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体育赛事 >

2009新艺术纵深邀请展《反光》浙江开幕

2009新艺术纵深邀请展《反光》浙江开幕

《反光》宣传海报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财经新闻图片

  二十多年前,一群群五十年代出生的年轻艺术家在西方近现代文化巨人和艺术巨匠的感召下,在敏感激烈的个人内心体验的驱策下,他们以高昂的激情、粗糙的语言和混乱无序的状态冲决了现实主义牢固的藩篱,也冲散了捆绑在体现国家意志的中心价值观念与艺术之间密密匝匝的纽带。远离被中心价值体系的道德、理想修饰过的阳光普照的光天化日,我们被引领到一个黝黯、恍惚、充斥着欲望与恐惧、苦恼与焦虑的幽暗世界。

  毫无疑问,从八十年代中期到现在,经过二十多年快速、激烈的艺术观念形态与内在精神体验的转换,中国的视觉艺术领域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在高速的演化进程中,意识形态化的现实主义、审美化的学院主义在无形中退隐,许多新潮艺术的标志性人物也被这滚滚洪流激起的滔滔巨浪所吞没,一批批才华卓绝的新型艺术家成为新型艺术新的标尺,“当代艺术”成为中国艺术令人瞩目的主流。然而,近年来,喧哗的艺术潮流似乎突然平息,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喧哗的、更为汹涌的市场潮流;同时,伴随着高歌猛进的乐观情绪的是昔日同路人的背弃和扮演着社会良知的文化人的纷纷诘难;随后,在一场不期而至的猛烈金融风暴强劲的吹刮中,二十多年以后,当代艺术竟然重新处于强敌环伺风雨飘摇的尴尬境地。

  在人类漫长的艺术历程中,艺术的观念与形态、艺术在社会文化中所承载的功能、在社会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都发生着深刻地改变。与艺术风尚、艺术趣味的反复不定不同,艺术观念形态与社会功能的变化具有不可逆转性。十九世纪末期以来,艺术与体现国家意志的中心价值体系的分离,艺术与“国家”、“民族”甚至“文化”这样一些中心概念的分离已是不可逆转的趋势。今天的艺术不是粉饰国家意志的工具,也不是一个民族的文化标签,它展示的不是光天化日下那些光辉灿烂的伟大事物,而是隐藏在人们内心深处最隐秘、最脆弱的心灵伤痛。每一个时代都自己独特的最隐秘、最无法碰触的心灵禁区,艺术家正是这些心灵禁区最敏锐的闯入者,最激情的体验者与最冷峻的评判者。艺术家的评判标准不是社会公共价值观念,而是出自个人对人性的深沉追溯--这都是我们时代艺术不可逆转的特征--那些从文化性质、社会伦理、民族形象等方面诘难当代艺术的社会良知们显然并没有意识到这种深刻的变化。

  绝大多数义正词严的批评者同样没有意识到另外一个简单的事实:最能体现每一个时代的艺术的创造者都是少数才华卓绝的艺术家。每个时代都充斥着庞大的纯粹以艺术这个行当谋生的群体,以这个群体所体现出的种种问题来指责一个时代的艺术,而不是努力地关注、发现那些真正才华卓绝的艺术家,这样的批评者大概也不太懂得这个时代的艺术。

  艺术领域永远都不缺乏形形色色才华卓绝的人,时代却会选择才华的类型,属于过去时代最卓绝的才华也会被新时代所漠视。最能体现我们时代特征的艺术才华必定是广阔的视野、敏锐的洞察能力、直面惨淡世界的冷酷与执着和深具魅惑力的表达方式的综合,它不受年龄、媒介、手法、风格以及成功与否的限制,散漫地分布在形形色色的人群中,等待那些最锐利眼睛的发掘。

  最优秀的艺术家都会直指这个时代隐秘、真实、脆弱的精神世界。这是一个比阳光普照下的现实世界更为深广的幽暗王国,最杰出的个人也无法完整呈现出它的方方面面;不同年龄、不同性格、有着不同的人生经历和不同的生活志趣的艺术家群体才可能共同营构出一个时代更全面、更深刻的精神幻象。艺术本身也不能最真实、最直接地呈现这个幽暗的世界,最杰出的艺术作品也只是这个幽暗、混沌的王国最瑰丽的反射。

  本次展览旨在邀约那些深刻地碰触到我们时代最隐秘的精神世界的深具才华的艺术家,他们杰出的作品将构成这个幽暗国度最璀璨的反光,这样的光华也必定会让那个光天化日下阳光普照的世界黯然失色。