杯坐了下来,仰头看着站着对峙的两女,心里感叹着无妄之灾。

    想到后世帕丽斯和伊万卡两人的关系,也就释然了,两人好的时候,帕丽斯都签约了川普的经纪公司,不知什么原因决裂了后,两人的名字便再也没有一起出现过。

    这些千金们果然都是坑!安迪不由心里吐槽,正想着失神的时候,眼前一暗,一张带着香气的嘴唇覆盖在他的嘴上,一条灵活的香舌冲进来卷走口中的唾液后便分离,安迪目瞪口呆的看着伏着身子慢慢直起来的伊万卡,一张美艳的俏脸上布满了红晕。

    “啧啧~~~”安迪回味无穷的砸吧了下嘴巴,正想感叹一句,就看到伊万卡拿起自己的手包,和脸色难看的帕丽斯对视了一下,冷哼一声,迈动着优雅的步伐离开了酒吧。

    “这~~~伊万卡这是怎么了?”安迪刚开口问完就知道自己问了个傻问题。

    果然,抬头看向昂着头,微侧着脸,双眼似乎带着一丝嘲讽,高傲的看着他的帕丽斯,“好吧,好吧,我问了个傻问题。那么,去跳舞?”

    “呵~~~就你那僵硬的舞姿,是要折磨我吗?陪我喝酒。”帕丽斯拿起桌上的酒瓶开始倒酒,很快就倒满了桌上的所以空酒杯。

    安迪舔了舔嘴唇,他真的有点头晕了,自己的酒量果然不行啊,几杯龙舌兰下肚就不行了。

    陪着面色不是很好的帕丽斯喝了几杯,安迪有点不喜欢两人之间的沉闷气氛,他又不是来陪帕丽斯郁闷的,透过昏暗的灯光看了下腕表。

    帕丽斯注意到安迪看时间,看向那张年轻英俊的脸庞,眼中闪过一丝chun意,轻舔香唇,拿起一杯龙舌兰喝下,伸出手臂揽住安迪的脖子,毫不犹豫的吻了上去。

    带着香气的酒水被渡了过来,安迪贪婪的和入口的香舌纠缠了起来。

    两人似乎是黏在了一起,直到两人感到了彼此粗重的呼吸声,但两人谁也不舍分开。

    “姐。。。姐~~~该死的。。。”尼基热舞的有点累,冲进卡座里刚叫了一声就看到了一对狗男女在肆意的互啃着,自己的姐姐的衣服已经被撂了起来,男人的手在她身上摸索着。

    两人听到尼基的声音,才依依不舍的分开,安迪抽出伸进帕丽斯上衣的手,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帕丽斯俏脸上带着红晕,从安迪的腿上站起来,整理了下衣服,没好气的看向正气鼓鼓坐在沙发看着自己的妹妹。

    尼基真心对姐姐嫉妒,即使前几年的录像带的耻辱无法抹去,但是姐姐的魅力自己似乎永远也赶不上,一直被她笼罩在阴影里。

    她也喜欢帅哥,而安迪具备了所有的优点,身材,样貌,名气和家世都是恋爱的好选择,自己姐姐却又占了先机。

    又陪着姐妹俩喝了几杯,安迪真的是感觉醉了,头晕的厉害,脸也红的厉害,虽然意识还清醒,看了下时间,已经凌晨1点了。

    强忍着晕眩,准备和两姐妹告辞,虽然很想和帕丽斯来一次,但顾虑还是有的,再说还有一个鲜嫩的小美女在等他,麻烦还是少点好。

    玩帕丽斯也就是圆前世吊丝的梦想,即使那时的帕丽斯已经臭水沟了,但架不住人家的名气大啊,被她选中的男人还是很幸福的,真论其条件来,安迪真心看不上她的干巴身材,虽然腿长结实,但胸太小啦。

    站在不远处的约瑟夫和肯尼看到安迪歪歪扭扭的站起来,知道老板喝醉了,本来想上前去扶,不过看到老板又被拖按在沙发上,相视苦笑,看来今晚有的熬了。

    帕丽斯有点醉了,妩媚的拖着同样喝多的安迪歪歪扭扭的走进了电梯,两人的保镖沉默的跟上,进入电梯,两人就吻在了起来,四名身材魁梧的保镖把两人挡在身后。

    在华尔道夫酒店,希尔顿姐妹常年住着总统套房,从小就住在里面,客房管家看到帕丽斯和安迪搂抱着走了过来,急忙打开房门,两人进入后就带上了房门,四名保镖默契的坐在了外面的沙发上。

