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洲大陆的万里冰原上,两个飘忽的身影迈步在这雪地冰原,松软的白雪上却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仿佛两人根本不存在质量一般。

    那两个白衣身影女的眉宇间透着一股妩媚,男的则是一种贵族气质的俊朗,飘舞的纯白衣带与这银白的天地融为一体。

    那女子秀嘴微张开口说道:“大哥,刘道长行事还真是出人意料呢。没想到他居然用玄火鉴抢了青云门的诛仙剑,害的我们得替他背着个黑锅,青云门的那些家伙追得挺紧。我们这才刚刚躲到这极北冰原,他们就已经得到消息追来了。”

    俊美男子不在意的说道:“刘道长是我们的恩人,替道长担下这黑锅就算是我们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吧。刘道长虽然不在乎正邪之分,但是他还有一个门派的弟子需要照顾,若是与青云门交恶少不了一场无休无止的厮杀。”

    这两人真是因为刘轩的介入而得以保存性命的三尾妖狐与六尾天狐,萧逸才在焚香谷得知诛仙剑有可能是被狐族高手躲在,在回到青云门后就立刻将事情禀报给道玄真人。

    道玄真人则迅速发动青云门千年的底蕴关系开始查找狐族的下落,最后将目光放在了这保有玄火鉴的六尾身上,大竹峰首座田不易带领一众青云精英弟子展开的长达数月的围追堵截。

    六尾天狐由于一身修为费去了十之八九,这短短半年的时间对于恢复功力根本起不来多少作用,与他便带着三尾遁入了无人迹的极北冰原隐匿行踪。

    不知何时,整个天空突然隐藏下来,呼啸的寒风变得更加急速发出凄厉的号声,刺骨的风刮起地上的雪,天上地下都模糊不清了。

    骤然的风雪吹得人睁不开双眼,六尾看着有如深渊的泥潭的雪舞对三尾说道:“三儿,趁着这突如其来的风雪我们赶紧走,甩开了青云门的追兵便能好好休息一下了。”

    三尾搓了搓有些冻僵的双手说道:“好的大哥,回头若是见到刘道长可要让他好好请我们吃上几顿,我们帮了他这么大的忙,他不有所表示怎么说的过去。”

    说着三尾不由的咽了咽口水,仿佛想到的什么人间美味让她连自己的形象都不顾了。

    看到三儿这嘴馋的模样,六尾也不禁笑了起来说道:“没错,刘道长做菜的手艺说不定比他的修为还要高深,是该让他请我们大吃一顿。”

    两人说笑着快步行走于风雪之中,不过几息的功夫,原本来时的方向没有了任何的踪迹,连两人在空中的留下的气味也随着寒风消逝。

    而几十里外的一处冰窟中,田不易气呼呼的坐在冰窟正中的一块寒冰上,赤焰剑悬浮在他的面前给这寒冷的冰窟提供一丝温暖与光亮。

    冰窟在极北冰原上有极强的保温作用,热量的传递主要有对流、传导和辐射三种形式,然而冰窟入口曲折蜿蜒且有位于地面之下,空气对流并不明显,传到与辐射这冰窟中的作用更是微乎其微,所以众人即使一身单衣也丝毫不觉寒冷。

    其他随田不易而来的曾书书、陆雪琪、宋大仁等人则坐在四周一言不发,谁都不愿在此时去触田不易的眉头,要知道这胖乎乎的大竹峰首座可不是好说话的主。

    一开始道玄与田不易还担心既然狐族能够以玄火鉴硬抗诛仙剑阵,那么自己这些下山追踪的弟子是否是羊入虎口,不过在田不易与六尾照面之后,这样的担心就完全消失了。

    三尾的修为不过与一般的青云弟子相当,而六尾似乎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强大,青云门这一路可谓是顺风顺水好不容易就要在这极北冰原追上了,却不想来了一场暴风雪将对方的行迹完全隐匿。

    几个月的辛苦打了水漂,也难怪田不易会在那生闷气,天不助你,他田不易又能如何?

