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一缕阳光普照大地,暮色褪去,空气是都多了一丝活泼的味道。

    秦寿随便坐在一个椅子上,闭目养神。

    全身的灵力不断运转,稳定修为。

    资质提升之后,他运转灵力的速度似乎都要比以前提升了好几倍,虽说修真一道,能够成为一方大能者,主要还是靠毅力。但是资质天赋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拥有一个好的修炼天赋,成为一个绝世大能的机会也要大上很多。

    这一次获得玄阴之体,不仅一下子突破到练气六层,更为惊喜的是灵根蜕变,脱胎换骨,就连元神都得到了强化。

    大概是夺了顾小月灵根的关系,秦寿本能觉得顾小月变得亲近了很多。

    此时顾小月悠悠转醒,看了看一眼闭目养神的秦寿,再看了看床上的一片狼藉,自己全身上下身无片缕。下身隐隐作痛,她立刻回想到了昨天晚上的疯狂。

    脸颊顿时升起一片红晕,满眼羞意。

    想到自己昨天的放浪之态,她顿时羞愧的无地自容。

    她不知道昨天晚上索取了多杀次,总之最后累的睡着了。

    “还好是秦大哥,要不然······!”

    想到昨夜的缠绵,她竟然心中又有了一丝期待。

    “秦大哥和看上去有些不同,虽然表面上有些消瘦,但胸膛异常的结实,而且有着八块腹肌,完美的人鱼线,还有那······啊!呸,顾小月,你在想什么呢?你怎么能想这些东西,真是羞死人了!”她使劲的摇了摇小脑袋,想要甩开这些羞耻的想法,可是脑海中却不断浮现出那些画面,实在是让人面红耳赤。

    “你醒了,收拾一下吧,我们该离开了!”

    秦寿随口说道。

    “好······好的,秦大哥,等······等我一下!”

    顾小月穿戴整齐之后,看了看白色床单上的点点鲜红的梅花,有些难以启齿的瞥了秦寿一眼。

    “秦·····秦大哥,我能不能把这块床单也带上!”

    “嗯!你随意。”秦寿点了点头。

    出了卧室,顾小月一眼就看见倒在客厅的一男一女,似乎连衣服没穿,好像是被人用被子捂着给直接丢在了沙发上。

    她古怪的看了秦寿一眼,才意识到这可能是别人的家。

    下了楼,四号楼门口正围着不少警察,其中还有特勤局的人员,三十二层楼遭到了非一般性质的破坏,特勤局的人出现也很正常。

    昨天特特勤局的人都快忙疯了,保护顾小月的几个特勤局人员被杀,现场只留下施暴一个活口,已经送往医院。还有顾小月被绑架,程雅茹被杀。偏偏这个时候他们还联系不到秦寿。

    “是秦局和顾小姐,快,赶紧通知李队长和徐队长他们,就说顾小姐已经安全了!”一个特勤局小组组长对着身边的人吩咐道。

    “是!”

    那个特勤局的小组长见到秦寿,立刻跑了过来,恭敬的敬了一个礼。

    “秦局!”

    “嗯!”秦寿点了点头。

    秦寿正打算带着顾小月离开,突然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衣衫不整的跑了下来。

    “警官,别让那两个小偷跑了,赶紧抓住他们!”

    秦寿回头一看,正是昨晚被他打昏的那个男的。

    “干什么?干什么?瞎嚷嚷什么?”

    一群警察中,走出一男一女,难得四十多少,穿的是高级警官警服,他身后跟着一个女人,这女人秦寿还认识,正是有过几面之缘的市刑警队队长孟淑君。

    那中年男子走在她前面,很显然要比她高一级。

    自从李世忠被纪检委带走之后,听说最近华城有来了个新的公安局副局长。应该就是这个中年男子了。

    孟淑君看见秦寿,也是微微一愣,随即恨得牙痒痒。那一巴掌的仇,她现在还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警官,我要报警,就是那小子,一男一女,昨天晚上跑到我家,入室抢劫,还将我和我女朋友打昏了,你们一定不能让他跑了啊!”

    浩东指着秦寿,一脸愤怒。

    几个警察瞬间围了过来,将秦寿围住,“先生,现在有人指认你入室抢劫,希望你能跟我们回警局一趟,配合我们协助调查!”

    “不必了,我还有事!”秦寿为了避免麻烦,直接掏出一个证件。

    一名年轻的警察接过证件,打开一看,顿时脸上的表情惊异不定。他立刻跑到身后,将这个证件交给了那个身穿高级警服的中年男子。

    “楚局长,您看······”

    中年男子接过证件,打开一看:“国家特勤局湖中省分局副局长秦寿?”

    楚云鹏脸色大变,特勤局他自然知道是什么部门,这可是国家秘密部门,特勤分局副局长比他这个市公安局副局长牛逼了不知道多少倍。

    特勤局的人见官大一级,湖中省分局副局长,就算是市委书记见了也得小心翼翼的问好。

    “这个年轻人,真的是特勤局的副局长吗?”楚云鹏脸上惊异不定。可是这证件也不像是假的。

    旋即他看到了在一旁给秦寿点头哈腰的特警局小组长胡中行。额头顿时冒出冷汗。

    “都闪开,都闪开,秦······秦局长,您······您的证件!”楚云鹏小跑过来,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恭敬的敬礼道。

    一副点头哈腰的模样。

    “嗯,没什么事我先走了!”秦寿收起证件,转身就要走。

    “不能让他走,这小子入室抢劫啊,警官,不信你们去查查监控,我没有说谎!”浩东大声吼道。

    “你小子瞎嚷嚷什么,以首长的身份地位,会跑带你家去入室抢劫,这不是笑话吗?就算真跑到你家,那也是执行国家机密任务,国家机密任务,你懂吗?”

    “执行国家机密任务,需要跑到我家去滚床单吗?还尼玛连床单都偷走了。”浩东一脸愤然道。

    顾小月脸一红,因为那白色的床单正好在她手上。

    “你小子懂个屁,都说是国家机密任务了,岂是表面上那么简单,行了,该回哪回哪去,到时候国家会给你补偿的!”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