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秋云如众星捧月,她确实美丽非凡,比之柔妖女都要美上一些,身材婀娜如青莲,美不胜收。

    如果只是空有容颜,那么她也只是个花瓶,但她却还是个武道天才,气场强大,身上更是缠绕着五道异彩,这足以证明她的强大了。

    陈紫雨拉着凌寒的一条胳膊,将他使劲往前面拽。

    想要挤进人群之,这个难度十分之高,大家都是仙王,迸出强烈的气场,只要境界差距一大,根本不可能闯得进去。

    还好,陈紫雨一边走一边还在叫,吸引了燕秋云的注意,特意停了下来,这样众人才意识到了,纷纷给陈紫雨让开了路来。

    “姐姐,我给你找了个如意郎君!”陈紫雨有些气喘,闯过这个人群就好像跟许多仙王打了一架,让她好累。

    此言一出,顿时让许多人对着她和凌寒怒目而视。

    燕秋云看了凌寒一眼,道:“哦,就是他吗?”她满脸的云淡风轻,笑意十足。

    陈紫雨扭头一看,差点气疯了。

    因为凌寒的一只手虽然被她抓着,可另一只手却依然端着一只盘子,放到了嘴边,还在那一口一口地吃着。

    你到底有多久没吃了?还是你是饿死鬼投胎啊?

    陈紫雨都想哭了,她都这么卖力了,可凌寒这个当事人怎地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呢?

    “道友怎么称呼?”燕秋云微笑问道,她自然不可能看得上一名重天的仙王,却以为凌寒与陈紫雨可以凑成一对,自然要关心一下的。

    凌寒展颜一笑,道:“在下李四。”

    燕秋云的涵养功夫很好,可听到这话却有打人的冲动。

    你就算不肯报上名字,也不必这么忽悠我吧?

    “哦,原来是李四道兄!”她点了点头,然后向陈紫雨道,“紫雨,来,我与你说几句话。”

    说话是假,其实就是不想陈紫雨与凌寒再有接触了,要将两人分开。

    陈紫雨哦了一下,放开凌寒的手,走了过去。

    燕秋云微微一笑,起步而行,然后回头看了凌寒一眼,眼神有些凌厉,充满了警告之意,自然是在对凌寒说不要再对陈紫雨有什么非分之想,否则她会不客气。

    凌寒自然不会放在心上,他只是一笑,正想要起步而行,却被几个面目不善的男子拦了下来。

    “不要对秋云仙王有什么的想法!”

    “你根本不配!”

    “否则,我们不介意教你怎么做人!”

    这几人纷纷说道,言辞极厉。

    凌寒看了他们一下,都是些重天的仙王。他摇摇头:“追求她的人那么多,为什么只针对我?这证明了,你们太弱了,也就敢对我吼吼。”

    那几名仙王都是冷笑,废话了,他们都只是重天仙王,难道要他们去和四重天仙王板脸吗?

    “你说得没错!”

    这几人都是点头。

    凌寒喃喃:“我就那么好欺负吗?”

    他蓦然出手,嘭嘭嘭,拳两腿而已,几名仙王便被他全部打翻在地。

    明明是仙王级别的战斗,可愣是变成了地痞流氓的打斗,根本没有什么规则之力扬动,莫不是拳拳到肉,粗俗到不行。

    可战斗就是这么快得解决了。

    燕秋云一行人还没有走远,闻得动静纷纷转头,便看到几个仙王躺在地上直呻吟,而凌寒则是拍拍双手,走回广场边上又开始吃了起来。

    “这小子!”一名蓝衫青年低语道,目光一跳,他身上缠绕着五道异彩,气息十分恐怖。

    “很不凡呀,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打败了同阶仙王,而且还不是一个,新晋的帝星吧?”又一名仙王笑道,着绿色劲装,虽然言辞间对凌寒评价很高,可脸色却是平静之极。

    这是自然,就算是重天的帝星又如何,他可是五重天仙王,两个境界的压制之下,实力差距大得无以复加。

    仙王九重天,一步一登天,这是胡乱说说的?

    再者,他好歹也是帝者,比之帝星也只是差了一个进化层次。

    燕秋云微显惊讶,没想到凌寒居然这么强。

    在此之前,凌寒给他的第一印像实在太差了,一副惫懒的模样,完全得不着调,可现在却证明了他甚至是一位帝星,自然出乎她的意料了。

    “秋云仙子,不用理会这种小人物,请!”簇拥在她身边的青年仙王纷纷劝道。

    燕秋云点点头,这可是天下第一武院,别说帝星,就是进化指数达到十一、十二的妖孽都有,需要特别在意吗?

    只有陈紫雨才现上当了,想要去找凌寒,却被燕秋云抓得紧紧的,只好无奈远去。

    “兄弟,碰了钉子吧?”当凌寒回到位置上的时候,只见有好几名年轻人走了过来,有男有女,莫不带着嘲讽之色。

    “呵呵,那可是秋云仙子啊,哪是你可以高攀的?”

    “就是,别以为自己是帝星就能眼高于顶!光是这一届吧,帝星的数量就以千计,你还真是不算什么。”这是一名美女,带着酸酸的口气说道。

    之前她曾经主动与凌寒搭讪,却被凌寒淡淡拒绝,因此心自然不爽了,现在逮到机会,不趁机讽刺一下怎么行?

    “哈哈哈哈!”这些人都是笑了起来。

    他们不如凌寒,不可能做到以重天的修为赶走四重天的强者,现在见凌寒吃瘪,这居然成了他们的快感之源。

    凌寒摇头,这都什么人啊?就算是帝者也不至于这么浅薄吧?

    他却不知道,这些人都是炎霜位面的本地人,本来就看不起外来者,男的是嫉妒,女的是怨气,加到一起之后,他们的表现就丑陋无比。

    凌寒扇了扇手:“走开点,别出恶臭影响我用餐。”

    这家伙!

    那几个年轻男女都是生恼,可他们不是重天仙王就是二重天的,打起来又怎么可能是凌寒的对手,自然不敢飙了。

    “哈哈,这个酒会其实就是相亲大会,我等着看你孤单单地一个人离开了。”有人这样讽刺道。

    “就是,要还有人谁看得上他,我把这些桌子都吃了。”

    “我吃椅子!”

    他们故意这么说道,以加强嘲讽的力度。

    就在这时,门口再度起了骚动。

    “乱星、乱星女神来了!”

    这句话出口,顿时,整个广场上的人都跟疯了似的,向着门口涌了过去,那叫一个争前恐后。

    “乱星女神!”那几个年轻男女也是双眼光,女皇的魅力可是男女通杀的。8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