    大战开启,总统套房里响起帕丽斯大声的尖叫声,强烈的征服感和酒意让安迪没了怜香惜玉,有的只是野蛮。

    各种野蛮冲撞。

    各种拱,即使胸小,胸豆小,也是拼命的拱。

    各种过期酸奶喷脸。。。

    酒醒后,帕丽斯真的有点被吓坏了,而安迪似乎是释放出了心里阴暗面一般,抱着有点惊慌的帕丽斯冲进了浴室。

    浴缸里解锁着所有姿势,各种加藤鹰之手,卖力的调教着帕丽斯。

    帕丽斯浑身无力的看着躺着身边的安迪,心有余悸的看向已经偃旗息鼓的凶器,她本来就瘦,那种贯穿和撕裂对她来说简直就是犯罪。

    “你是想杀了我吗?”帕丽斯脸上的红晕依然没有褪去,带着一丝媚意的埋怨道。

    安迪拍了一下她的小屁股,嗤笑道:“我也没想到你竟然那里会动,收缩自如,是练瑜伽的效果吗?接下来就看你的了,你的口技还是不错的,卖点力气,让我好好感受一下。”

    “去死,我要睡觉,现在都4点了,天都快亮了,不行了,先睡会儿。”帕丽斯实在是被安迪折腾的有点厉害,体力消耗的太大,说完就缩进安迪的怀里闭上了眼睛。

    安迪轻抚着她光滑的后背,心里还矫情的吐槽道:“我他妈的到底还是上了,这个未来的YIN娃自己怎么和她相处啊!还真是难办。”

    上午十点钟,安迪被身下的舒爽惊醒,睁开朦胧的双眼,被扎起的金色秀发,双手握,入口滑,一线喉,果然是好技术。

    安迪双臂枕在脑后,盯了一会儿天花板,闭上眼睛享受着。

    。。。。。。

    “该死的,你差不多就行了,嘴都累死了!”帕丽斯没好气的拍在安迪的大腿上。

    安迪猛地睁开双眼,翻身上马,狞笑着:“喂不饱你就不下床!”

    三天后,安迪面色难看的走出了华尔道夫酒店,没办法,再不走也是心有意而力不足啦,磨破皮了都,也已经吐不出酸奶了,还留着干嘛。

    至于帕丽斯,正瘫软的趴在床上给相熟的媒体打电话,屁股上的伤痛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好的,毕竟安迪是第一个走了她后门的男人,而且还那么变态。不管什么姿势结束,酸奶都会喷在脸上,怎么都阻止不了他的这个古怪行为,帕丽斯也是醉了。

    “嘶~~~”

    帕丽斯恼火的把身边一个用完的润滑液空瓶子扔了出去,“该死的混蛋!”

    她要在网站上拍卖贴身用品,包括床,枕头等,成交金额的10%捐给红十字会,为了女同胞们的健康,她要发起无xing运动,为了能让女同胞们节制xing爱,她自己会做出表率,还会成立“单身女郎俱乐部”,会员一年内不准有xing生活,一切以事业为重。。。。。。

    至于真正原因,安迪和帕丽斯心照不宣,当然还有尼基也清楚,只不过完全是鄙视的冷笑。

    因为她在三天里不止一次的冲进套房里,看到自己的姐姐被各种贯穿蹂躏,简直就像一只发QING的母狗,毫无节操的被玩弄,虽然她也很想加入,可惜被姐姐怒视着赶了出来。

    布鲁克林戴克对于安迪消失的四天,一脸的幽怨,只不过自家知自家事,安迪很给面子的赔笑道歉,然后逛街扫货表现道歉诚意,少女不久就被摆平,又傻白甜的开始秀恩爱,至于是否假装的,就不在安迪的考虑范围内了。

    当然,因为安迪的过分放纵,已经被帕丽斯榨干了,所以在小美女的幽怨眼神中,老老实实的回到家里,被母亲各种耳提面命,至于奥斯顿就更和吃了苍蝇一样,他消失的三天,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和帕丽斯在干嘛,自然没什么好脸色给他看。

    好在安迪并不在乎爸爸的态度,只要安抚好李婉晴就可以了,老老实实的开始在家里码字写小说,期间也和环球音乐的人见面谈了谈合同,签字拿钱准备录单曲。

    小日子过的倒也舒坦,只是布鲁克林戴克却开始忙碌了起来,因为炒作的关系,她现在的名气也大了些,各种时尚杂志邀请拍摄照片,让她乐此不疲的开始四处奔波,她知道这是谁的功劳,所以几乎每天都打电话表现一下对安迪的思念,安迪也没有压力的照单全收。

    生活就是这样,时间长了就习惯了。无论是每天洗澡,喝冰水(也就是凉水,天朝喝热水什么的美帝人没少吐槽),吃牛肉,吃沙拉酱满满的蔬菜沙拉,乳酪,培根,还是贴面礼,对母亲说爱你,被狗仔跟拍,从报纸上看自己的新闻,都慢慢的习惯了,成为了生活中的惯性。

    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对前世天朝的种种还是不由自主的去回忆,去怀念。

    全世界所有民族里,华人对故乡和根的牵绊是谁也比不了的,只要人是从天朝里走出来的,当然,这个没绝对,也有人向往外面的世界和生活,但是老去的时候,落叶归根才是华人最后的执念。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