    过来许久,宋大仁那人这温好的干粮递到田不易面前说道:“师傅先吃点东西吧,等风雪过后我们在出发寻找那两只妖狐的踪迹。”

    “风雪过后?风雪过后那两只妖狐早就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一开始是他们没有想到我们在寻找他们,如此我们才能寻到他们的踪迹。现在他们借助这场风雪,此时怕是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田不易无奈的说道。

    宋大仁自然也是知道这个道理,但是他还是安慰的说道:“没关系的师傅,既然我们有了目标总好过像无头苍蝇一般四处寻找诛仙剑的下落,我想那妖狐也总不可能永远躲在山里或者极北冰原吧。”

    田不易接过宋大仁递来的干粮不由的叹了口气,如今就算再怎么生气也改变不了追丢妖狐的事实。

    洞外的风雪整整持续了三天三夜上天才堪堪收住他阴沉的脸色,田不易带着众人走出洞外,放眼望去:月牙般的雪丘、万古不化的冰川和纯净如蓝宝石的天空。

    田不易此时腰间的竹篓没有一丝动静,从缝隙中看去一只毛色灰白、拳头大小的鼠类生物蜷缩成一团,仿佛这冰天雪地唯有这样的姿势才能取得半分暖意。

    此鼠名曰闻香鼠,乃是珍兽庄驯养的异兽。也是青云门的面子极大以前有对珍兽庄的庄主有恩,珍兽庄这才肯将这闻香鼠借给田不易等人。

    只要闻香鼠嗅过的气味,即使在百里之外它也能分辨出目标的位置,然而此时的闻香鼠确实一动不动睡得正酣,说明妖狐此时已经不再方圆百里之内了。

    田不易对众人说道:“陆师侄、曾师侄、大仁,你们三个各带一支队伍向东、西、南三个方向搜寻,一旦闻香鼠有什么发现就立刻联络其它人知道。”

    陆雪琪、曾书书、宋大仁三人齐声说道:“弟子遵命。”

    “刷刷刷”十几道流光划破湛蓝的天空向三个方向而去,如此分头行动虽然有一些风险,但是根据三尾与六尾的修为来说应该问题不大。

    明媚的阳光被这一望无际的冰原反射,刺目的光芒闪的人睁不开双眼,整个世界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妖狐两人又都身穿白衣更加难以搜寻。

    然而此时万里之外,一道火红的霞光穿越丛丛的寒带针叶林向着青云门众人的方向而来,似火的霞光下乃是一名女子。

    鲜红的嘴唇微微上扬,绝美的女子俏丽若三春之桃,一身红装火辣热烈。冰雪上反射过来的强光照在她的脸上,更显得她肤色晶莹,柔美如玉,但见她肤色极白,鼻梁高耸,明亮的双眸中隐隐印出蓝宝石般的天空。

    九尾小白与刘轩在七里峒分手之后就回到了中原寻找小六的消息,而就在前些日子忽闻青云门在追杀两只妖狐,她当即就寻找青云门的踪迹追了上来。

    狐妖之间的感情一点也不比人类逊色,九尾对自己孩子的母爱在这被关押的三百年间有增无减,在听到自己儿子被追杀时,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若是小六有个好歹便与青云门不死不休。

    后来知道了青云门追杀小六的原因,她才压下了心中的怒气。

    青云门为了追回镇派至宝诛仙剑这才找上了小六的麻烦,这让小白是哭笑不得,看着自己儿子小六是糟了刘轩的无妄之灾了。

    虽然放下了心中的愤怒,但是她还是火急火燎的以最快速度向青云门所在的方向追去。

    刘轩曾与小白说过,虽然小六体内的九凝寒冰刺被他拔除,但是千年修为几乎毁于一旦,如今小六陷于青云门的追捕为以防万一她还是需要尽快找到小六他们。

    双方相向而行,陆雪琪带领的队伍便与小白在一处峡谷中狭路相逢,面对在这了无人迹的极北冰原突然出现的陌生女子,青云门一众弟子都暗自提高警惕看着不远处艳如牡丹的女子。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