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景元和李秀根因为购物消费掉的金额总数是两千六百十五元。更新最快按照‘上下浮动十五元’的规则,只要其他四人组合出来的数字在两千六到两千百五的区间内,就可以成功的完成这一次挑战。

    “唉一,现在说出来多没有意思,还是你们先抽了再说吧。”想要多弄点节目效果,李秀根并没有直接回答姜虎东的话,而是先卖了个关子。

    李景元也是同样的意见,但稍有不同的是,他觉得应该从个位数开始公布,而不是一上来就让姜虎东公布千位数上的数字。

    来回商议了几句,李景元的提议得到了认同,顺序定下来了,从个位数开始,然后是十位百位,最后才是姜虎东负责的千位数。

    “谁先来?”殷志源问到。

    “唉?不是一开始就订好了的么?”姜虎东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谁负责抽个位数,自己站出来不就好了。”

    “他们没说啊。”殷志源向姜虎东解释道:“只让我抽个数字,没说是哪一位。”

    “反正你们个是一样的,都是从零到九一共十个数字里面抽一个。谁排在哪一个位置上都没关系。”罗英石插嘴补充说明了一句:“你们可以自己商量顺序。李景元xi,李秀根根xi,你们两个背过身去。”

    让李景元和李秀根背身,是为了不让他们把最终的答案透露给其他人,使得他们可以参考答案排除恰到好处的数字。

    因为罗英石的周密和谨慎,另外四人只好打消了作弊的念头。紧张又忐忑的商量了几句之后,人终于分配好了位置。

    个位数的负责人是殷志源。之所以没有选择仅仅只在姜虎东之下的百位数,是因为他想要偷懒负责的数字越大,公布的顺序就越靠后,要是挑战失败了,承担的责任也会相对较大一点儿。

    没有多少压力,一身轻松,殷志源很快的掏出了自己的那张纸条,把上面的数字对着镜头展示出来:“我抽到的数字是~~八~!”

    “十位是谁?珍九还是准儿?”李秀根和李景元还背着身体,看不到这边的状况。确认了殷志源手的数字,李秀根就忍不住又催促了起来。

    “到我了。”李准走上前来:“我抽的数字是零。”

    “零?”一边念叨着,一边分析现有的条件,短短几秒钟,李景元就想清楚了接下来的吕珍九,必须要抽‘’才行,凑出208这个数字,才能顺利的通过挑战。

    无论是26008,都会超过节目组规定的区间,导致挑战失败。

    几率只有十分之一,李景元和李秀根这会儿都已经放弃了期待。

    至于其他人,他们还不知道两人到底消费了多少。没有对比,就不知道最终的结果,所以,他们的心就还保留着希望和期待。

    “珍九啊,到你了。”殷志源招唿着。

    “内~。”吕珍九老老实实的答应了一声,走到前面把纸条展开:“我抽的数字是。”

    “唉??”原本已经不指望了,突然听到这个声音,李景元和李秀根两人是真的有点儿被惊到了。

    “怎么了?哥,是不是……。”

    “嘿嘿~!”李秀根还背着身,但笑声却已经传了过来:“不错,就是这样,到现在为止刚刚好。虎东哥,都看你的了~!”

    “虎东哥,四分之一的概率。你可不能掉链子啊~!”李景元也跟着附和到。

    “是一千多,还是两千多啊?”姜虎东的脸色越发紧张了,同时还掺杂着大大的期待:“不会不够一千吧?”

    “虎东哥,你抽到的是一还是二?”一听姜虎东的话,就猜到了他有可能抽到了什么数字。此时,李秀根的声音也越发的亢奋了:“要是这两个之一的话,那咱们通过的几率就会达到百分之五十了~!对了,你可别说自己抽到的是零或者哈。”

    “一半对一半么?这还真是福不福啊。”忐忑、犹豫、迟疑,差不多过了十几秒钟,姜虎东终于定下心来:“唉一,不管了,你们看吧~!”

