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洋有些颤|抖地将电话接通,还未说话,手机那头便传来一道阴冷的声音。

    ”人在哪儿?“声音入耳,仿若魔音,让马洋下意识地就想要将手机给丢了。

    真是活见久,这都多长时间了,自己当警局中队长也有一段时间了,怎么竟然还是这么畏惧那个家伙?为什么他总感觉木千殇没有像表面上那般简单?

    “殇,殇哥放心,人已经找到了,一点事儿都没有,而且犯罪嫌疑人我们也抓到了!”我勒个擦,为啥这比给局长汇报怎么还要难受?!

    “具体位置!”电话那头,木千殇的声音听不出起伏。

    马洋快速将位置发给木千殇,而此时,那吴大已经被其同事扣上了手铐,原本以为他会一脸沮丧,谁料这货竟是一脸惊喜,看着他们竟是感觉找到了家人般,那崇拜的眼神也是没谁了。马洋嘴角直抽,这让他想起先前听到的一起传闻,这场景何其相似。

    “嫂子!”马洋喊道。

    “嫂子?”季雪疑惑。

    这一问一答让两个人同时愣住了。

    我去,难不成殇哥竟然还没搞定!?马洋震惊了,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两只眼睛瞪得大如牛铃,盯着季雪眼中尽是难以置信。

    真是哔了狗,木千殇竟然还有搞不定的女人!!!??

    “咳咳,嫂,那个季雪,你,难道没有和殇哥在一起?”马洋内心的八卦因子瞬间泛滥了,这辈子木千殇的糗事恐怕也就这一件了。

    季雪闻言,小脸瞬间拉了下来,冷冷说道:“马警官,谢谢你能来,但是,作为警察,你不觉得你管的事情超越权限了吗?”

    “呃……”马洋怔在原地,表情一阵无语。

    “还有,作为人民公仆,这种造谣乱给人扣帽子的行为是不是你们纪律不允许的!?希望马警官可以自重,以后不要再乱嚼舌根!”季雪说完便不再搭理马洋,而是直奔另一个警察去询问艾菲儿的情况了。

    马洋张大了嘴|巴想要解释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口,看着季雪转身决绝的模样,眼角颤|抖地直抽。

    真不知道这事儿是该笑呢?该笑呢?还是该笑?马洋在心中为木千殇默默点蜡,悄悄默哀。

    兄弟啊,不是哥们不帮你,实在是你这未来小媳妇儿,那可真是他么……辣啊!

    问清了艾菲儿的情况,季雪的心也暂时放了下来,有吴睿在想来菲儿的心情会很快好起来,而她也要跟着回警局做笔录,所以,给艾菲儿打了个安慰电话便跟着吴大一块上了警车。

    而吴大透过那青肿的几乎睁不开的眼睛看到季雪也跟着上车后,吓得登时窜到了其中一位民警怀里,嘴里还不停哆哆嗦嗦地说着什么,而那位被他抱住的民警则无语地看着他那一脸熊样,“噼啪”给了他个盖帽。

    “害人时咋就没见你这么熊呢!”民警喝道。

    吴大乖乖坐好,但怎么也不敢和季雪坐在一起。

    季雪白了吴大一眼,一路无话,跟着马洋来到了警局。

    本想录完口供后便直接去医院看艾菲儿,岂料中途艾菲儿竟然自己来了电话,而电话内容竟然是不要季雪过去!

    挂断电话后,季雪后槽牙咬得咯吱咯吱响,此刻才深切体会到什么叫见色忘友,不过,她也为艾菲儿高兴,能在经历了那样一件骇人事件后还能记得自己男神,想来人已经没事了。

    既然艾菲儿不愿自己过去,那她就留在这里等着马洋他们的调查结果吧。

    而就在季雪端坐在警局安静等待的时候,木千殇却是突然间出现在了她眼前。

    “你,你想吓死人吗?!”季雪只顾着头刷手机,全然没有注意木千殇是何时站在她身边的。

    木千殇冷着脸没说话,而是随手扯过来一把椅子坐在了季雪对面。

    “你,来这干嘛?难不成……你犯事儿了?!”季雪脑洞突然大开,盯着木千殇一脸的幸灾乐祸。堂堂的木氏集团二少进警局,这可是天大的新闻啊,可惜自己不是娱记,否则绝对要大肆渲染一番。

    “嗤!”木千殇嘴角一抽,不容分说在季雪的脑门上弹了个爆栗,疼得季雪呲牙咧嘴。

    “你干嘛!这里是警局,不是青叶,更不是你们木家!你这样我是可以告你的!”季雪捂着头,眼里甚至飙出了一点泪,睁圆了一双大眼愤怒地控诉着对面那个令万千女人魂牵梦绕的男人。

    “你还好意思说!胆子不小啊,竟然敢跟追犯罪嫌疑人!你咋不上天呢!”木千殇剑眉微蹙,在季雪看不到的角度长长舒了口气。

    还好这女人没事儿!

    “当然要追!欺负我的我都要双倍奉还,更何况他还伤到了菲儿!”若是吴大伤的人是自己,那季雪说不定不会这般拼命,但她伤了她最好的朋友,那她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罪魁祸首嚣张外逃,逍遥法外,没让她断子绝孙,季雪觉得这已经是她看在法律的面儿上留给那吴大最大的仁慈了。

    木千殇抿着嘴,他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笑,应该拎着那小女人的耳朵耳提面命好好教育她一番,但是,为什么他就是喜欢看她这幅嚣张的模样呢!?

    “咳咳,但是你也要注意安全,至少等警察过来了再说。”面对一根筋的女人,木千殇只能顺着她的话往下说。

    “等他们来了人早就找不到了!……等等,这是我的事儿,你来这凑什么热闹!”随着与木千殇一次次接触,季雪对这位女人们公认的男神那本就稀薄的矜持和畏惧几乎就要消失殆尽了。

    “你要对我负责的啊!所以,你的事儿必然就是我的事儿,这怎么能叫凑热闹呢!”木千殇一脸无辜,那表情活像一个受气的小媳妇儿。

    而就在他摆出这样一副表情的时候,马洋刚刚从审讯室里出来,结果刚出来便撞上了这样一幕让他震惊的差点将手中的文件夹掉地上的画面。

    卧了个大槽,这还是他们那冷若冰霜,人见人骇的大哥吗?这他么就是一小媳妇儿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