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六章 终章

 热门推荐:
    很快,李晟一对小儿女满周岁了。

    这天晚上,他们一家子除了去京城上学的李玥之外,都围在一起,中间是一张方形的地毯,上面摆着各种东西。这是要让两个小家伙抓周呢。

    这个仪式并不正式。缇娅在李玥快周岁时从一些书上知道华夏的孩子会有这么一个仪式,便和李晟商量,是不是让李玥来一次抓周。

    李晟想了一下也同意了。不过他们并没有邀请外人,自己一家子玩笑一样做了。

    其实他们也不相信抓周这个仪式。比如李玥抓的是一辆红色的玩具车,李霖什么东西都想往怀里抱。

    而李褀则是坐在玩具中间东看西看,就哭着伸手要抱抱。

    不过既然之前几个孩子都进行了,这小的两个也不能跳过这个环节。李晟一人抱着一个孩子,将他们放在玩具对中间。他两个儿子各自拿着手机开了摄像功能要将整个过程拍下来。

    两个小娃儿被放到地毯上,周围都被熟悉的人围着,也不害怕。

    两个小娃儿,先是坐着望着地毯上的玩具,李茵很快向一个彩球爬过去。

    李昶好像对自己被放在地上有点疑惑,看了一会地上的玩具,又看看李晟。好像是在问:“爸爸,我要做什么?”

    不过李晟他们都没有出声,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两个。

    李昶看老爸竟然不理自己,他也不哭。只见他双手撑地,屁股一抬,双手一用力就站了起来。

    李茵虽然生下来的时候比较健壮。但相对她弱一些的李昶后来居上,如今已经是能爬起来站稳蹒跚走几步路。

    他伸出手蹒跚着像李晟走过去。不过他才走了几步,好像是被什么吸引到了。他停住脚步,扭头去看,结果一个屁股墩跌坐在地上。幸好地上的地毯有两层,也不会让他受疼。

    李晟原本也没有将这个所谓抓周仪式看得很重。看小儿子向自己走过来,就要伸手将他抱起来的。看到他停下又跌倒,刚要站起去抱他。不料这娃儿一扭腰,向一侧爬过去。

    李晟看时,发现他一路爬过去,对手边五颜六色的玩具不屑一顾。而他的目标好像正是那把木刀。

    同意让孩子们抓周,除了满足缇娅作为母亲的乐趣之外,李晟其实还有一个没有告诉过任何人的目的。他想看看自己的孩子有没有能真正成为寂静农场下一任主人的可能。

    他想着,既然那木刀和被他吸收了的石头是一套的东西,而且那木刀的凹痕上还有一点红色警惕。他想看一下,他的孩子有没有能感应到那种波动什么的。只是前面三个孩子都没有发现异常。

    现在他最小的孩子竟然突然被什么东西吸引,而且还是像着那把木刀爬过去。他心里惊喜不已,但又担心自己是空欢喜一场。

    李昶爬过的距离不到两米,李晟的手心竟然紧张出了汗水。

    李昶终于爬到那柄木刀面前,他伸出一只小手,一脸好奇地触碰了一下上面的那个凹痕,又碰一下。

    他回头看了一下李晟和缇娅,好像是在问这是什么东西?

    李晟和缇娅都没有回答他,依然是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两姐弟。

    他瞪大了眼睛,伸出两只小手去捉那柄木刀。他想将这东西拿给他最喜欢的“趴趴”。可是他手太小,根本握不住木刀,也拿不起来。

    他挣红脸也没能成功将这个奇怪的东西拿起来。他单纯的想法里,有什么自己做不到的,就可以叫“巴巴”帮他。所以他扭头看向李晟,小手指着木刀:“趴趴,囔囔!”

    李昶很少哭,在半岁之前,只有在便便后感觉不舒服才会嚎两声。在半岁之后,就已经会用“嗯嗯”的声音提醒李晟他们,他要便便了。

    现在,只要必要的时候,他会开口表达自己的意愿。

    虽然小儿子的口齿不清,但李晟听到他说的话,心里一阵狂喜。

    小家伙在告诉他,那木刀上有亮光。

    看到木刀凹痕上的有亮光,他之前获得那小石头的时候,也看到了石头上发出的亮光。而在木刀的上红色晶体薄膜,他也无法看到有光。而这小家伙看到了,那是不是说,这小家伙是木刀将他体内的那个小石头重新凝结后的“有缘人”?

    发现自己开口后,“巴巴”竟然那么久都没有任何行动,李昶感觉委屈了。不过他受委屈后,不会马上哭,而是瞪大了眼睛望着李晟:“囔囔,要!”

    李晟终于回过神来,他走到小儿子身边蹲下,小心地将那柄木刀拿起来。然后问他:“小昶看到囔囔?红红的囔囔?”

