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来的打个比方,把李家众元老,各高手、八大少主,统统听得瞠目结舌。

    “对,就是打个比方,当成是我干的。”林川昂首挺胸,那张平庸的面孔,此刻绽放出不可一世的张扬。

    缓慢抬手,竖起一指,从左到右依次划过,最终停顿时,稳稳指向李北笙。

    林川气势更强,喝道:“你们李家又能怎么样?杀我?擒我?把我推出去认罪?本尊者就想问一问,谁有这个能耐!”

    庞大的主殿四方,仿佛连灯光都开始黯淡。

    所有人沉寂在林川的气势和话语中,皆尽倒吸凉气,彻底被撼动了心神。

    紧随而来的,是静若空洞的无声。

    众元老、各高手、八大少主,全部低下了头。

    无形压迫,好似每个人都有点喘不过气。

    林川就站在那里,简单的说了几句话,却让所有人都为之动容,为之无奈。

    李鸿正一时词穷,竟找不到反驳的点,深深的感到一股无力。

    李北笙面容铁青,平日里威严耸立的姿态,此刻被碾压得片甲不留,牙齿几乎快被咬碎,整个人一肚子火。

    事到如今,谁个明眼人都晓得林川的意思,这是在以新尊者的身份,威慑所有李家人!

    以强硬的态度告诉所有人,我林川就在这里,有本事够胆的话,可以来试一试!

    很显然,没人有这个勇气,林川的恐怖之处早已名声崛起,这是绝对的实力!

    长久的沉默过后,似终于在压抑中爆发,在一人惊呼声起时,整个主殿仿佛地震了一般。

    “我真的想不明白,家主为何要让他来当尊者,这不是引狼入室吗?”

    “就算是他干的,咱们也拿他没办法,这家伙太无敌了。”

    “从一介寒门出身,然后打遍四大名府,大战六门,再到天丹宗做宗主,与各家少主博弈,最后到李家大战,逼得所有人都要迁就他,更成为了高高在上的尊者...这才过去多久啊,还不到两年吧?”

    “最关键的,直到现在咱们才明白,林川根本不是所谓的寒门出身,是圣宗至尊的徒弟,是那个什么林方麒的儿子,这简直是扮猪吃老虎的最高境界。”

    ...

    哗然大起,逐渐弥漫起阵阵无力,充斥在每个人的身上。

    “林尊者误会了,你才来李家任命不到一天,我只是按照过程走一遍,你不必如此动气,你的厉害大家心知肚明,这是个误会,哈哈哈,都是我嘴误,怪我怪我。”李北笙僵硬勉强的笑出声来,马上一改态度,还装模作样轻轻打了下自己的嘴。

    就在这时,一名下属急忙跑如通报,表示叶家已派人前来问责。

    原本喧哗的主殿,再次陷入了沉默,每个人脸上好像都写着憋屈两个字。

    “来得这么快,根本不给我们时间准备...”李北笙笑容戛然而止,内心苦不堪言,摊上林川这么个大瘟神,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三道身影临至,刹那跨入主殿,杀气腾腾。

    为首一人是名中年,身穿虎纹大袍,满嘴的络腮胡,牛高马大,双手布满老茧,显得凶神恶煞。

    身后两名老者,一人黑衫,一人白衫,面色阴沉宛如勾魂索命的黑白无常。

    “大护法叶海,还有傅氏黑白二老!”

    “叶海那可是叶无极的兄长,传闻已经是半步混元,实力比北笙兄还高,闹出那么大的事,他作为大护法是肯定不会罢休的。”

    “那黑白二老同样不弱,两人都是紫府巅峰期,合力出手能战紫府大圆满而不败。”

    叶海神情凶狠,双目直逼李北笙,骂道:“是觉得我来太快,不够时间给你们编理由,想推脱责任吗?我胞弟无极死得真惨呐,你们李家休想逃避。”

    “不不不,这确实是个误会,那人明显是陷害李家,我们根本没派过人去,况且拥有如此实力者,又岂是无名之辈?”李鸿正急忙打圆场,唯恐事态上升到更严重的地步。

    “滚!”叶海暴怒大喝,浑浊不清的元气散发开来,半步混元的恐怖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李鸿正吓得头皮发麻,老脸一片苍白,唯有无奈的看向李北笙。

