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拥抱持续了好一会,等松开来的时候,陆怀瑾那书卷气的脸庞染上了两朵红晕,不太适应地咳嗽了两声,掩饰着自己的狼狈。还好宋令仪始终站在陆怀瑾身边,否则估计此时他就要落荒而逃了。

    宋令仪悄悄地牵住了陆怀瑾的手,稍稍安抚着他强烈的不适应,抬起头看着眼前一张张陌生的脸孔,有些不知道应该如何入手……主要还是英语没有那么流畅,面对如此场面,自然有些慌乱。

    就在这时,弗雷德主动走了上前,笑呵呵地展示了自己的友好,“嘿,L女士,你戴了我们送你的帽子!”弗雷德有意放慢了说话速度,眉飞色舞的表情更是让气氛变得轻松起来。

    宋令仪愣了愣,一时间没有接上话,陆离站了起来,就准备替母亲解围,可是柯尔却拉了拉陆离的手臂,“给他们一点时间。”陆离反应了片刻,随即就明白了过来。

    就好像李怀南和刘小燕一样,生活在这里,日常交流是在所难免的,如果不迈出第一步,那么就永远都无法张口了。其实陆离第一天抵达纽约时也是如此,“十四”这个外号不就是这样来的吗?可是,陆离还是有些担心——陆怀瑾和宋令仪的英文都算不上好。

    迟疑的片刻,宋令仪已经回过神来了,“噢,噢,对,帽子!”宋令仪指了指他们头上的牛仔帽,笑呵呵地说道,“谢谢你们。陆离说,这是你们赠送的礼物。”宋令仪的英文确实一般,发音也不太标准,一句话说的磕磕绊绊,但至少,她在尝试,“呃……你是,你是弗雷德?”

    简单的一句话,弗雷德整个人都跳跃了起来,“你认识我?你认识我?L女士?”

    看着弗雷德那欢快的笑容,宋令仪的紧张情绪也得到了缓解,点头表示了肯定,“陆离……我是说,我儿子……”

    “十四?”弗雷德指了指站在后面笑容满面的陆离,询问到。

    “十四!”宋令仪有些讶异陆离的英文名,显然他们之前不曾交流过这件事,不过她没有着急着询问,接着对弗雷德说道,“他之前和我提过你,你是他的同事,在纽约,对吧?”话语有些破碎,用词也十分简单,但意思却表达十分准确。

    “是的,是的。”弗雷德连连点头,直接就跳着旋转了起来,“L女士认得我!她认得我!”

    宋令仪其实还有更多话没说,从洛杉矶过来的路上,陆离也向他们介绍过牧场的每一位成员,脸书上即时更新的照片,结合之前的故事,脑海里已经有一个大概形象了。不过,宋令仪的语言有限,无法说出如此复杂的句子——至少没有办法在如此短时间之内。所以,简化之后的版本就是如此了。

    “杰西卡,你就是杰西卡吧!牧场唯一的女牛仔,我肯定不会认错。”得到了弗雷德的鼓励之后,宋令仪的勇气渐渐上来了,主动打起了招呼。

    杰西卡豪爽地走了上前,再次给宋令仪一个拥抱,“热烈欢迎!你知道,在你过来之前,十四一直和我们提起你,对于你们的到来,我们真的非常期待。”

    这一番话,宋令仪就有些糊涂了,听懂了一部分,却又错过了一部分,大概意思倒是明白了,不过不是那么清晰。她有些尴尬地笑了起来。不等她开口,杰西卡就明白了过来,“抱歉,抱歉。十四之前就说过,我的口音很重,而且说话太快了,我会放慢一点速度的。”

    德州口音,即使是不少美国人也需要时间适应。

    宋令仪点点头,这番话她听明白,不过她需要一点时间思考一下回答。就在这时,兰迪直接冲了过来,“女士,女士,那你认得我吗?我?”

    宋令仪条件反射地说道,“谁?”她还沉静在刚才的思绪之中,兰迪突然跑过来插话,一时间确实反应不过来。

    兰迪亢奋的表情顿时就僵硬住了,难以遮掩的失望,此时宋令仪才明白过来,不过她没有立刻让兰迪解脱,而是进一步说道,“你是谁?抱歉,我是说,你叫什么名字?”

    “噢。”兰迪懊恼地捂住了脸颊,失望地哀嚎了起来,“女士!”

    看到兰迪如此忧伤的表情,宋令仪大声笑了起来,然后走上前给了兰迪一个拥抱,“我当然认识你,兰迪。你就是话最多的那个,在牧场里。”

    兰迪失望的表情变成了惊恐,愣愣地看着宋令仪,直到旁边的人都笑了起来,兰迪这才反应了过来,往后退了两步,不可思议地喊道,“L女士!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这样!”那仿佛孩子一般的举动,让大家笑得更加欢乐了。

    站在旁边的东尼说道,“看来,十四的幽默感是来自于你。”

    刷刷刷,大家都转头看向了陆怀瑾。可是陆怀瑾却一脸“我不明白”的表情,依旧站在原地,这无动于衷的表情更是让大家笑得更加欢乐。

    “柯尔,谢谢。”看着眼前如此欢乐的景象,陆离真诚地表示了自己的感谢,“你们是怎么知道我们的抵达时间的?然后……准备了这一切?”

