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甲板之外,大小两个船舱也被归不归仔细的查了一遍。都没有发现姬牢师徒俩的下落,看着楼主带着弟子趁着大雾的时候,不知道施展了什么手段,竟然从他们的船上离开了。临走之前还毁掉了船舵,看来他们俩上船没有什么好心。

    船主尝试着去修船舵,就算不能支撑着到陆地。起码凑合着回到饵岛,那里还有饵岛方士们乘坐的海船,现在岛上方士的心思都在大方师精卫的身上,借一艘离开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不过忙活了半天,船主还是放弃了。船舷被损坏的太严重,就算勉强回到陆地也是报废了。这下子船上的水手们都慌了,他们都是常年吃船饭的。自然知道船舵坏了意味着什么,如果是在正常的海面上,还有被路过海船搭救的可能。现在身在大雾当中,就算附近真有大船经过,也不会发现他们的。

    虽然他们所携带的淡水和食物还算充足,不过之前已经在海面上消耗了十来天,这次虽然停靠在饵岛上,不过却没有补充淡水和食物。食物什么的还好说,起码还有海鱼可以补充。不过淡水就不好办了,就算计划着每人每天只有一杯水,也支撑不了多少日子。

    听到了船主愁眉苦脸说完之后,吴勉白了他一眼,说道:“你让人把所有能接水的器皿都搬出来,让你们一次喝个够……”

    白发男人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天空中便阴云密布了起来。还没等船主和众船员明白过来,黄豆大小的雨滴已经倾斜下来。这大雨并没有大风相办,雨势虽大船身却一点都没有摇晃。直到船上可以盛水的容器都被装满之后,大雨才慢慢的停下。没过多久,附近的雾气再次将这艘大船笼罩在了里面。

    这时候的船主和众水手们已经看傻了眼,他们虽然猜到了这几个在神仙岛进出的人来历不凡,不过也没有想到这个白头发的男人会有可以呼风唤雨的本事。直到雨停了半天,船主才反应过来,吩咐手下的水手将这些淡水放好。随后小心翼翼的凑到了吴勉的身边,陪着笑脸对他说道:“老神仙,既然您老人家有这般通天的法术。再劳您老人家费费神,直接把我们这艘船带回去。要不小的让人仰起风帆,您老人家再借点风来。现在船头正好对着陆地,就差一点风了。”

    “借风?还是继续在海上漂着吧。”吴勉冷冷的笑了一声之后,看了一眼船舱的方向。刚才归不归带着百无求和小任叁在里面避雨一直都没有出来,顿了一下之后,白发男人继续说道:“在我回来之前,这艘船还是别动的好……”

    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走到了船头。看了一眼雾气蒙蒙的四周之后,身子突然一翻,人已经跳到了船下。等到船主跑过去的时候,吴勉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海面上并没有传来有重物落水的声音,不知道他是掉落到了海里,还是消失在了大雾当中。

    船主也没有想到这个白头发的活神仙为什么这么想不开,当下他大叫了一声之后,便跑到了船舱里面,哭丧着脸将吴勉跳海的事情和那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家伙说道:“老神仙您快去看看吧!跟您一起的那位神仙爷爷跳海了。刚才还好好的,说跳就跳了。真不是我们把那位神仙爷爷推下去的……”

    船主说完之后,坐在船舱里面这几个人没有什么出奇的反应。老家伙嘿嘿的笑了一声,对着船主摆了摆手,说道:“他想跳海你们谁也拦不住,跳就跳吧。玩够了他就回来了,你给准备几幅鱼竿和鱼饵。一会老人家我这傻儿子给你们捞鱼吃……”

    听到归不归要它去钓鱼,百无求的眼睛马上就瞪了起来。对着归不归和船主大声喊道:“老子不干!凭什么你们钓鱼半天就一条两条,还能喝酒聊天吃果子。老子呢?鱼竿下去就没有闲着的时候。老子今天就是陪你们一起饿死,也不会去碰鱼竿!”

    看到大个子好像要发火,船主当下急忙说道:“钓鱼什么的我让水手去做就好了,怎么敢去劳烦这位神仙爷爷。不过刚才跳海的那位神仙怎么办?您几位都有仙体长命百岁,我和船上的水手可是肉眼凡胎就算吃喝不愁,有个头疼脑热的也熬不了多久。”

    “等他三天,三天不回来,老人家我有办法送你们回到陆地。”归不归明白吴勉干什么去了,笑了一声之后,对着船主继续说道:“你让水手们下锚停船吧,别那个白头发的办完了事回来,咱们这船再飘到别的地方了。

    看到老神仙没有怪罪自己眼看着白发神仙跳海没有阻拦,船主这颗悬着的心才算回到了肚子里。有了老家伙的话,他马上开始吩咐手下的水手们下锚停船。之后又让水手们下网捕鱼,也是他们的运气好。几网下去便遇到了鱼群,几十条两三尺的大鱼在鱼网里面活蹦乱跳的。船主挑了最肥美的几条做熟便宜了船舱里面那几个老神仙。

    吴勉跳海不久,小矬子邱芳便醒了过来。睁眼第一件事便是寻找吴勉索要那卷书简,听到白发男人已经跳海的消息之后。他竟然不顾自己伤害未愈,直接冲到了船头,一头扎进了大海里。

    当时归不归不在身边,百无求和小任叁正在对那几条大鱼较劲。等到二愣子发觉过来的时候,船头那便已经传来了有人落水的声音。这一次归不归开始让船主安排打捞的事宜,不过忙活了两三个时辰之后,连邱芳的一件衣服都没有捞上来。

    直到天色完全黑下来依旧没有邱芳的下落,在大雾当中船主怕自己的水手有什么不测。这才和归不归商量了一番之后,让水手们回到船上。老家伙看着雾气当中的海面,自言自语的说道:“你这可算是自杀,等到徐福老家伙拘回了你的魂魄,你可不能攀污老人家我……”

    第二天一早,大雾当中开始有了些许光亮的时候。已经消失了一晚的白发男人突然凭空出现在了船头的甲板上,他出现的同时,归不归已经走出了船舱,冲着雾气当中的吴勉说道:“你比老人家我想的早了一点,没看见邱芳吗?他去找你了。”

    就在归不归向吴勉诉说邱芳跳海经过的时候,一艘快船正从大雾当中冲了出来,一直兜满了大鱼的鱼网挂在船梆上。在欢蹦乱跳的大鱼当中,是被海水浸透的侏儒方士邱芳。这时候的小矬子已经晕倒,任由大鱼在他身上乱跳,都没有一点意识。

    快船的船舱当中,之前消失的姬牢、莫离师徒正坐在里面。两个人的对面是一个身穿方士服饰的男人,只是男人的脸上带着一个饿鬼的面具,看不到他的真实面容。不过看着身上细微的动作,和另外一位楼主并不是一个人。

    莫离背后视如生命一般的长剑已经在面具方士的手里,莫离一脸愤愤的表情,挨着师尊就在身边,也没有发作出来。而姬牢还是他那从容不迫的样子,冲着面具方士笑了一下之后,说道:“看你的样子,还以为是另外一个我到了……”

    “那就太难看了,是吗?”面具方士突然怪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我也没有想到,堂堂的问天楼主会变成这幅样子……”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