    李北笙轻微点头,沉重的站了起来,解释道:“海兄,这确实是个误会,谁也不想闹到两家开战的地步,这对任何一方都没有好处,甚至有可能被人渔翁得利,李家也确实没有派过人去,你们应该先好好调查,拿到证据之后再来,而不是随便听别人自称李家派来的,这中间本来就具有误导性。”

    “少废话,除了李家还能有谁?想要息事宁人很简单,把人给我交出来,由我亲自处置,否则今天别怪我亲自动手,你们家主李麒固然厉害,但我们的家主也未必会怕!”叶海杀机大起,虎眼凌厉不已。

    李北笙僵硬的侧过头,望向坐在原位昏昏欲睡的林川,他恨不得痛哭一场,这他娘的简直是倒了大霉。

    结果林川这家伙,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右手拖着腮帮子,都快睡着了。

    顺着李北笙的目光,叶海不由看了过去,这才突然发现了林川的存在。

    关于林川任命尊者一事,一个晚上还没过去,叶家内府根本没收到消息,就算是有消息,也早已被叶无极的死讯给盖了过去。

    除了李家以外,还没几个人晓得林川和李家关系的转变。

    “林川怎么会在这里?”叶海诧异道。

    李北笙尴尬的解释道:“我们已经和解,并且家主亲自任命林川为李家尊者。”

    话一脱口,叶海和黑白二老彻底懵了。

    原本闹得不死不休的局面,竟然一夜之间和解了?

    这是个什么情况?

    “我懂了,难怪如此,李家肯定是觉得损失惨重,所以才痛下死手派人暗杀,不想让我们叶家得益!”叶海越想越愤怒,说话几乎是用吼的。

    “叶海兄,你这脑袋怎么就不会转弯,非要这么死脑筋呢?我都说了是有人在误导,在栽赃嫁祸,你为什么不听我的。”李北笙有苦难言,这下换成他被逼上梁山,那种滋味真心不好受。

    “我们两家是对立的关系,信你才有鬼了呢,不肯把人交出来是吧,那我就逼你交出来。”叶海忍无可忍,作势便要出手相逼。

    场面瞬间大乱,半步混元的叶海一旦出手,再加上黑白二老,后果不堪设想。

    李北笙狠狠咬牙,急忙破罐子破摔,红着眼指向林川,喊道:“林川,你是我们的尊者,有义务要保护李家,你不能坐在那里什么都不做,尊者就要有尊者的样儿,大家都仰仗着你呢,你不能不管!”

    林川浑身打了个激灵,从昏昏欲睡的状态中清醒过来,疲困的伸了个懒腰,淡定道:“哟哟哟,高高在上的北笙前辈,也有求我的一天?你不是巴不得我赶紧死的吗?况且我和你们家主谈过条件的,没有人可以命令我,再说了,叶无极的死好像和我也没什么关系吧,你作为一个前辈,岂能推我上台呢?”

    “前辈个屁,我一直把你当成平辈相交!”李北笙心急如焚,扯着嗓门大喊,好像林川是能够平息事态的救命稻草,不得不牢牢抓住。

    这一旦双方动手,只会越来越糟糕,矛盾会越来越大,到时候有理都说不清了。

    “算了算了,好歹我是个尊者,为李家做点事情也是应该的。”

    “那什么叶海是吧,今天有本尊者在此,你速速退去吧,等事情调查清楚再来,莫要胡搅蛮缠。”

    “我今天就再打一个比方,就当是李家干的,有我在这里,你们又能怎么滴?你们是不是也想经历一下李家体验过的?”林川吊儿郎当的走了出去,不鸣则已,一鸣吓人!

    李北笙吓得心脏砰砰狂跳,被林川这张嘴皮子弄得快抓狂了。

    李鸿正差点被这话气得吐血,暗骂林川这是在玩火!

    但凡是在场的人,无一不是心惊肉跳,小心肝提到了嗓子眼。

    “在这种关键时刻,林川这家伙又在装逼,难道就不怕被打脸吗!”

    “完了完了...”

    “要开战的节奏,林川这家伙是想引战呐。”

    “不不不,从来没有人能打我的脸,只有我打别人的脸,谁他娘的敢动!”林川竖起手指,左右摇摆,姿态超然。

    “任务期限已到,取消宿主所有状态,宿主进阶任务完成,成功升级到大神豪,开启装备强化功能,开启技能升级功能,奖励宿主两件紫色装备,请宿主自行查看。”系统突然在脑海发话。

    前一秒林川还自信满满,然而状态消失,林川下一秒顿时就虚了。

    你妹啊,早知道就不做出头鸟。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