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出什么来了吗?”见易八停下了脚步,我便一脸好奇地问了他这么一句。

    “怪!”

    易八那家伙,也不知道是在故意吊我胃口,还是怎么的?愣了半天,他就从嘴里吐出了这么一个字。

    “怪在什么地方,你倒是说说啊!”我道。

    “金钩挂月左旋形,长房二代做公卿。”易八念叨了这么一句,然后解释道:“此穴犹如金钩倒挂,且为左旋形状,那便是说明,家中长房两代人都能做大官。”

    失踪的那具尸体是张怀成的,他有个儿子,叫张栋。按照易八所说,岂不是张怀成的儿子张栋,和他孙子都可以做大官。这坟埋得,可以福荫两代人啊!

    “坟埋得这般好,张怀成还能被养成僵尸吗?”我问易八。

    “从这坟来看,那埋张怀成的人,应该是想用这块福地,消散他身上的煞气。虽然张怀成魂魄都给勾了,但再怎么说,其都是会认自己孩子的。”易八大大地舒了一口气,道:“这事儿也不知道是哪位高人做的,不过他算是帮了我们大忙啊!安抚了张怀成,剩下的六具尸体,也可以下葬了。”

    “这样的福地好找吗?”我问。

    “如此福地,那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易八叹了口气,道:“能发现这块福地的人,绝对是个高人。甚至我怀疑,这块福地,很可能是那高人,留给他自己的。”

    “把这么好的一块福地让出来,那高人还真是高风亮节啊!”我叹道。

    “虽然不知道那高人到底是个什么心态,但其能把这么好的一块福地给让出来,足可见其的人品,绝对是不差的。”易八说。

    “接下来咱们有需要做的吗?”我问易八。

    “把这样的福地都给献出来了,咱们很有必要去把那高人找到,对他表示一下感谢啊!”易八说。

    “怎么找?”我问。

    “我估摸着,那位高人应该是张家村的。咱们这就去村里打听一下,看能不能打听出点儿消息来。”易八说。

    拿定了主意,我和易八便回了张家村,找了几个信得过的村民,打听了一下。

    张家村里面,在风水方面懂一些的,确实是有一位的。那是一位老人,叫张广德。顺着村民们指的路,我们很轻松的找到了张广德的家。

    张广德的家看上去,就像是普通的农家,并没多少特别之处。

    “有事吗?”张广德家的大门是开着的,一走到门口,他自然就看到了我们。

    “张怀成的尸体,是你埋的?”易八这人向来直接,他寒都没寒暄一句,直截了当地就问了出来。

    “你们找到他的坟了?”张广德也没绕弯子。

    “嗯!”易八点了一下头,那坟可是块福地啊!费了好半天力气,我们才把它找到。

    “如此隐蔽的地方都能找到,你们二位,果真是有大本事的人啊!”张广德很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张家村这边,只要我这条老命还在,便不会再随便死人。你们两个,不用耗在这里了,去做你们应该做的事吧!”

    “那就多谢了!”我跟张广德道了一声谢。

    “该说多谢的是我。”张广德长叹了一口气,道:“我是张家村的人,村里的事,本就是我的事。一夜之间死了七个人,确实是我的疏忽。吃一堑长一智,最近这些日子都不会太平,我不会再大意了。”

    看来,驸马墓周围的这些村子里,都是有能人的啊!张家村有张广德这样的能人坐镇,我和易八自然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去驸马墓那边了啊!

    跟张广德告了辞,我和易八立马就开着破面包去了青龙湾。

    麻婆子家的大门是紧闭着的,看样子魏晨鑫没在家。他没在家里,只可能是跑到驸马墓那里去了啊!

    驸马墓那边该不会有情况吧?我和易八没敢有半刻耽搁,赶紧便小跑着向着驸马墓去了。

    在我们到底时候,驸马墓附近的树林子里,躺着好几具血淋淋的尸体。这些尸体里面,有几个我是有印象的,他们是段叔的人。

    血迹还没有干,证明这些人应该是刚死不久的。

    我和易八在外面找了一圈,但一个活人都没有发现。

    “难不成他们进墓了?”我问易八。

    “很有可能。”易八点了下头,道:“驸马墓已开,段叔他们的奸计,看来是得逞了。”

    “刚才我们找了一圈,并没有看到盗洞什么的啊!”我有些疑惑地看向了易八。

    “驸马墓可不是一般的古墓,挖盗洞肯定是挖不进去的。”易八皱起了眉头,道:“要想进去,办法恐怕只有一个,那就是破了这墓的风水局。”

    “破风水局?难道甘启明的本事有那么大,把这驸马墓的风水局都给破了?”我问易八。

    “刚才我们看到的那些尸体,不知道你数没有,不多不少,正好是七具。”易八说。

    “张家村死了七个人,这里出现了七具段叔他们的人的尸体,难不成这是甘启明故意安排的?”我问。

    “七煞破阵。”易八皱着眉头,从嘴里吐出了这么四个字。

    阴阳相合,同性相斥,阴见阴为偏,见阳为正,是为七煞。对于七煞这玩意儿,我只了解个大概,在运用方面,我是十窍通了九窍——一窍不通。

    “既然驸马墓这阵已经破了,咱们要想找到入口,不就应该很容易了吗?”我问易八。

    “用了七条自己人的性命打开了驸马墓,段叔他们自然不会让别人跟着捡便宜啊!因此他们在进去之后,立马就把入口给隐藏了起来。”易八说。

    “你手上那定龙盘,用来找入口能找到吗?”我问易八。

    “不好说。”

    易八给了我一个不确定的答案,不过在说完这话之后,他还是把定龙盘给拿了出来,叽里咕噜地念着经文,在那里测了起来。

    定龙盘的指针转了起来,转得飞快,而且还忽左忽右的。我见易八使用过无数次定龙盘,但从未像此次这般过。

    “看上去好像有些不太对啊!”我对着易八说道。

    “不是好像,是确实不对。”易八说。

    定龙盘的指针已经转悠好半天了,但并没有半点儿要停下来的意思。易八从青布口袋里摸了一道符出来,猛地拍在了定龙盘上。

    符冒起了青烟,燃了起来。在烧成灰烬之后,定龙盘的指针终于是不再乱转了。

    “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我一脸懵逼地问易八。

    “驸马墓的气场果然够强大啊!定龙盘在这里都起不了作用,要我刚才不及时用符把盘给封了,估计这定龙盘,得毁在这儿了。”易八心有余悸地说道。

    定龙盘可是一件上等的法器,之前用它,那是从未出过错的。在驸马墓这里,只是用来测一下入口在哪儿,这宝贝居然差点儿就给毁了。

    “接下来你有什么想法吗?”我问易八。

    “定龙盘都用不了,咱们身上别的那些宝贝什么的,自然是没有哪一件可以用的。”易八叹了口气,道:“事已至此,就算是硬着头皮,咱们也得上啊!法器用不了,那就用脑子。”

    用定龙盘来找入口,只需要跟着指针走,就能看到。易八说的看脑子,那是用他的风水造诣,通过周遭的地势,以及驸马墓的布局,还有日月星辰什么的,判断出入口的位置。

    易八踏着步罡在那里观察,每走一步,他便会叽里咕噜地念上那么一段。念完之后,他会就地取材,用树枝什么的做个小记号。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