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明,我们家现在就要收房!”

    六月一句话打断潘明的得意。

    立刻换上一幅吃惊地嘴脸。

    潘明早就想过金家父女看到这一片繁华的景象的情景,金大山的表情也的确取悦到了潘明,可是这接踵而至的打击也来的太快。

    “金掌柜,你这就太不近人情,这一天时间我们怎么可能搬的走全部的东西,这不是为难人吗?”

    金大山冷笑道:“这叫做为难人,这就叫做不近人情?那你们这算什么?潘明,你也太看得起我们,府台大人可是判定我们随时可以收房,这随时可包括今日,明日,你们不仁我们就不能不义不成。我们现在收房,给你一柱香的时间,搬不走可不怪我们。”

    这话一出,金大山已经立马明白六月的意思。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潘明傻眼,一柱香?

    这院子里里里外外加起来有多少东西,不算是库房里的多少纸货还没有搬走,就是这外面的盆盆罐罐也没有个十天半个月搬不完。

    潘明耷拉下来脸,这报应来的太快了一些。

    “金掌柜,你看这事情已经这样了,这池子火墙也不可能复原,都是下面的人不会办事,才弄错了,您就饶了小人这一遭,抬抬手,毕竟大家都是这行混饭吃,齐家底蕴是什么样的,金掌柜您心里也清楚,抬头不见低头见,山水总有相逢的一天,还是留些余地的好。”

    话里含着威胁,可笑的是潘明现在还不明白,金家和齐家怎么还会有余地,不是死仇已经是不错了。

    金大山对齐满福道:“齐满福,钱归一,你们点香,看着时候,到了时候这里若是没有清场,那么你们就到官府衙门去报官,说是有人私闯民宅,意图盗窃!”

    齐满福和钱归一乐呵呵的答应道:“哎,掌柜的,我们一定好好地看着!”

    两个人从怀里掏出香,还特意找了一个迎风的风口点上,猩红的香头一闪一闪。

    潘明咬牙切齿,一把就抄起地上扔着的一根木棍,恶狠狠的对院子里的工匠道:“伙计们,都给我抄家伙,看谁今日敢动我们一下,就给我打出去。”那样子有些狗急跳墙。

    李氏不由得拉了九月和十九到自己身后,初一和十八站到了六月身前,齐满福和钱归一扫了一眼地下,慌乱中也抄起了两根棍子,护在金大山跟前。

    看着潘明身后犹豫了一下,渐渐有人开始也拿起家伙的样子,齐满福和钱归一心里只打颤,人家人数众多,这要是真打起来,自己这边基本上都是妇孺老幼,几个青壮年连人家的一个零头都不够,今天看来是不能善了。

    金大山神色凝重,没想到潘明是个混不吝,他知道齐家这次不服气,被六月狠狠的敲了一个铺子,放谁心里都不乐意,可是愿赌服输,金大山是没想到齐家会这么不要脸面,拆墙拆地就不说了,这是要打死人的架势。

    后悔啊。

    早知道就不能带着一家子来,本来以为就是个看看,即使有人刁难,也不会过分,本来以为的喜事,这一下一家子都要折在这里。

    尤其是六月。

    金大山恨不得扇自己两耳光,猪脑子嘛?

    人家是吃一堑长一智,自己这是要把全家害死的本事。

    可是这会儿还能怎么样。

    看潘明恶狠狠凶神恶煞的样子就知道,这小子今日是起了黑心,这是要把金家家打个半死,到时候回去也要躺个一两个月,只要不死人,就算是告到官府,也不过是赔钱了事,最多追究一个殴打人的罪名,那也不过是关个十天半个月的,不疼不痒,反倒是齐家这房子就不好今日收房了。

    潘明的确也是这么打算的,他本来就是掌柜的小舅子!平时溜须拍马,蝇营狗苟干些鸡鸣狗盗的事情,在铺子里作威作福惯了,这次是打算着好好收拾金家一番,给东家看到也能解解气。

    谁知道出了这么大的纰漏,激怒了金家,这要是立马要收房!,还真的没有上说的,合情合理,有理有据,就和他们的那张契约一样。

    问题是东西收不走,那就要损失的不是一点半点,也不是他潘明付的起这个责任的,到时候恐怕连同自己姐夫都要倒霉!

    所以潘明才急了。

    恶念顿生。

    六月寒着一张脸,是啊,谁也没想到出这种事情。

    可是六月怎么会没有准备,几十年不就白活了。

    她经过的风浪比起今日这种场面那要大的多,也惊险的多,潘明这样的人,手段也就这些了。

    简单粗暴,不用心去雕琢。

    六月推开初一十八,面色平静,慢慢从人群中间走出来,一步步,步步沉稳,小小的身子竟然让人看着巍峨高大。

    潘明手心里攥了攥那根粗大的棍子,硬邦邦的咯得手指都有些生疼,他是市井无赖,泼皮烂货,可是他也听说过纸神转世这一说,无他,只因为齐六一因为侮辱这个眼前看着瘦小的小娘子,结果差一点被雷劈死。

    齐家少爷因为质疑这个小娘子的身份,地动山摇。

    这些可是被人传说的活灵活现,多少人口口相传的说过这个金家小娘子纸神转世那天祥云环绕,百鸟齐鸣,灵光一现。甚至有人说这个金家小娘子有天神保佑,百鬼不侵。

    谁若对纸神转世传人不敬,就会遭天降惩罚。

    潘明随是无赖,可也对神明敬畏,看着眼前的小娘子步步紧逼,潘明是心里犹如打鼓。

    万一…………

    怎么办?

    说话间,六月已经走到了潘明跟前。

    “你,你快闪开!……若不然,若不然……我可要打人了!我这棍子可是会打死人的!”

    潘明这话也不知道是说给六月听的,还是说给自己听的。

    其中的心虚不言而喻。

    六月轻轻地打开潘明指着自己的棍棒,“也不知道这次雷会落到谁的头上呢?”

    潘明和身后的伙计不由得倒退了十几步,每个人都和六月拉开了距离,生怕惹到这个纸神转世传人。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