    已经是最后一个数字了,李秀根两人也没有必要继续背身了。转过头来,盯住了姜虎东手里的纸片,清楚的看到了上面是个数字2,下一秒,两人就忍不住高举着双手欢唿了起来。

    “了?了么?”

    “秀根哥,你们到底花了多少钱啊?这是成功了么?”

    “大~~~发~!竟然还有这么巧的事?”

    这样的反应还不能说明结果么?一看到两人正在庆祝,殷志源等人也跟着露出了欣喜的表情,一边跟着庆祝,一边连声追问了起来。

    “罗pd?”既是因为最后的结果要罗英石来总结,也是想要看看他不甘心的表情,李秀根故意摆出了一副讨人厌的表情,把皮球踢给了罗英石。

    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罗英石只能履行自己的职责,老老实实的公布了最后的结果:“姜虎东四人组合出来的数字是208,李景元和李秀根白天购物时消费的总金额数是265,按照上下浮动十五元的规则,你们这一次的任务,成功~!”

    “万岁~~~~!”紧接着罗英石的总结,又是好一阵热闹的欢唿。

    庆祝过后,兴奋的劲头还没有消退,趁着这股兴致,殷志源又好气的对李景元和李秀根追问开了:“对了,秀根哥,你们到底买了些什么啊?花了那么多钱?”

    两千多块钱真不算多,但毕竟这会儿是在拍摄综艺节目,节目组每天提供的活动资金有限的紧,在这样的标准下,两千多块钱就可以算得上是一笔巨款了。

    “东西呢?”听到殷志源的询问,李秀根把时间转向了罗英石。之前下车的时候,东西都交给了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帮忙保管。

    罗英石挥了下手,立刻就有人把白天买的东西送了过来。但让人有些意外的是,这些工作人员竟然故意把想要上前查看究竟的殷志源等人拦在了外面,并没有让他们上手接触李景元和李秀根买到的纪念品,而是自顾自的把一堆东西都摆在了长长的桌子上。

    “好了,接下来就是另一个游戏了。”等东西摆好了,罗英石对还在发愣的众人说道:“看到桌子上的那些东西了吧?它们就是李秀根xi和李景元xi白天逛街时买回来的纪念品。虽然我们一早就说过,这些东西最终还是会分到你们手里。但是,怎么分,却又是另外一说了。”

    “东西有贵的也有便宜的,比如那一套银质的酒具,价格就站到了总消费额的一半以上。”罗英石继续说道:“既然分出了档次,那大家伙儿肯定都会想要分到好一点的,对吧?为了不让大家因为争夺纪念品伤了感情,所以我们就安排了几个游戏。每一轮游戏,胜出的人可以选择一样纪念品,直到所有纪念品都被分配完毕。怎么样,大家没有意见吧?”

    不就是换着法子找看点么?一听罗英石的话,就猜到了节目组是个什么打算。想起现在还是在拍摄,节目效果是最关键的,大家伙儿就都点了点头,没有拒绝罗英石的安排。

    “第一轮,先热热身好了。我也不安排什么特别的项目了,就用猜拳来决定吧。”

    罗英石说完抬手示意了一下,看到他的动作,大家伙儿这才把视线转回来,盯向了其他成员。

    “不出就是输啊~!石头剪刀布~~~!”突然之间,姜虎东大喊了起来。

    随着姜虎东口令,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伸出了自己的一条胳膊。

    李景元、李秀根、李准出的是拳头,殷志源、姜虎东出的是布,唯独只有吕珍九的反应稍微慢了一点,出了一个似是而非的剪刀。

    “淘汰,淘汰~!”姜虎东先喊了起来,一边喊着,一边还在把李秀根往外推。

    “怎么就淘汰了?珍九不是出的剪刀么?这一次应该算平局才对啊~!”虽然也看到了吕珍九出手慢了,不过,一心惦念着银质酒具的李秀根可不会这么轻易的认下来。

    “珍九出手慢了,当然不能算数啊~!”同为受益人,殷志源立刻就站在姜虎东一边对李秀根提出了反驳。

    “怎么就慢了~~!”李秀根还不认账:“珍九啊,你自己说,慢了么?”

