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兰正坐在办公室中,倾听着前线传回的情报。

    “银……嘶……光城已经放下吊桥……嘶……我们正在……进入教堂……嘶……”

    “知道了,注意安全。”夜莺回复道。

    “看来这就是极限距离了,”罗兰摊开地图,在银光城的位置划上一个圈,“要想直接同东、北两境联系的话,必须得在此处设置中转站。”

    自从拥有聆听符印后,他便沉迷上了这种对远方发生之事了如指掌的感觉,讯息的高速交流让他仿佛又回到了之前的时代,此刻他就像坐在指挥大厅中,监控着整个作战态势的每一步发展。

    可惜聆听符印并非能够无限传播,就像追踪符印超过一定范围后,其指向能力就会大大削弱一样,两块魔石隔得太远,声音便难以保证清晰稳定。现在看来,至少需要中转一次,才能把无冬城的命令发布至全国境内。

    “而且符印的数量也不够,”夜莺叼起一片鱼干,“你总共才做了四对,光是拔牙行动就用去了一半,想要再抓一只魔鬼回来可不容易。”

    这个问题也确实存在,符印只能单向传播声音,若想达到即时通信的效果,女巫手中至少需要两组才行。

    不过比起飞行信使或者人力送信,它已经算得上极为高效了。

    当然,符印并非没法改良。

    按照爱葛莎的说法,它的品质取决于融合之血的魔力强度,例如安娜制作的聆听符印,传讯效果就要更好一些,若加上高阶魔鬼的血液,说不定一组便可覆盖整个灰堡王国。

    “嘶……有些不对劲……等等……”

    希尔维断断续续的声音再次响起,这句话让桌前的两人精神顿时一振。

    “又有纯洁者出现?”夜莺一口吞下鱼干,“还是移动的魔力黑洞?”

    前者还好说,直接定位开火就行,而后者有两种可能——一是佩戴神石的教徒,二是天生不惧魔力的神罚军。

    “不……嘶……我没看到神石的……反应……”

    “没有神石?”罗兰皱眉道。

    “没有……教堂里什么……都没有……”声音停顿了片刻,“我们……进去了……嘶……地下室也是空的……”

    两人面面相觑,教会这是……逃走了?

    “这种情况不是没有可能,”过了好一会儿罗兰才懊恼道,“是我太过谨慎了。”

    王国内已无人能阻挡第一军的步伐,贵族亦不愿意主动撞上枪口,但不代表他们之中的墙头草不会偷偷报信给教会——后者在绝对没法取胜的情况下带着物资撤离城市也是正常之举。和夺取长歌要塞与坠龙岭不同,没有受到灭顶之灾的贵族很可能全程观看了这次劫掠行动,估计在进攻赤水城后不久,其他城市的教堂就收到了有关“四王子正在搜刮神罚之石”的飞鸽传书。

    如果一开始就分兵行动,同时派遣三支队伍进攻三座城市,说不定便能将他们一网打尽。

    “也不能这么说,”夜莺将一片鱼干递到罗兰嘴边,“毕竟可以看破敌人埋伏的只有希尔维一个,万一遇上难缠的纯洁者,分散的军队很可能遭到重创,谨慎也有谨慎的好处。”

    罗兰微微一怔,咬过鱼干,“你现在挺会安慰人了呀。”

    “嘿嘿,”她狡黠地笑道,“怎么样,心情是不是好些了?如果还不开心,我再帮你按揉下肩膀好了——温蒂教会了我一种手法,据说十分舒服。”

    “温蒂连这个都会?”

    “她会的东西多着呢,”夜莺挑了挑眉,“共助会一路跋涉,受尽磨难时,都是靠她才稳住了队伍,不然以哈卡拉的怪脾气,早把所有人都赶跑了。在照顾姐妹这一项上,没人比她做得更出色。”

    罗兰摸索了会下巴,目前手头暂时没有需要处理的政务,第一军又顺利进入了银光城,不如放松下来小憩片刻好了。

    他刚准备应下时,夜莺怀中的魔石再次发出了响声。

    这一次的声音清晰无比,就像是在耳边呐喊一般。

    “这里是闪电,重复,这里是闪电,听到请回答!”

    女巫的娱乐活动不多,所以罗兰偶尔也会在自然课上讲些新奇的故事,除了提高学习兴趣外,还能增长她们的知识——自从听他讲述过飞行员征服天空的事迹之后,闪电就立刻喜欢上了这种与众不同的交谈方式。

    不过在罗兰耳中,这样的对话就十分尴尬了,等夜莺激活另一组魔石后,他咳嗽了两声,“呃,你说,我能听到。”

    “雪山后的红雾消失了……不对,它正在消失!”

    “什么?”两人同时问道,“你确定?”

    “确信无疑,麦茜也在,您可以问问她!”

    “雾气的确已经变淡了许多咕!”

    “不对,你应该先说这里是麦茜,然后再汇报内容……”

    “咕咕?”

    “你们现在在哪?不要太靠近魔鬼营地,赶紧回来,”罗兰生怕小姑娘的探险精神爆发,直接飞入营地侦查,若是又引出个高阶魔鬼就完蛋了。

    “闪电明白!”好在她很快给出了回复。

    “去把爱葛莎找来,”罗兰向夜莺说道,“也许只有她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自从击杀斩魔者后,他就一直有关注雪山背后的动向——前往赤水源头的运煤船队分为四、五艘一批,每批的护卫队手中都有一只动物信使。除此之外,闪电和麦茜的练习范围也定在了雪山到迷藏森林一线,针对的就是魔鬼的突然袭击。

    结果魔鬼不单没有展开报复,连红雾都开始消散了?

    爱葛莎很快来到了办公室,不过仔细听完闪电的报告后,她也有些摸不着头脑,“联合会很少有接近魔鬼后方营地的机会,所以我从未听闻过类似的情况,甚至在长达数十年的战争中,也没见过它们有后撤的举动。”

    “既然如此,就先继续保持观察好了,”罗兰最后决定道,“或许红雾只是一时减弱而已,此事还是谨慎对待比较好。”

    他不想在这种时候折损任何一名女巫。

    五天后,闪电传来消息,雪山背后的红雾完全消失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