    “兄兄,要!”李昶倾着身体要去抱那木刀。

    木刀有刀鞘,李晟也不用担心会伤到自己,便让他抱在怀里。

    那边的李茵看到弟弟被趴趴抱着,不满意了,也不要那个她都抱不过来的彩球了,向李晟爬过去,拉着他的裤脚“啊啊”地叫着。这小丫头还不会虽然偶尔会叫人了,但还总是喜欢啊啊的叫。

    李晟心里高兴,弯下身将她也抱起来。

    这丫头被李晟抱在怀里,也伸手去抢木刀。

    李昶却也不和她抢了。他只是发现了好奇的东西,然后告诉“趴趴”,“趴趴”已经知道了。虽然那东西抱着的感觉和被“趴趴”抱着的感觉一样舒服,但有“趴趴”在。那东西就不重要了。

    李晟虽然还不确定李昶是不是真的在木刀上凹痕上看到了红光。但刚才的表现,李昶确实让他觉得是那样。这给了他很大的希望,至少他不用担心寂静农场在他百年之后就失去作用。

    不管是南光集团还是现在他的利益网络,有很大的一部分都要和现在的寂静农场关系密切。如果寂静农场依然能延续下去。那他的儿孙们只要不是太过不肖,至少也能维持现在的局面,不会让人慢慢吞掉。

    只是转念一想,他又有点矛盾。原先他是打算让李褀继承南光集团。

    而南光集团和寂静农场的关联太过密切,在他的预想中,如果有人能继承寂静农场,那就肯定要将南光集团一起继承。之前是觉得自己的孩子当中不可能继承寂静农场,而李褀又有那样的想法,所以打算将李褀培养成南光集团的继承人。

    可是现在事情却出现了变化。

    他看这李褀一脸的失望。只听他对缇娅说:“妈,抓周就是就这样啊?妹妹就选了一个球,还丢掉了。弟弟选了一把木刀。难道弟弟以后要当将军?可是为为什么不选玩具枪?”

    这小子在外面表现的越来越深沉,但在家里却依然像个孩子一样。李晟对他还是比较放心的。

    也许南光集团可以交给李褀,如果李昶真的可以继承寂静农场,就让李昶继承寂静农场。他相信他和缇娅有足够的时间教会孩子们友爱。

    当父母总是怨天尤人,他们的孩子也会觉得这个社会很黑暗。而他们从不会在孩子面前说一些社会不好的现象去教育他们该如何防备人,而是在他们看到听到那样的事,当他们心里对一些事产生怀疑的时候才会从旁引导。

    他现在也庆幸自己和缇娅都不算是心理太阴暗的人,没有让孩子在心理受到影响。以后就算孩子们长大后心理发生变化,他们也能保持比较高的底线。只要教会他们妥协,就算以后兄弟姐妹们有什么矛盾,也不会发生大的冲突才对。

    ………………

    ………………

    “……当地时间上午十点二十三分,运送李晟先生与缇娅?吉洛洛女士夫妇遗体的专机在巴西寂静农场降落。八十六高龄的前国家副总理罗奕携夫人李玥及两位先生的后人陪同前往。两位先生先后逝世后。其后人按照两位先生的遗嘱,将两位先生的遗体用专机空运到巴西寂静农场。华夏政府决议派出指令华夏空军派出十六架飞机护送两位先生英灵至国境线。沿途,秘鲁、巴西空军均派出空军为两位先生护航。运送两位先生遗体的飞机降落在寂静农场机场时,有总统、议长,世界印第安文化联合组织代表团,并来自全世界五万多人在机场迎接……在机场,总统和议长亲自为两位先生扶灵。”

    “在南美洲有超过两百万印第安后裔和五百万普通市民自发为两位先生祈祷,祝愿他们在天堂永远幸福安详。南非、赞比亚、纳米比亚等十六个国家纷纷决定降半旗七日为两位先生致哀。世界多个国家共一百七十二个城市自发举行万人烛光聚会送别两位先生。”

    “李晟先生生于一九九七年九月十五日,于二一一零十月三日上午九点五十八分逝世,享年一百一十三岁。李晟先生是卓越的企业家,曾连续五十六年被评为世界首富。他创办的南光集团是世界医药、生化行业龙头企业,如今是世界十强企业之一。寂静农场是世界不可或缺的粮食种子库。他是伟大的慈善家,经统计,在他一生中,创办五个慈善资金,捐助累计超过六千亿人民币的钱物用于慈善,全世界至少一千万人接受过他创办的基金的直接援助……”

    “李晟先生是历史上唯一一位四次获得诺比尔和平奖的人。第一次他孤身一人深入纳米比亚反对派武装占领区长达半个月,成功说服反对派,让纳米比亚内战得以和平解决,为此他第一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他不顾九十六岁的高龄亲自前往非洲中部斡旋,促成该地区四国之间和平和谈的行动尤令世人感动。当年十月联合国为他创立‘和平守护’勋章。次年,李晟先生第四次获颁诺贝尔和平奖。”

    “……”

    ……

    “缇娅?吉洛洛女士,李晟的夫人,李晟先生因病抢救无效后二十分钟,于西北农场的家中寿终正寝,享年九十九岁……”

    “……”

    “……”

    (全书?终)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