    “新布朗费尔斯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地方,我们到处都有朋友。”柯尔的解释让陆离哑然失笑,“为了表示我们的热烈欢迎,我们已经准备了两周时间,学习中文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陆离点点头,“我知道中文不是一门容易的语言,这也是我庆幸的地方,我不需要学习。”

    美国一直被吐槽没有历史,没有文化,语言也是其中一部分。在欧洲,学习语言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四门语言只是基本入门而已,会七、八门语言的人数不胜数;但是在美国,除了英语之外,几乎没有人会第二门语言,虽然在高中时,西班牙语或者法语都是必修课,不过他们都只是在应付。即使美国人自己也吐槽这一点。

    所以,陆离也知道,学习一门外语对柯尔等人来说是多么困难的事,“不过,顺便提一提,你们刚才演唱的那首歌,其实是新年祝福。”陆离轻描淡写地说道,然后就看到柯尔一脸震惊的表情,这让陆离哧哧地笑了起来。

    “门口的货车也是你们专门停放的?”陆离想起了这件事。

    “是的,我们精心策划了这一切,你知道,从你们进入小镇开始,到所有这一切。”柯尔的语气也透露着喜悦,“怎么样,你还喜欢吗?”

    气球堆放在屋子的各个角落里,横幅放在沙发背上,甚至还有两束鲜花放在客厅的茶几上,“啊!我居然忘记了!”柯尔突然就开口说道,“伙计们,伙计们!我们忘记了纸烟花!”

    柯尔从口袋里拿出了拉炮纸烟花,然后东尼、弗雷德等人也都纷纷从口袋里掏出了准备好的纸烟花,“砰,砰砰!”稀稀拉拉地就拉响了纸烟花,但显然现在已经错过了刚刚的时刻,大家不够统一,气氛也不够热烈,反而有些懒懒散散,凭白制造了一种幽默感。

    这让大家顿时都愣住了,面面相觑。就连宋令仪和陆怀瑾也愣在了原地。

    陆离抿嘴点了点头,一脸失望寒心的模样,嫌弃地说道,“你们最好向我保证,你们精心准备的派对不仅仅是如此。”

    “哈哈!”大家集体哄笑起来,彼此怨怼着,“都是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们就不会忘记拉了!”“明明是你,你才是第一个过去拥抱的!”“我们彩排的时候才不是这样的!”……那嬉闹的声音让整个家里变得无比温暖。

    柯尔走了上前,主动做起了自我介绍,“下午好,我是柯尔。”他也有意放慢了语速,用词也清晰了许多,“你们一路过来,肯定累了,让十四带你们上楼吧,行李就交给我们。”柯尔又转头看向了陆离,“今天的晚餐就交给我们,我们准备一场德州式的欢迎派对!”

    陆离瞪大了眼睛,“今天还有派对?”

    “当然。没有派对怎么能够叫做欢迎仪式呢?”柯尔理所当然地说道,“莉莉和罗纳德等一下就会过来,然后我们来联系了贾斯汀和芬利……当然,还有克洛伊。今晚我们会再次点燃篝火,以德州的方式。我知道,我们不是出色的厨师,但我们会尽力,相信我们!”

    陆离还想要说什么,柯尔却阻止了他,“你们就先上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就好。”

    陆离哑然失笑,“我没有打算阻止你们,我也没有打算增加我的工作量。”他回头看了看陆怀瑾和宋令仪,“我只是想着,也许我的父母想要看一看牧场,可以让他们在牧场散散步,就好像弗雷德和薇薇安来的第一天那样。前提是,如果他们不累的话。”

    陆离转过头,正准备向父母用中文说一遍,陆怀瑾却开口用英文说道,“我们不累,今天才开了不到三个小时。”

    宋令仪也听明白了,“骑马,陆离不是说,牧场里有马匹吗?还有农场,葡萄园和湖泊……”她的表情也变得明朗了起来,看着窗外那一片金色的阳光,榉木林在轻风吹拂中缓缓摇摆,传来了沙沙声响。

    柯尔脸上浮现出了一个笑容,展开双手,“没问题,当然没问题。我就是你们最好的向导,然后我再叫上布兰登,他是你们最好的骑马教练。我们会提供最为优质的服务。”柯尔朝陆离眨了眨眼睛,“放心吧,我们会更加小心的。”

    陆离又想起了弗雷德当初跳湖的场景,忍不住笑了起来,“是啊,我们必须更加小心。”陆离决定,他还是跟着一起去骑马吧。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