    “我真没慢~。”看到了李秀根频频眨眼,也是不想就这么被淘汰出局,吕珍九这个乖孩子也学坏了。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几人纷纷开口之下,场面立刻就变得热闹起来了。看到自己这一方好像有些说不过的样子,李秀根索性玩了一出苦肉计趁着姜虎东再一次推人的时候,他顺势往后一倒,装出了痛苦不堪的表情,嘴里还在大喊着:“呀,姜虎东~!不就是一个纪念品么?你竟然动手打人?”

    “……我,真是,哈哈哈哈~。”因为李秀根的赖皮,姜虎东被气笑了。

    姜虎东一笑,他和殷志源一方的气势就立刻降了下来,趁着这个机会,李秀根几人再次发力,最终,总算是以不算数作为结论抹掉了这一局。

    “石头剪刀布~~!”

    “石头剪刀布~!”

    所有人都做好了准备,对决再次开始。跟刚才不同,这一次就没有一回合分出胜负,而是持续了八个回合都没有结果。

    到了第九轮的时候,好容易才出现了两个被淘汰者。有趣的是,竟然是刚才争论的最为激烈的姜虎东和李秀根两人遭到了淘汰。

    “我这算是什么啊~!”低头看着自己的‘剪刀’,李秀根无奈的苦笑了起来。终于姜虎东,这会儿早就已经笑得坐倒在地了。

    少了两个人,平局的次数就不是那么频繁了。几个回合之后,李准和李景元两人被淘汰出局,最终只剩下了吕珍九和殷志源两人。

    “珍九啊,你最想要什么?”在两人进行最后一轮猜拳之前,姜虎东突然又站了起来,暂时打断了状况,对吕珍九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那个~。”吕珍九手指着桌上的某件纪念品说道。

    “唉?”看到吕珍九的选择,几人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姜虎东也很好奇的追问起了理由:“为什么呢?明明是那一套银器最贵啊,你怎么不选它?”

    “那套酒具拿回家也只能摆着看,没什么大用处啊。”吕珍九给出了解释:“这些草药就不一样了,带回去的话,可以给我妈妈补身体。”

    “你爸爸不喝酒的么?”李秀根忍不住在边上嘟囔着:“看来你还是比较喜欢妈妈,对吧?”

    “唉一,哥~。”是爸爸好还是妈妈好?就算是心有着明确的答案,但在镜头前,肯定没有哪一个艺人会把话说透了。这不,一听到李秀根的话,吕珍九就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忍不住对他抗议了起来。

    “那正好。你赢了拿草药,我赢了就要银器,不管咱们谁赢了,都不会让对方不开心。”殷志源可没有那么多闲心听李秀根打岔,他又迫不及待招唿了吕珍九一句:“来吧~!”

    “珍九啊,加油,一定要赢啊~!”

    “没错,珍九加油~~!”

    听了殷志源的话,其他人都给吕珍九加油起来。原因很简单,要是吕珍九赢了,大家伙儿还有在下一轮拿到银器的可能性,要是让殷志源赢了,那就彻底没指望了。

    “不出就是输啊~!石头剪刀布~~~!”

    伴随着一声大喊,结果出来了。看到两人的手势,围观的李秀根、李景元、姜虎东还有李准四人都兴奋的欢唿了起来。

    “……。”就在这是,吕珍九脸上露出了一个坏笑:“我能改主意么?看到你们这么喜欢那套酒具,我也有点想法了。”

    因为吕珍九的话,所有人都像是被冻住了似得愣在了原地。

    “珍九啊,你可不能这样啊~!”

    “出尔反尔怎么行啊?珍九啊,是男人就要说话算话~!”

    “哎一古,咱们这是养了一只老虎崽子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